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重生之完美贅婿第三百六十一章 老謀深算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重生之完美贅婿第三百六十一章 老謀深算

    “重生之完美贅婿 (..)”!

    新聞發布出去的時間是下午傍晚時分,這個時間段正好是人們下班后吃飯休息的時間,這個時候大部分人都有看手機刷微博和看電視的習慣。

    也正因為如此,新聞發出的第一時間,傳播速度就驚人的快。

    加上陳清揚的有意推波助瀾,使得傳播范圍也在不斷的擴大。

    半個小時的時間,閱讀量就過了千萬!

    白總編將數據拿給唐風看的時候,唐風只是掃了一眼,道了句辛苦。

    這邊一切進行的順利無比,何家輝這邊則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境。

    管家老陳時刻關注著網上的動靜,何氏集團在短短十幾分鐘內就占據了各大媒體的頭條,他想看不到都不可能!

    ……

    何家輝手中拿著管家老陳遞過去的手機,面色成了鐵青。

    隨后變成了黑沉色。

    “剛才說知道這個消息的人到了沒?”

    管家老陳戰戰兢兢,他心中知道,這件事是鬧大了,整不好何家輝這次就得玩完。

    “馬上到了,司機說已經到了市區。”

    管家老陳說完之后,何家輝沉默了一會兒。

    “那你還不讓他開快點,要是快一點,咱們至于這么被動嗎!”

    這句話何家輝是咆哮出來的,直接將站著的管家老陳嚇了一跳!

    “輝爺,您別著急,我催催,我這就催催……”

    何家輝一下子靠在躺椅上,自己之前做過的事全部被暴了出來,這件事如果處理的稍微有一點點差池,就不是自己一個人遭殃的事了。

    所以,他現在需要搞清楚的是,唐風究竟知道自己多少秘密,只有搞清楚這件事,他才能著手應對。

    要不然,什么都不知道的話,是斗不過的,誰都救不了他。

    不多時之后,接張進的車停在了莊園門口,門衛領著張進一直到了書房。

    何家輝的書房。

    “你在這兒等一會兒,何先生馬上到。”

    后花園,管家老陳小心翼翼的說道,“輝爺,那人到了。”

    閉著眼睛的何家輝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抬步就往書房走去。

    此時的張進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經是大禍臨頭,他的手機上車的時候就被收掉關機了,因此什么都不知道。

    坐了沒兩分鐘,門開了,進來兩個人,最前面的人年紀偏大,此時面色鐵青。

    進門之后,那一雙血紅的眼睛就直直的盯著張進。

    “你都知道什么?”

    何家輝此時哪里還有耐心跟他廢話,直接了當的說道。

    張進不知道事情已經到了這步田地,還裝腔作勢的以為自己掌握的信息對于何家輝仍舊很重要。

    于是起身強撐著膽子說道,“您是何家輝先生吧?”

    何家輝冷冷的掃了一眼,坐到了自己書房的書桌前。

    “我再問你一遍,你都知道什么?”

    對方的再三追問讓張進更加覺得自己掌握的信息對于何家輝很重要,因此心里的底氣更足了。

    “何先生,我想我知道是您一定會十分感興趣……”

    但張進沒有想到的是,他的話說到一半,一方石頭做的硯臺沖著自己就砸了過來!

    這硯臺是上等石頭做的,很重,很沉,很結實,張進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就被砸的整個人翻到在地,左邊臉刺痛無比,牙似乎都掉了好幾顆!

    “說,你都知道什么!”

    “敢少說一個字,我扒了你的皮!”

    張進這一下確實是驚了,捂著臉,嘴里的血呼呼的往外冒。

    “老陳,叫人進來!”

    管家老陳不敢怠慢,從外面叫進來了幾個平時負責何家輝安全的保鏢。

    “我現在問你的每個問題你都必須給我回答,少說一個字,我砍你一根手指,記住了沒有!”

    張進看到幾個膀大腰圓的打手進來,心里一下子涼了,自己這簡直是羊入虎口,自找死路。

    電影上這樣的場景可是不止一次的看過,自己要把有價值的東西全部說完,那自己的命也就等于沒有了。

    “何先生,我說了,你能不能讓我走?”

    張進怕了,試探性的問了一句。

    “斷他一根拇指!”

    可憐的張進,手被按著,另外一個打手上來,從懷中掏出匕首,面無表情的就是一下!

    慘叫聲回蕩在書房內,張進親眼看著自己的左手大拇指被齊齊砍斷,扔在了一遍。

    “說!你都知道什么!”

    此時的他怕了,是真的怕了,這些人果真像自己之前想的那樣,殺人不眨眼,何家輝也果然是混子出身,心狠手辣!

    “全在手機里,全都在手機里!”

    管家老陳一聽,立馬跑了出去,將張進的手機拿了進去。

    開機,翻開相冊,何家輝挨個翻看。

    這不看不知道,看完之后,他的臉更青了!

    這些東西唐風是如何掌握的?

    他怎么會這么了解自己?

    難道他一直不還擊就是等這一天?

    這個年輕人究竟是什么人,完全不按常理出牌,憋到最后給自己來了這么一下子。

    看完之后,何家輝呆呆的靠在椅子上,大腦一片空白。

    這些罪行之中,隨便找一件出來,都夠自己槍斃幾次了,現在人家把自己過去幾十年來犯罪的所有行為和證據都列了出來,而自己現在又身在楚州。

    如何脫身?

    身前張進的慘叫聲還在繼續,何家輝煩躁到了極點。

    “輝爺,這人怎么辦?”

    管家老陳上前詢問。

    何家輝厭惡的一擺手,“做掉,干凈一點!”

    張進聞言驚恐的大叫,但此時的他就算叫的再大聲,恐怕也是沒有一絲的作用。

    ……

    親自拿過自己的手機,將電話打到了何氏集團的總部。

    “公司的資產轉移的怎么樣了?”

    他直接打給了自己高新聘請的金融專家。

    “輝爺,時間太短,瑞士那邊還沒有響應……”

    何家輝拳頭重重的砸在桌子上,“你只需要告訴我,需要多久,能轉移出去多少!”

    金融專家那邊顫顫巍巍的說道。“輝爺,我們是上市公司,能挪用的資金現在就是幾十億,但這幾十億要整合到一起需要時間,更何況……”

    電話那人欲言又止,惹的何家輝大怒。

    “更何況什么!說!”

    “現在新聞上鬧的沸沸揚揚,何氏的公司信譽受到了嚴重的置疑,從剛才開始一直到現在,很多股東都在打電話詢問情況,已經有人報警了,現在能轉移出來的錢,可能真的不多了……”

    手機與桌面碰撞發出巨大的聲響,何家輝雙手捂著眼睛靠在座椅上。

    他越來越覺得,自己不能坐以待斃,得做點什么。

    “老陳,去,把那些地產商們給我找來!”

    “到現在這個時候了,我也沒有必要再隱瞞什么了!”

    管家老陳為難的往前踱了兩步,“輝爺,現在我們這個情況,那些人還會聽你的嗎?”

    何家輝憤怒的再度猛砸桌子,“他們敢不聽!”

    “他們敢不聽我的,我就讓他們全部坐牢!”

    管家老陳將信將疑,但也不敢頂撞,乖乖的起身出去打電話去了。

    但何家輝敗就敗在這一點上,太自大了,他以為唐風看不破的,實際上唐風早就料到了這一步。

    因此,在自己搜集到的證據里面,他早就把何家輝給那些地產商承諾的畫面保存了下來,這個證據只要在,那些地產商,們就能脫罪!

    他們一旦能脫罪,也就意味著何家輝對他們的控制將不復存在!

    半個小時,何家輝一直在書房等著,但最后等來的卻是管家的一句。

    “輝爺,沒人來啊,他們說……”

    何家輝瞬間清醒,“你說什么?他們敢不來?”

    “難道他們就不怕我找律師送他們進監獄嗎!”

    管家老陳此時也似乎感覺到,何家湖大勢已去,冷笑了一聲,重重的嘆了口氣。

    “輝爺,他們說,唐風已經有你欺騙他們的證據,你就算怎么做,他們也不怕。”

    “輝爺,現在咱們成了眾矢之的了……”

    何家輝呆呆的站在書桌后,呆呆的想了很久。

    最后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閉上眼睛,思考了好一會兒。

    “老陳吶,去把滇王和他徒弟叫過來……”

    事到如今,他何家輝也只能是走這最后一步,他最不想走的路了。

    他如今身在國內,如果不盡早離開,恐怕后面想走都走不了了。

    ……

    坐在總編室,看著網上的聲浪越來越大,唐風將保溫瓶放下,擦了擦嘴,轉臉笑著對瓦莎說道。

    “這雞湯,不錯。”

    “以后給我天天做唄?”

    瓦莎一撇嘴,“想得美!”

    嘿嘿一笑,看了一眼手機,時間差不多了,唐風起身,回返楚州!

    而此時的楚州,簡直亂成了一鍋粥,各大地產商家的燈全都亮著,他們一個個現在就是熱鍋上的螞蟻,急的是團團轉。

    何家輝把他們是坑的慘到家了,而且不僅僅是坑,還算計了他們,讓他們差點進了監獄!

    但現在他們最關心的還是他們墊進去的錢怎么辦?

    唐風究竟會不會幫他們一把,將證據交給他們?

    而唐風回楚州的目的就只有一個,讓何家輝徹底伏法,他推斷何家輝走投無路之下只能想辦法離開楚州。

    而有自己在,他何家輝就只能等著被抓,絕無逃脫的一點可能!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