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百五十九章 反擊開始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三百五十九章 反擊開始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其實張進就是騙莫如霜的,他今天根本就不過生日,只不過找了一個借口而已。

    而他也在半路上就給自己的狐朋狗友將信息發了過去,說是自己要泡一個妹子,借口過生日大家一起吃個飯。

    這些狐朋狗友一聽說蹭飯,一個個沒不答應的,很快就提前到了張進在網上訂好的飯店,坐在了包間內。

    等到張進和莫如霜到的時候,包間里已經很熱鬧了。

    但莫如霜環視左右,卻沒有看到一個自己認識的人,對面坐著的全都是陌生人,沒有自己一個認識的。

    陳飛跟在后面,等兩人都近了包間之后才跟了進去。

    “老板,剛才進去的那個客人在那個包間?”

    “302。”

    陳飛上了三樓,透過門縫往里看了一眼,多年的偵察兵生涯練就了他的一雙火眼金睛。

    只是這一眼,他就看出了一些不對。

    莫如霜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懷里緊緊的抱著文件袋,臉上有一種緊張感。而且更意外的是,莫如霜好像并不認識這些人。

    察覺到了異常,陳飛將電話打給了唐風。

    “風哥,你猜的沒錯,苗頭有點不對。”

    唐風已經回了公司,剛坐下,就接到了陳飛的電話。

    “哦?怎么回事?”

    “我看那個陳飛好像對莫記者手里拿著的那份文件很感興趣,現在找了一幫人吃飯,我感覺是要出事。”

    唐風想了想,沉聲說道。“這件事絕對不能出現岔子,有人敢壞我的事,我要他的命!”

    這兩天何家輝發動了對晨輝的攻擊,那下三濫的手段根本就不是正規的商業手段,這著實已經讓唐風很惱火了。

    在這個時候,他不允許有人破壞掉他的計劃。

    “那風哥,我知道該怎么辦了。”

    唐風從辦公椅上站了起來,“不,你先等等,把地址發給我,我馬上過去。”

    “我倒想看看,這個人心里究竟想干什么!”

    掛掉了電話,唐風下樓,半路上又遇到了下午過來給自己送飯的瓦莎。

    “咦,你這是要去哪?”

    “去林州,辦點事。”

    瓦莎滋滋嘴,“我看你這氣鼓鼓的樣子,眼里都是殺氣,誰又惹著你了?”

    唐風沒說話,直接上了車,瓦莎也沒干站著,直接就坐上了副駕駛。

    “給你熬的老母雞湯,等會換我開,你把它喝了。”

    唐風抬眼一眼,保溫飯盒里散發著一股子肌肉的香氣。

    “我靠,我發現現在你這是把我當坐月子的產婦一樣養啊?天天給我吃這些補的。”

    “你就不怕補的厲害了,你有危險啊?”

    說完,哈哈一笑。

    瓦莎一撇嘴,“有點正形成不?我這是為你之后的修煉打基礎,不然到時候沒個強壯的身體,中途掛了我找誰說理去?”

    兩人只要在一起就是拌嘴,不過這種感覺唐風還是很喜歡的,最起碼和瓦莎在一起,自己會放松很多。

    ……

    這邊唐風在往林州趕,張進已經暗示林州這一幫狐朋狗友,輪番給不會喝酒的莫如霜敬酒。

    莫如霜的性格本身也溫和,看到人家一個個裝的很有誠意的給自己敬酒,雖然不會喝,但還勉為其難的接了過去。

    起先張進還給代替喝幾杯,后面這幫混跡酒桌的人花言巧語的一番轟炸,搞得莫如霜不喝不行,只能硬著頭皮往下喝。

    本身不會喝酒,酒量也不行,加上張進的這幫朋友還以為張進要把這姑娘灌醉帶回去睡覺呢。

    一個個哥們情就來了,專挑濃度高的白酒給莫如霜倒,她又不懂酒,幾杯酒下肚,嘴里已經沒有知覺了,人家故意給她倒濃度高的伏特加她也感覺不出來。

    就這樣,十幾個人還沒敬完,莫如霜就感覺酒精上了頭,腦子里的意識開始逐漸模糊。

    直到最后,一頭栽倒在了桌子上!

    包間內的氣氛瞬間安靜了下來,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把目光轉移到了張進身上。

    “進哥,兄弟們只能幫你到這兒了,剩下的事,就看你自己了……”

    “要不我們給你把房間開好?”

    張進起身,笑瞇瞇的抬手感謝自己的這群朋友,“今晚確實是感謝各位兄弟,你們接著吃,單我買!”

    說完之后,在幾個人的幫助下,將被灌醉的莫如霜抬上了張進的脊背。

    扛著爛醉如泥的莫如霜,張進出了包間,將人放到車子,他打開車門坐了進去,然后將莫如霜手中的文件拿了過去,打開,一張一張翻開看了起來。

    只看了三張,張進的冷汗就下來了!

    自己平時就喜歡關注財經方面的新聞,何家輝這個人別人可能不了解,但他確實了解的不能再了解了。

    香港著名商人,外表看上去就是個普普通通的老人,也做慈善,可張進知道,這個人就是個混子出身,和當年古惑仔電影里演的那些大頭仔差不多,第一桶金來的都不光彩。

    后面靠著伏龍堂慢慢起步,用一些見不得光的手段拿到了地,然后干房地產,賺了很多錢,之后又涉足賭場業,一直將何氏集團做成了國際化的大集團,資產估值超過千億!

    而且此人心狠手辣,性格陰險,為人狡詐多變,不是個好喏的主兒!

    現在自己知道了他的秘密,不得不說現在他自己也處在危險之中!

    不由得連忙扭頭環視左右,還好沒雨發現什么可疑的人,他將文件收好,回頭看了一眼莫如霜,醉的很深,應該一時半會醒不過來。

    心里決定趕緊回家,然后將這份文件想辦法傳給何家輝,只有這樣自己才能安全,同樣的,何家輝那么大的商人,那么多的錢,隨便給自己一點好處,那就夠他張進花一輩子的了!

    更何況最重要的一點是,這樣做,能讓唐風的計劃落空!

    只要唐風不能憑借這個計劃壓制何家輝,何家輝必然能夠采取應對措施,殺唐風個措手不及。

    這樣一來,他還想看看,你個唐風還怎么囂張!

    想到這里,張進腳下的油門踩的更猛了,路虎攬勝如風一般往他租住的公寓駛去。

    而他不知道是,他車后的兩輛車中,有一輛就是唐風的!

    ……

    回到自己的公寓,將醉成一灘爛泥的莫如霜先放到床上,然后將文件袋里的文件拿了出來,挨個拍張,存到了手機里面。

    然后問題來了,自己該怎么找到何家輝?畢竟人家是大老板,不是一般人想見就能見到的。

    想了一圈,他突然想到,最近楚州安北兩地的地產商都被何家輝拉攏到了一起,他好像認識其中一家地產商的兒子。想到這里,他連忙找出號碼,給那個朋友打了過去。

    果不其然,地產商的兒子問了一下自己老爸,給張進問到了何家輝的手機號。

    拿到手機號之后,張進猛吸了幾口氣。

    自己得留后手,想到這里,他連忙將手機里的照片往電腦里存了一份。

    接著,他檢查了一下屋里,又回到臥室看了一眼莫如霜,她睡的很深,一時半會不可能醒來。

    長出一口氣,接著換了一聲衣服,戴了個棒球帽。張進鎖上門,下了樓。

    他看過電影,和何家輝這樣的人打交道,必須得謹慎又謹慎才行。

    出門,打了一輛出租車。

    “風哥,怎么辦?”

    “你跟著他,我先上樓。”

    陳飛答應一聲,駕車跟上了張進乘坐的出租車。

    瓦莎神色嚴峻,他知道唐風跟何家輝的爭斗即將出來結果了。

    “走,先上樓。”

    帶著瓦莎下了車,按照之前張進的出入路線,二人很快找到了他租住的公寓。

    門鎖著,但這攔不住唐風和瓦莎,稍微一用力,門就開了。

    進門環視左右,唐風一眼看到了躺在床上的莫如霜。

    過去一看,喝醉了,醉成了一灘爛泥。

    沒多想,抬手搭在她背上,氣息涌入,不多時,莫如霜恢復了意識。

    睜開有些酸脹的眼睛,莫如霜抬頭的瞬間就看到了唐風。

    “我怎么?”

    唐風一捂她的嘴,“現在什么都不要說,什么都不要問,馬上拿著文件回你們江南在線,一個小時之內把新聞做出來,要不然,就沒有意義了。”

    莫如霜一愣,隨即反應過來了什么,她很懂事的什么都沒問,將文件翻開看了一眼,給自己直屬上級打了個電話。

    臨出門的時候,唐風看到了張進走的急,沒有關的電腦。

    坐到跟前一看,上面有一個文件夾,是加密的,創建時間就在幾分鐘前。

    想都沒想,唐風直接就給刪掉了!

    接上莫如霜,三人一起出了公寓,直奔江南在線。

    “喂,我說你為什么不攔住那個男的,阻止他給何家輝報信,我們不就主動得多了?”

    路上,瓦莎有些不解的問道。

    唐風開著車,一哼說道,“我要讓何家輝知道我要怎么做,卻拿我沒有辦法。”

    “還有一點就是,那個人的命,不值得我手上沾他的血。”

    “更何況,我不想等了,這個老東西,是到了該死的時候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