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百六十三章 全贏!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三百六十三章 全贏!

    “重生之完美贅婿 (..)”!

    “滋滋,我以前怎么沒看出來你這么心狠手辣的?”

    唐風笑了,“我特別喜歡一句話,你知道是哪句嗎?”

    瓦莎搖搖頭。

    “你要相信,這個世上,只有魔鬼才會憐憫魔鬼……”

    這話一出來,瓦莎先是一愣,隨著明白過來了。撇撇嘴。

    “我算是明白了,你這是說我和他們是一樣的人唄?不值得人同情咯?”

    唐風嘆了口氣,“開個玩笑啦,只不過這些人不值得你去同情,他們生活在這座城很美,做生意其實就是在吸人血,表面上是商人,但是他們的心早就朽掉了。”

    “借著這次機會,我必須得整合整個楚州和安北的地產圈子,為日后進軍整個江南省和國內市場打下基礎。”

    瓦莎點了點頭,“其實我不懂你們這些事,只不過。我相信你的判斷和決定一定是對的。”

    回到辦公區,讓法務將公司轉讓手續全部準備好,打印出來,拿到了會議室,唐風了等了幾分鐘,再度進去。

    會議室內很安靜,大多數人都抱著頭,他們現在后悔已經沒有用了,而且唐風說的話很實在,如果換做是何家輝來,不會給他們任何補償,人家本身就是準備黑他們的。

    重新坐好,唐風抬眼打量了底下的人們一眼,語重心長的說道。

    “我知道你們心里不舍得,但是你們都知道,商場如戰場,輸了就得認。”

    “我說了,會給你們補償。補償金的數額和你們公司現在賬面上的財務狀況掛鉤,我最多可以給你們公司現有賬目資金的百分之三十。”

    眾人一聽這話,心都是一沉,自己的公司到最后自己就只能得到她的百分之三十。實在有些讓人難以接受。

    但沒有辦法,自己受制于人,談判是需要資本的,他們的命都攥在人家手里,還哪里來的資本談判。

    “我簽!”

    “只是,唐先生,補償款能不能稍微……”

    “你沒有資格跟我討價還價,請你自己搞清楚。”

    那人臉上閃過一陣難堪,最終搖搖頭,走到唐風的員工面前,拿過去一份合同,看了一遍之后,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有一個人簽字,后面的人跟著一個一個開始簽,唐風坐在椅子上,靜靜的看著這一切。

    不得不說,人算不如天算,何家輝這一手沒算計成,倒給他唐風做好了嫁衣裳,讓自己不費吹灰之力就一下子整和了楚州安北兩地的所有地產公司。

    挨個簽完字,唐風的小秘書核對了一遍,顫顫巍巍的抱著文件走到唐風身邊,放在桌子上。

    “唐總,合同書都在這里,您看看。”

    小秘書跟了唐風才不久的時間,哪里見過這樣的大場面,當她看到當初自己應聘過的,仰慕過的一個個大公司大老板簽署了這樣的合同,簡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畢竟,這是幾十家的地產公司,再不濟,也都是當地有名的企業,資產最少的也都好幾個億了。

    拿過文件看了一眼,唐風還給了小秘書,“交給法務那邊放好,明天早上派人過去接手,然后按照公司資產百分之三十的比例給這些老板錢。”

    小秘書抱著文件,重重的點了點頭,臉上抑制不住的激動。

    當老板們都走下樓,出了晨輝公司之后,唐風才慢悠悠的起身,出了會議室。

    迎接他的,還是所有員工的目光。

    “從現在起,我們晨輝集團就是楚州安北兩地的地產界領頭羊,各位日后可能會更辛苦,宵夜快到了,你們吃完抓緊上班,我先走了。”

    說完,轉身下了樓。

    “現在是要去收拾那個老東西了吧?”

    瓦莎跟在后面,開口問道。

    唐風抬頭看了看天空,點了點頭,“是到了收拾他的時候了……”

    ……

    楚州市區莊園內,何家輝面無表情的坐在書房里。

    不多時,,門被人推開,接著,之前他到飛機場親自迎接的那個中年男人緩步走了進來。

    他的衣服換了,但仍舊很獨特,顏色很多,色彩艷麗,穿在一個中年老男人的身上,顯得有些別扭。

    他身后跟著的,就是之前一直跟在何家輝身后的那個女人,身材干瘦,雙手如死人的手一般干癟。臉色蠟黃,像是重癥的肝炎病人。

    “何先生,你叫我。”

    進門之后,何家輝起身,招呼師徒二人坐下。

    龍輝這兩日一直在休息,顯得氣色稍微好了一些。

    “龍先生,何某人有點麻煩需要勞煩你出手一下了……”

    何家輝好歹也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人,此時雖意識到了大事不妙,但在滇王龍輝面前,表現出來的卻仍舊是云淡風輕,好像一些都盡在他的掌握之中一樣。

    “什么事,還請何先生直說。”

    何家輝頓了頓,嘆了口氣,“唉,今日何某人被小人設計陷害,現在恐怕很難回去了,還希望龍先生能清出一條路,讓何某人離開這里。”

    “只要我回到總部,一切便都可以恢復正常。”

    他在騙龍輝,但對方似乎并沒有察覺到什么,當然,人家眼中看中的,就只是錢,拿錢辦事就行,至于其它的,似乎并不重要。

    “好,何先生的事就是我龍輝的事,保護你離開這里又不說什么難事,還請何先生放心。”

    何家輝滿意的點了點頭,一招手,管家老陳拿來了一張卡。雙手遞給了龍輝,“龍先生,這里是五千萬,您先拿著,等我安全回到何氏集團總部,還有重謝。”

    這個龍輝也不客氣,接過卡之后裝在了兜里,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

    隨后,管家老陳俯身在何家輝耳邊說了幾句什么,何家輝臉色瞬間大變!

    “你說什么?來的這么快?”

    此時,莊園外面,接到命令的警察將莊園整個圍了一圈,然后楞是將鬧市區的人全部清理,就只是為了抓捕何家輝。

    知道了自己已經被圍捕的何家輝頭很痛,這么多年了,他好像還真的沒有悲涼過,讓警察堵在屋里,算計別人被別人反算計……

    他什么時候受到過這樣的屈辱?

    “輝爺,那我們現在這樣子,怎么辦?”

    管家有些慌了,手心里全身汗,雖然他也不是等閑之輩,但楚州畢竟不是他們何氏集團的勢力范圍,一旦出事,后果難料。

    “不用慌,跟我出去看看。”

    莊園外,燈火通明,來的警察都不是楚州警察,而是上方直接從江南省處突大隊調來的特警。

    這樣罪大惡極的奸商,如果在江南省內逃走,那么當官的臉上可就有些掛不住了。

    而一旦這人在自己的轄區內被抓住,好處也極多的。

    走上二樓,何家輝抬眼往外看去,整個莊園被警車圍的水泄不通,警用的強光將院內照的燈火通明。

    剛站住腳,幾個紅點直接打在了何家輝的眉心!

    這是狙擊步槍的激光瞄準。

    “輝爺,進去避避,他們有狙擊手。”

    管家老陳叮囑到了一句,何家輝沒回答,還是直直的站著,而外面警方負責人看到了站在二樓的何家輝,直接打開擴音喇叭喊道。

    “何家輝,你聽著,現在你已經被我們警方包圍,我們希望你不要做無謂的抵抗,自己出來……”

    這樣的話語自然對何家輝沒有任何一點作用,他冷笑一聲,轉頭進了房間。

    “龍先生,有把握嗎?”

    進屋之后,何家輝喝了口茶,沉聲問道。

    龍輝手中不知何時多了一根拐杖,慢吞吞的跟在后面,冷聲說了一句。

    “何先生想走,這有何難?”

    “這些人,攔不住的……”

    何家輝閉眼點了點頭,“有勞龍先生施法。”

    龍輝點點頭,帶著自己蠟黃臉的徒弟,出了房間,坐到了屋頂。

    而他手中的那根拐杖,不是別的,是一個人的大腿骨磨制而成,是用來施法的法器之一。

    就在龍輝準備施法的時候,唐風和瓦莎的車趕到了。

    但很遺憾的是,警方拉著封鎖線,不允許其余人進入。

    唐風一看是這樣,將車往回倒了倒,接著下車去街邊的麥當勞買了兩杯飲料,坐回了車里。

    “喂,我說什么時候了,你還有心思吃這些?”

    瓦莎指著莊園盯上正盤腿而坐的龍輝,問唐風道。

    唐風抬頭看了一眼,距離雖然有些遠,但還是能看的清楚大概,確實一個人坐在樓頂。

    “我不吃去干嗎?”

    唐風喝了口飲料,扭頭問道。

    瓦莎一臉的著急,“那個人會邪術,我感覺那些警察有可能不是對手……”

    唐風點點頭,“我知道。”

    瓦莎火氣上來了,瞪了一眼唐風,“你知道還不趕緊動手?那些警察都是無辜的,萬一上去死傷一兩個怎么辦?”

    唐風停住喝水的動作,嘆了口氣。“你說的我都明白,但是,現在我們兩個不能動手。”

    “哪怕,會有人因此負傷殞命……”

    唐風的表情有些沉重,瓦莎皺了皺眉頭,歪頭不解的說道。

    “那你是什么意思?”

    唐風將飲料放下,遠遠的看了那人一眼。

    “不是我不想早些動手,而是我們一旦搶先動手,不會被人理解,而且不僅不會被理解,還會被誤解。”

    “你別忘了,這里是人的世界,幫人救人也要分時候,即便我們知道這些警察不是對手,但在他們沒有真正的嘗到敗績前,我們都不能動手,要不然,我們就算做了好事,日后也會被處處針對。”

    “惹來許多不必要的麻煩。”

    瓦莎有些不悅,“我們是想幫他們而已,為什么你會這樣想?”

    唐風扭頭看了一眼瓦莎,“因為這就是人性……”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