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百六十二章 就是獅子大開口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三百六十二章 就是獅子大開口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回到楚州的時候,時間已經到了深夜,但是唐風知道,這兩天不僅僅自己會沒有休息的時間,睡不著的人還很多。

    駕車直接到了晨輝的總部大樓,唐風抬眼一看,公司里的燈光還沒有滅,似乎還有人沒下班。

    和瓦莎一前一后上了樓,來到辦公區一看,所有員工都在自己的崗位上嚴陣以待。

    前臺看到唐風來了,連忙進去給大家說,一嗓子出去,所有辦公的員工都站了起來,目光落在唐風的身上。

    大家都是明白人,知道今天唐風對何家輝出手了,是到了晨輝和何氏集團爭斗的最關鍵時期。

    作為公司的一員,他們理當在公司一線。

    唐風環繞辦公區走了一圈,最后站在中間,環視左右之后說道。

    “各位辛苦了,今天是我們和何家輝的生死之戰,當然是他死我們生,這一點毋庸置疑,你們都在,我很欣慰,今天晚上,我請大家吃宵夜,每人加一個雞腿!”

    唐風這放松的話語一出來,大家緊繃的神經瞬間都放松了下來,全場輕松的一笑。

    “好了,大家好好干活吧。”

    而后唐風到了后勤部,讓人專門給大家定宵夜,還真是每人加了一個雞腿。

    回到自己辦公室,瓦莎一臉嫌棄的看著他。

    “自己喝老母雞湯,就給自己手下加個雞腿,要是我,都不給你干了!”

    唐風腆著臉笑了一聲,然后湊近瓦莎,“嗯?你什么時候讓我干過?”

    瓦莎第一時間根本就沒反應過來,然后看到唐風的壞笑之后才明白過來唐風這是在占自己便宜,從椅子上站起來就要打唐風。

    正在此時,小秘書把門推開,一臉著急的說道。

    “唐總,外面來了幾十號人,說是找您的……”

    唐風拉了拉自己系的領帶,也沒問是誰找自己,直接就說道。

    “好,把公司的大會議室打開,讓他們到那兒等我,我馬上就到。”

    秘書點頭,但疑惑的問道,“唐總,需不需要我去核實他們的身份?”

    唐風一擺手,“用不著,我知道他們是誰。”

    說完之后擺擺手讓小秘書下去。

    “看來這次你胸有陳竹勝券在握啊?”

    瓦莎坐在一邊的沙發上,笑著說道。

    唐風也跟著一笑,“要不要跟我出去看看這些人?看場好戲?”

    這種事情瓦莎自然感興趣,唐風說完之后她便站起身,“好啊,我倒想看看,你是有多大的把握。”

    二人出了辦公室,直接朝著大會議室走了過去。

    而此時,安北楚州兩地的地產商們早就在晨輝集團接待人員的指引下,坐到了會議室里。

    已經是深夜時分,但他們一個個全都是神經緊繃,沒有一個人有一點點的睡意。

    他們現在來不是為了別的,只是為了拿到唐風手中能證明他們清白的證據。

    這個時候已經不是錢的事情了,有再多的錢也得有命花才行,要是真的拿不到證據,到時候何家輝來個魚死網破,將合同欺詐的事捅出去,那他們沒有一個人能逃脫制裁。

    雖然這合同是何家湖找人幫他們擬定的,他們之前只是出于相信何家輝才使用了這份合同和何家輝派去的團隊,但這合同上蓋的卻是他們的章,每家公司賣出去的房子至少都在上百套,數額如此巨大的詐騙欺詐,會進去多少年,他們比誰都清楚。

    他們急,何家輝急,唯獨唐風不急,慢慢悠悠的從自己辦公室出來,然后在員工的引導下,走到了大會議室門口。

    “喂,我說你在這里浪費時間,就不怕何家輝那個老狐貍跑了?”

    抬腳準備進門的時候,瓦莎問了唐風這樣一句。

    “不怕。”

    唐風回頭說道。

    瓦莎一皺眉,“你就這么相信自己?”

    唐風轉身一笑,“你以為說走就走?沒那么容易的,更何況,現在新聞傳播的那么快,警察和相關部門的人應該會比我們更加擔心他逃走。”

    ……

    推開會議室的門,整個大會議室內燈光通明,所有人都坐在自己位置上,沒有一人說話,安靜的可怕。

    緩步走到正中央,坐下,唐風環視左右,笑了笑。

    “呦,這不都是楚州安北兩地的同行嗎?怎么?找我有事?”

    唐風坐下,靠在椅子后背上,明知故問道。

    底下的商人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其中一個高胖的男子站了出來,賠笑道,“唐總,那個……我們不都是被何家輝那老東西給騙了嗎?您手里搜集到了證據,我們這才來,想……”

    “您大人有大量,您看我們這都是同行,都是老鄉,還希望您能幫我們一把,要不然的話,我們就全都被何家輝那老東西給耍了。”

    “是啊,唐總,這我們要是拿不出證據,就只能背黑鍋了,合同欺詐,還那么多人那么多錢,一旦被告,至少也是無期,搞不好得挨槍子啊!”

    “是啊唐總,您說這,我們招誰惹誰了?好端端的被害成這樣,我們這回算是被坑慘了!”

    眾人倒完苦水,唐風身子往前傾了傾。

    目光再次環視左右。

    而后冷聲說道。

    “各位都是做生意的,腦子應該好使才對啊,怎么突然就變得這么糊涂了?”

    底下的眾人你看我我看你,都露出了尷尬的笑。

    他們笑,唐風也笑,只不過不同的是他們的笑是苦澀的笑,而唐風的笑是冷笑。

    “唐先生,這個……我們大家伙都是一時被那個老東西說的話給蒙了,這才……”

    唐風一抬手,接著笑了笑,“不,我不是這個意思。”

    “我的意思是說,你們坐牢不坐牢,和我唐風有什么關系?”

    “你們被何家輝騙,又跟我有什么關系呢?”

    這話一出來,底下眾人的臉色都不好看了。

    “唐總,您看我們這都是老鄉,也都是同行,大家都是吃這碗飯的,您不能見死不救啊……”

    “是啊唐總,這個時候您可不能不管我們吶……”

    唐風“蹭”的一聲站了起來,冷哼一聲道。

    “你們也有臉在這里給我唐某人說這種話?當時我推行低價售房,你們一個個跟鐵公雞一樣,生怕自己的利益受到一丁點的損害!”

    “更何況何家輝來的時候,你們一個個的全部站在了他那邊,以為找到了大樹可以乘涼是吧?可以事半功倍是吧?”

    “但你們算計錯了,沒想到被別人當棋子給使喚了不說,還給裝進圈套里了,這叫什么你們知道嗎?”

    “人算不如天算!”

    整個會議室內鴉雀無聲,之前春風得意的富商們一個個耷拉著腦袋,他們中大部分人都比唐大十幾歲,但此時被唐風一通說的連頭都不好意思抬。

    “唐總,您說的對,我們這不都是豬油蒙了心了嗎?現在我們是真沒辦法了,您要是不救救我們,不光完蛋的是我我們,整個楚州和安北的地產全都完吶!”

    “之前我們按照何家輝那個老東西說的,聽他的團隊說的話,但現在問題來了,他自己都完了,答應我們的錢肯定也不會給,我們以那么低的價格售出樓盤,投資成本都收不回來,這個就不說了,關鍵是合同有問題,這才是最大的隱患,萬一這以后有問題,那受害的可不止是幾個人,而是成千上萬的普通人,到那個時候,誰還敢買楚州和安北的房子?”

    “受害的是我們整個行業啊!”

    唐風沒讓他們說完就冷笑了一聲。

    “各位,我沒時間跟你們在這兒廢話,你們怕死怕坐牢我心里明白,現在這個時候了就別說那些冠冕堂皇的話了。”

    “我唐風是個爽快人,讓我幫你們,沒問題。”

    “證據就在我手上,救你們,很容易,但是,我不是慈善家,沒那么好心,更何況對于你們我一點好感可都沒有,所以讓我什么都不要的去幫你們渡過難關,不可能。”

    其中一個富商的代表站了起來,聲音有些緊張的問道,“唐總,您說,您要什么,只要我們能做到的,就一定做,肯定不會讓您白忙活的。”

    唐風聽到這里,笑了笑,重新坐下。

    “我的要求很簡單,我相信你們各位都做的到。”

    眾人松了口氣,心想唐風最多也就是要些錢,他們好幾十號人呢,一人出個幾千萬,那也有十幾個億了,這么多錢換他手中的證據,也足夠了。

    “唐總,您說唄,什么條件我們都答應。”

    “對,我們都答應!”

    ……

    唐風頓了頓,笑瞇瞇的看著眾人,然后開口說道。

    “我要你們所有人名下的公司!”

    這話一出,不僅僅是這一眾商人們呆了,連瓦莎都沒想到,唐風這一下子來的還真是夠狠!

    場面一度安靜了好幾分鐘,要所有人的公司,這不是說著玩,他們也看的出來,唐風可不是在跟他們鬧著玩。

    但這個要求,立馬就打了剛才說什么條件都會答應的人的臉!

    “我實話告訴你們,何家輝的想法就是借助你們的財力,加上自己的何氏整垮我,然后反過手來整你們,如果我輸給他,那你們的公司還是他的,因為他手里有你們的把柄。”

    “只要你們不從,坐牢吃牢飯再自然不過,而且你們休想從他手里拿到一分錢的補償。”

    “你們說,我分析的對嗎?”

    這些富商們也不傻,唐風把話說到了這里,他們反過來一想,好像的確是這么回事,何家輝從一開始就在算計所有人,根本沒把他們當成自己人對待。

    “當然,我和何家湖不一樣,我沒有那么貪心,會給你們錢。”

    “你們考慮一下,給你們兩分鐘,答應轉讓公司的,等會我會讓人給你們拿合同。”

    說完,拍了拍瓦莎,出了會議室!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