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百五十六章 滇王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三百五十六章 滇王

    “重生之完美贅婿 (..)”!

    齊衛東先沒有說話,而是走到書柜前,點燃了檀香。

    幾縷青色的煙霧裊裊上升,屋子頓時滿是沁人的檀香味,讓人焦躁的內心似乎都在一瞬間得以平靜。

    重新坐下,齊衛東臉上的神色已經緩和下來,打量了一眼唐風,輕笑了一聲。

    “小風,看來你早就知道我們要對何家輝下手的事了吧?”

    唐風不置可否的一笑,“上次來您家吃飯,無意之中看到了那個文件,只不過我也沒想到,這個老東西這么睚眥必報,非要跟我對著干。”

    齊衛東點了點頭,沉吟之后說道,“這個何家輝本就是混子出身,為人性格狠辣,確實是睚眥必報的性格。”

    “現在既然你都知道了,我也就不瞞你了,這個人我已經忍了好長時間,但一直沒有動手,這里面牽涉到的因素太多,太復雜,因此這么長時間以來我也很猶豫。”

    “而且證據方面尋找起來也不容易,想辦他就得一下子辦徹底了,斬草除根一個不留,不然讓他死灰復燃,那不是我想看到的。”

    看到齊衛東那雙眼睛,唐風心中能夠確定,他是真的想收拾何家輝,畢竟雖然他不是內地人,但只要做的惡事夠多,辦他還是很容易的。

    “齊部,我今天過來找你的意思其實也很簡單,我現在手里掌握了他的一些證據,何氏集團在內地開了很多賭場,雖然是地下的,但是想要找證據也不難,需要的話,這次我一并找齊,聯合你手里有的,我想,足夠何家輝吃一壺的。”

    齊衛東滿意的笑了笑,“小風啊,你來說這件事,我就知道你心里已經有了把握。”

    “但是有句話我想先說在前面,這件事,我可以給你提供幫助,但是,我不能打正面……”

    唐風心里明白,像何家輝這樣的大商人,背后要是沒有一點關系,說出來誰也不信,而且在背后的人的實力一定也不弱,齊衛東在官場多年,深知這其中的利害。

    不到萬不得已,還是不要得罪這些人的好。

    “齊部,你說的我明白,其實我找你來也不是為了讓你出面去收拾,而是想得到一些你手中的證據,然后由我出手,鏟除掉他。”

    “這樣對你來說也除掉了一個心腹大患,而對于我而言,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一切,也算是雙贏。”

    齊衛東聽到這里哈哈一笑,重重的點點頭,“好,小風你還是懂齊叔的心思啊。沒錯,這件事我不能正面幫你,而你也需要通過鏟除何家輝來明確自己的地位和實力,這一點齊叔心里明白。”

    “好。這樣吧,等會我把我搜集到的關于他所有的文件資料都給你復印一份,你走的時候帶上,至于你怎么用,齊叔不管,但是齊叔相信,你一定可以完美的解決掉這個何家輝。”

    兩人相視一笑。笑的都很輕松。

    “老齊啊,飯好了,快叫小風一起出來吃飯!”

    外面傳來田阿姨的吆喝聲,齊衛東答應了一聲,和唐風一起出了廚房,坐到了餐廳。

    桌上的菜不多,就兩一盤炒土豆絲和一盤青椒炒肉,外加一碟酸菜,然后就是一人一碗炸醬面。

    “小風啊,阿姨看你愛吃面,特意做了點醬,你嘗嘗這炸醬面好吃不?”

    唐風拿起筷子將碗里的面和醬拌勻,然后吸了一口。

    不得不說很香,肉香和醬香在舌尖混合,加上佐料的香氣,著實讓人胃口打開。

    “嗯!”

    “田阿姨,真好吃,真香!”

    這種家常的味道是外面的面館再怎么都做不出來的,說不上有多香,但吃著就是很舒服。

    田阿姨用圍巾擦了擦手,滿臉笑容的拿起筷子給唐風夾了幾筷子菜。

    “好吃你就多吃一點,你愛面呢,阿姨就給你做面,阿姨是北方人,會的面食多著呢,只要你經常來。”

    齊衛東吃著面,“老田吶,我看你這是快把小風當成自己兒子了吧?可沒見過你對我這么好過,每天都是那老三樣,也不問我是不是吃的舒服……”

    田阿姨像個小姑娘一樣的一撇嘴,嗔怪的說道,“那怎么?看到小風我心里就高興,我就樂意給她做好吃的!”

    說完,又給唐風夾菜,搞得唐風一邊笑一邊吃,開心的不行。

    吃完飯,唐風起身告辭,老兩口將唐風送到小區門口。目送唐風上了車,逐漸遠去。

    ……

    看著副駕駛上的文件袋,唐風心中暗暗笑道,這次,何家輝看來是回不去了。

    就這文件袋里的證據,一旦曝光出來,都將是特大新聞,畢竟何氏集團本就很出名,一旦出現新聞,那就是自帶BUFF放大效果。

    回到公司的酒店,唐風沒有再住一晚,而是連夜返回了楚州。

    回到楚州之后,到了酒店,將陳飛搜集到的資料和手中齊衛東給的文件綜合了一下,然后做成了一個大文檔。

    轉眼到了第二天,何家輝對唐風的報復加倍而至,晨輝集團樓盤被孤立,新建的樓盤被斷供材料,何家輝借助自己何氏集團的巨大影響力,發動了對晨輝集團的猛攻!

    公司之間商業競爭在現代社會中無疑是一件極為殘酷的事,稱其為沒有硝煙的戰爭一點也不為過。

    如果晨輝集團一直這樣被真針對下去,可能都要不了一個月的時間,公司就得完蛋,隨著公司的破產,一大批人都將失去工作,這后果其實是很可怕的。

    隨著何家輝的猛攻,晨輝集團遇到了有史以來最嚴峻的挑戰。

    公司上下無論是在現實世界里還是在網絡上,都受到了嚴重的詆毀和攻擊,網絡時代,沒有分辨嫩能力的人太多,但好在有陳清揚的努力維護,晨輝在網絡上的名聲還沒有直接臭到底。

    ……

    而另外一邊,何家輝也沒有就這樣閑著,自從知道唐風不僅僅自己厲害,身邊還有像瓦莎那樣的高手之后,他就有些擔心自己的安全了。

    雖然唐風說過不會使用武力,但到了這個程度的商人,沒有人不愛惜自己的命!

    宴請結束的當天晚上,他就讓管家老陳去請自己一直以來依靠的“老滇王”,也就是跟在自己身邊保護自己的蠟黃臉女人的師父!

    之所以叫老滇王,那是因為他們這個門派據說是當年滇王的后裔,而所謂的滇王就是古代在云南一帶稱王,且實際控制云南一帶的蠻王。

    而傳說滇王之所以能成為滇王,就是因為他們掌握一種秘術,當地的人懼于此種秘術,無人敢不從他們。

    后來滇王的統治被內地的王朝打掉,但這種秘術卻被滇王后裔保留了下來,雖然沒有什么人知道,但秘術的威力卻不減當年,只不過他們懂得了為人處世低調為上的道理,因此一直以來很少被外人知道。

    但別人可能不相信這種秘術,可他何家輝卻是無比信任,這倒不是別人,只是因為他見過……

    ……

    中午時分,楚州機場外,何家輝靜靜的站在機場出口外,等著這位重要人物的到來。

    不多時,從云南的飛機降落,一個身穿中山裝的男子緩緩走下了飛機。

    他相貌普通,膚色黝黑,身高不到一米七,頭發有些稀疏,臉上的皺紋很重,眼袋很大,看著給人一種十分蒼老的感覺。

    “哎呀,龍先生,可把你給盼來了,快請上車!”

    遠遠地,何家輝就迎了上去,雖然這人穿著打扮和他相比簡直就是天壤之別,但是即便是他這種身份,面對這樣的能人異士,也是恭敬萬分!

    “何先生不必客氣,請!”

    二人一同上了車,司機緩緩發動車子,向莊園開去。

    “何先生,龍某是個直腸子人,這次讓我過來,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煩事?”

    何家輝爽朗的一笑,“龍先生果然是爽快人。”

    說完這句話,何家輝的臉色又陰沉了下來。

    龍輝雖然不是多懂人情世故,但何家輝這個臉色也看的明白,畢竟兩人合作的次數也不是一次兩次了。

    何家輝需要他辦事,自己需要何家輝給自己的重金以保證自己練功,二人相互依存,他自然得看人家的眼色行事。

    “嗯?何先生是不是遇到什么難纏的事或者人了?怎么看您的氣色如此不好?”

    何家輝重重的嘆了口氣,“多麻煩也倒說不上,但也不好對付啊,本來您徒弟在我身邊應該也能應付得了,我這也是擔心,因此這才讓您也過來。”

    龍輝的興趣上來了,“哦?究竟是什么樣的人能讓何先生您如此氣惱?”

    “龍某人雖然久居深山,但耳根子也聽得進一些消息,在整個內地,敢讓何先生不開心的人,恐怕兩根手指頭也數的過來吧?”

    “還請何先生直說,樓某人今天來不為別的,就是來替何先生解決這些麻煩的,誰敢讓何先生您不開心,不爽,我就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后悔來到這個世界上!”

    何家輝哈哈一笑,心中不由得感慨,自己按摩多錢看來還是沒有白花,最起碼養了這么個忠誠于自己的狗。

    連忙擺手,示意不用著急,“哎,不急不急,龍先生也剛到,咱們休息休息再說,時間還早。”

    龍輝點頭答應,但內心之中已經在想,自己這次面對的究竟是是什么人。

    ……

    而唐風沒有閑著,整理完所有的資料之后,將電話打給了之前合作過的那個記者莫如霜。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