章節目錄 第三百五十五章 沖突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三百五十五章 沖突

    “重生之完美贅婿 (..)”!

    被這樣一根筷子直接插進嘴里的滋味自然并不好受,凌云楞了一下,直接就嚎了出來,慘叫聲比殺豬都恐怖!

    “何老板這種身份的人出來吃飯,還喜歡帶這樣一只亂叫的狗嗎?”

    何家輝干巴巴的笑了笑,內心還是沒想到唐風身邊居然還有這么厲害的人。

    不過他并不擔心,也不緊張,微微一笑,抬起手輕輕一擺,管家老陳會意,到門口招呼了一聲,幾秒鐘的功夫,進來了幾個壯漢,直接將慘叫的凌云一棒子打暈之后抬走。

    “做干凈,扔到海里去!”

    管家老陳收拾完,這才返回了包廂。

    “唐先生,是這樣,我這個人呢,特別喜歡有能力,有本事的人,我何家輝能做到現在集團市值過千億,靠的不是別的,就是能看人,識人,用人。”

    “如今我可以大言不慚的說,整個楚州和安北的地產行業都會是我說了算,你畢竟還年輕,以后的路還長,這人年輕的時候走點彎路沒事,但千萬可別走錯了路。”

    “你說是不是這個道理呢唐先生?”

    唐風和何家輝說著話,而瓦莎則在一邊注意起了何家輝身后站著的那個女子。

    這女子約莫一米六左右的身高,膚色蠟黃,看樣子有些營養不良的感覺,但腰背卻挺的筆直,又不像是個病秧子。

    更讓瓦莎注意的是,這個女人的雙手,干癟的如同腐爛變質的人的手,沒有一絲的血色。

    唐風看了看何家輝,往前俯了俯身子。

    “何老板果然練的一手好嘴皮子,話說的自然有道理,可是呢,有件事情你搞錯了,既然今天來了我就得提前告訴你。”

    何家輝面色本就不好看,現在被這么一說之后,淡淡的笑了一聲,但那笑聲之中蘊含的不屑卻仍舊很是明顯。

    “哦?唐先生還要告訴我一件事?那好吧,何某人定然洗耳恭聽。”

    唐風也沒客氣,往身后的椅子上一靠,直接說道。

    “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

    此話一出,何家輝還沒有表態,他身邊的管家老陳先站了出來。

    “唐風,你怎么給輝爺說話呢!”

    管家老陳這邊一說話,瓦莎“蹭”的一聲站了起來。

    “你算什么東西,端茶遞水的狗奴才一個,這里哪有你說話的份!”

    說完,抬手就要給這個不知進退的管家老陳的顏色看看,但唐風一個眼神制止住了她。

    然后笑著看向何家輝,“何總既然是請我吃飯,屋里進來這么多狗恐怕不好吧?你自己要是不管,我可就替你管了……”

    何家輝面覆冷霜,轉頭對一臉通紅的管家老陳吩咐道。

    “你先出去!”

    老陳不敢多說話,氣呼呼的邁步走了出去。

    ……

    房間內瞬間就只剩下了四個人。

    氣氛一度的很安靜,很冷冽……

    “唐先生,你說的話,何某人實在是不懂,我今天叫你過來,沒別的意思,我也實話跟你說,跟我再這么斗下去,你得不到什么好處的,現在你只要順從我,我可以將楚州和安北的地產行業交給你打理,你需要按月按季度給何氏集團上報就行了。”

    “背靠何氏集團這棵大樹,我想,你會好乘涼的多。”

    “考慮考慮,如何?”

    何家輝笑著一攤手,直接敞開說道。

    唐風先是沒有反應,而后笑了起來,笑的很大聲。

    緊接著,唐風身邊的瓦莎就站了起來,冷冷的笑了一聲,一瞬間何家輝甚至都沒有反應過來,這樣的聲音怎么會從瓦莎這么好看的美女嘴里發出來……

    “你算個什么東西!”

    “你以為我們坐在這里平起平坐你就厲害的了不得了?”

    “我告訴你,要不是唐風說要用商人之間的方式解決你,我早就動手除掉你了!”

    “一個陽氣衰敗,滿腹算計的爛貨色,我想取你爛命簡單的如同探囊取物一般,誰容的你在此裝腔作勢!”

    這話一說出來,何家輝終于怒了!

    “砰!”

    一拳砸在桌子上,他怒喝道。

    “呵,好大的口氣,你們以為我何家輝是嚇大的嗎?老子當年什么陣仗沒見過,今天約你們出來是給你們面子,你們還真以為我是怕了你們了不成!”

    瓦莎再度冷笑,“你這個老東西還真是拿自己當根蔥了,好啊,我今天倒是想看看,你有多大的能耐!”

    說完,一掌拍下,桌子應聲而碎,但這碎的卻不一般,是直接碎成了玉米粒大的粉末,撒在了地上!

    何家輝的身后的女人此時眼皮抬了抬,陰惻惻的自口中說出一句話。

    “對我主人不能這么無禮……”

    這個女人說了話,剛剛被震懾住的何家輝此時底氣上來了。

    “看來今晚不給你們來點教訓,你們真以為我何家輝是浪得虛名了!”

    瓦莎還要發作,被唐風抬手攔住,眼前沒有了桌子,他愜意的翹起了二郎腿。

    滿是笑意的看著對面的何家輝。

    “我說過,我會用你們商人喜歡的方式解決掉你,我唐風說話算話,就這樣殺掉你,太簡單不過了,只不過,我不想這么簡單的就結束這件事。”

    “你呢,信也好,不信也罷,咱們騎驢看唱本,邊走邊瞧。”

    “今天我就把話撂這兒,你,何家輝,總有一天會跪在我面前求我,你記住了。”

    說完起身,淡淡的一轉,抬步就走。

    瓦莎氣怒異常,但無奈唐風的決定她不會違背。

    門關上,何家輝臉色陰沉到了極點,看來這個唐風是真的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不過這樣也好,自己也可以毫不猶豫的除掉這個人了,既然不能為自己所用,那留著確實也是個禍害。

    只不過剛才瓦莎那一掌,的確有些嚇到他了,這是什么手段,一掌下去木桌子就成了碎渣?

    不過看到身后站著的蠟黃臉女人,他心又放回了肚子里。

    話說,哪個成功人士還不認識這些旁門左道的能人異士?

    雖然剛才那個凌云被一擊就擊敗,但那些人畢竟不是何家輝真正信任的人,他自己真正相信的人還從來沒擺上桌面。

    當然,這些人也只有到了真正需要的時候他才會拿出來,畢竟商界不是戰場,拳頭大的人不一定能做最后的老大。

    ……

    出了門,瓦莎心里的氣還是沒緩和下來,氣鼓鼓的問唐風道。

    “唐風,你干嘛攔著我,你說他那么搞你,憋著害你你為什么非得要用商人的方式解決掉他?”

    “我直接一掌斃掉他不什么事都沒了?”

    唐風笑笑沒說話,先坐進車里,而后才說道。

    “我之所以要用這種方式解決他,其實有兩個原因,第一呢,是我想賣個人情。”

    “之前我在燕京的時候,去齊衛東家做客,無意之中看到過他的案頭擺著關于這個何家輝的資料,很多,很復雜,而齊衛東所在的部門又是管商業的,他又是部長,我想何家輝把企業做到這么大,一定壞事沒少干,現在上面想動他但還缺少一些東西。”

    “我想用和平一點的方式解決掉他,也算是給齊衛東還個人情。”

    瓦莎聽到這兒算是明白了一點,“那第二點呢?”

    “第二是我考慮了一下,單純的只殺掉何家輝,沒有太大的作用,我的集團想要真正做大做強,是無論如何都免不了和這些大集團交手摩擦的,殺掉一個何家輝有什么用呢?”

    “所謂百足之蟲死而不僵,何家輝死了,他的集團還在,我們最終還是要和他們的大集團交手,所以干嘛多費周章呢?”

    瓦莎聽完點了點頭,接著撇撇嘴,“我算是看出來了,人心叵測這句話可真不是說著玩玩的。”

    唐風發動車子,“是啊,人心是這個世界上最難猜透的東西,即便你是神,也猜不透一個常人的心里在想什么。”

    瓦莎嘆了口氣,“我還是想回仙界,唐風,答應我,在這里的事辦完之后,好好修煉,重回仙界,繼續做逍遙的仙人好嗎?”

    唐風點了點頭,“仙界固然好,但是勾心斗角爾虞我詐在哪里都有,這是避免不了的,要想獲得真正的清凈,只有自己變得足夠強大,當你站在山巔的時候,才會看到真正的美好。”

    ……

    回到酒店,唐風收拾了一下,換了身衣服,駕車趕到機場,然后直飛燕京。

    戰爭已經打響,這次,他要讓何家輝輸的一敗涂地。

    晚上凌晨時分,飛機落地,唐風住到了自己那家進出口貿易公司的酒店,畢竟自己是老板,服務員們的態度那簡直好的讓唐風都不好意思。

    大晚上的忙活到一點,倒頭就睡,第二天起床又處理了一下公司積攢的事,下午傍晚時分,唐風開車趕到了齊衛東的家門口。

    不多時,下班后的齊衛東在專車的接送下,也到了小區門口。

    唐風下車打招呼,齊衛東很意外也很高興,隨即也下車跟著唐風一同進了小區。

    到了家,齊詩雨的媽媽又趕緊張羅做飯,而唐風則是有事找他,一個眼神后者便明白了過來,起身帶著唐風到了書房。

    落坐,沏茶,齊衛東長出了一口氣,喝了口茶,悠悠說道。

    “小風,我看你今天找我來,是有事吧?”

    唐風嘿嘿一笑,點頭說是。

    “沒錯,齊部,我今天過來,是想跟你說說何家輝的事……”

    肉圓科技南的,齊衛東的眉頭皺了起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