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百六十四章 敗北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三百六十四章 敗北

    “重生之完美贅婿 (..)”!

    瓦莎皺了皺眉,她確實有些不解。

    “先看看吧,盡量不要讓他傷人就是,但是我們一定不能主動出手。”

    瓦莎點了點頭,雖然還和之前一樣,她有些不能理解唐風這種做法的用意,但內心卻仍舊相信唐風的做法一定不會錯。

    “好吧,那就等等看。”

    說著,將唐風給自己買的飲料接了過去,喝了幾口,目光直直的注視著遠處樓頂上盤腿而坐的人。

    ……

    龍輝盤腿而坐,女徒弟就坐在他的身后。

    大腿骨制成的拐杖橫放在雙膝之上,龍輝口中默念咒語,雙手捏著指決。

    隨著嘴里的念誦,整個莊園上空開始聚集黑色的烏云,但此時是晚上,黑色的烏云并沒有引起眾人的注意。

    “這個滇王后裔施法的狀態感覺有些像是上古巫術的一個變種……”

    瓦莎喝著飲料,喃喃說道。

    “上古巫術?看來以前這滇王還是有些手段的嘛。”

    雖然上古巫術怪異多變,但在真正的仙人面前,什么都不是。

    瓦莎點點頭,“上古巫術能流傳下來的不多,當年炎黃二帝與蚩尤大戰,蚩尤一部使用的就是巫術一脈的法術,只不過最終輸給了有仙人幫助的炎黃二帝。”

    “但是巫術雖然神秘詭異,但卻是很多仙術的源頭,萬萬小覷不得。”

    兩人正在說話的時候,周圍開始刮風了。

    龍輝稀疏的頭發被吹的凌亂不已,隨著風勢越來越大,龍輝整個人突然站了起來,隨著風扭動著來身子。

    腳下還不斷的踏動,口中念念有詞,似乎同樣是一種施法的樣子。

    “我靠,上古迪斯科?”

    瓦莎被唐風逗笑了,一口飲料差點沒直接噴出來,瞪了唐風一眼。

    “巫步,巫術施法的一種方法。”

    唐風和瓦莎在這邊談笑風生,而莊園外的警察們則一個個都嚴陣以待如臨大敵,荷槍實彈的他們并不認識樓頂上跳著怪異舞蹈的男子,那人似乎也不像是罪犯,因此雖然手中有槍,但也沒有辦法說開就開。

    “隊長,那個人在哪干什么呢?要不要讓他安靜下來,別影響我們行動啊!”

    帶隊的警官抬眼一看,“一個瘋子,不要管。讓談判專家再喊三遍,如果何家輝還不主動出來,就強行進入!”

    “是!”

    ……

    龍輝逐漸進入了狀態,他單手朝天,手中的腿骨在大燈的照耀下泛著森森的白光,在念完口訣之后,他猛然轉身,爆喝一聲!

    “血……血祭!”

    身后的女徒弟聞言閉上眼睛,舉起手腕之后硬生生用嘴咬破手腕處的大動脈,但血卻流的很慢,并不像常人割破動脈之后血液會直接噴涌而出。

    手腕處血液逐漸流了出來,但她的血卻不是紅色的,而是帶著黑色的一種淡黃色,在燈光的作用下泛著讓人惡心的顏色,如傷口化膿時滲出的濃水!

    這膿血逐漸將腿骨全部浸潤,而后龍輝慘笑著將腿骨單手舉天,口中獰笑著念動咒語。

    之前的風勢瞬間增大,變成了強風!

    伴隨著強風一同到來的,是遠處一團黑漆漆的迷霧……

    包圍院子的特警們被大風吹的連眼睛都有些睜不開,根本就沒有注意到遠處有一團黑色的迷霧朝他們緩緩而來。

    “呀哈,有點子東西哈……”

    唐風放下手中的飲料,睜大眼睛看了一會兒,那迷霧之中居然是陰兵……

    所謂的陰兵,就是古代戰死士兵的魂魄,他們組成了軍隊,平時是不害人的,但有些人會召喚他們來為自己所用,而這滇王的后代會這招似乎也沒什么不合理的。

    他們的祖先很有可能就是利用這些旁門左道的邪術坐上滇王的寶座的。

    “旁門左道,還真全是邪術,你動不動手,不動手我先上了!”

    唐風能看到的,瓦莎自然也看得到,她雖然不屑這些陰兵,但知道那些警察可能不是對手。

    “急什么,再看看!”

    唐風一把拉住了瓦莎的手,示意她不要著急。

    隨著迷霧的逼近,加上大風的作用,兩個身在最邊緣的年輕警察被迷霧吞噬,瓦莎清清楚楚的看到,一個面色慘白,身穿古代士兵服飾的“兵”舉起手中的長矛就刺向了那其中一人,而緊接著,按被吞噬掉的兩人癱軟在地,失去了意識。

    “喂,你到沒有,人倒了!”

    就在瓦莎著急萬分的時候,車窗被人敲了一下。

    兩人同時轉頭,唐風按下車窗,外面站著的是自己的老朋友。

    高良儒,他身后似乎還站著一個女人,但側著臉,唐風沒認出來,但隱隱覺得,有些像藍凝脂。

    “唐先生,還是你接手吧,我讓他們撤下來。”

    唐風一笑,“高領導來的真是時候……”

    高良儒擺擺手笑道,“還好來的不晚,當然了,也得感謝唐先生給我高某人這個面子。”

    默契,心有靈犀,說的大概就是這種。

    發動車子,窗戶關上的瞬間,藍凝脂回頭,掃到了一眼正在開車的唐風。

    ……

    這才來到封鎖線邊上,有人主動讓唐風的車開進去。

    帶來莊園大門口處,唐風和瓦莎互相看了一眼,二人雙掌齊出,一道霸道的哦透明色氣息直沖那團迷霧而去,瞬間將其打散!

    遠處樓頂上正在施法的龍輝看到這幕眉頭大皺,他并不認識唐風是誰,因此看到有人攪局,不由得停下了手中的動作,站在樓頂上,陰狠的看著唐風和瓦莎。

    “你們兩個,是什么人!”

    周圍的特警接到命令之后開始撤退,很快,整個莊園外面就只剩下了唐風和瓦莎兩人。

    看到這個龍輝披頭散發,相貌丑陋到了極點,唐風指看了一眼便轉過了頭。

    “你怎么了?”

    瓦莎一愣,轉身問道。

    唐風揉了揉自己眼睛,“他長得太丑了,辣我的眼睛,你去跟他說話,我看到他就想吐!”

    瓦莎一翻白眼,“你嫌丑我不嫌啊?”

    嘿嘿一笑。唐風重新轉身,這次,他認真了。

    “我不管你是誰,現在我們之間并無恩怨,我希望你趕緊離開,我不追究你。”

    龍輝等了半天,就等來了唐風這樣一句,心中一瞬間氣怒異常。

    “哪里來的無知小兒,你可知道我是誰嗎!”

    這話說的唐風心里有些不爽,冷哼一聲。

    “我再說一遍,快點滾,再不滾的話,你就只能給何家輝陪葬了……!”

    嚴肅下來的唐風說話自帶一種壓抑的氣息,讓人一聽便覺得全身都不舒服。

    龍輝冷哼一聲,花白稀疏的頭發飄散著,陰狠的面容在夜色下顯得有些恐怖。

    “我龍輝乃是滇王后裔,你這個年輕人,說話的口氣未免太自大了吧?”

    唐風聽到這里,眉頭一皺。

    “呵,古時草頭王,強盜的子孫居然也敢在這里夜郎自大,會一些旁門左道的邪術你以為就可以為非作歹不成!”

    高聲厲喝,驚的身邊的瓦莎都是一顫。

    “我去替你解決他!”

    說罷,瓦莎就準備上前,卻被唐風伸手攔住。

    “我來。”

    兩人說話的功夫,龍輝緊咬牙關,而后咬破舌尖,一口膿血噴在了空中。

    而此時樓下,何家輝和管家老陳看著樓頂上的龍輝。

    “輝爺,這個龍輝是唐風的對手嗎?”

    何家輝心里自然有數,龍輝跟了自己這么多年,那么多的對手死在他的手下,他又何曾敗過一次?

    要是敗了一次,他何家輝也活不到現在!

    “老陳吶,你什么時候見過滇王龍輝輸過?”

    管家老陳本來還揪著的心頓時放松了下來。

    是啊,滇王龍輝自打自己認識到現在,似乎從來都沒有輸過……

    “還是輝爺您會用人吶,我剛才看到,外面的特警全都撤了,想必應該就是龍輝霸道,他們知道攔不住您。”

    何家輝懸著的心總算是重新回到了肚子里,只要離開安北回到香港,即便是別人掌握了充足了證據那又如何?

    自己想去哪個國家就去哪個國家,反正有的是錢,去哪都能生活的像個皇帝一般。

    閉上眼睛,腦海里已經是他帶著自己三個小情人,在碧藍的海水前的沙灘上愜意的曬著太陽……

    在偌大的浴缸里,四人一同洗著鴛鴦浴……

    ……

    美好的幻想被一聲巨響打破。

    何家輝站在屋檐下,隱隱約約看到,面前不遠處有個人影,直直的趴在地上。

    深夜,光線有些昏暗。

    “老陳,那是什么?”

    何家輝疑惑的問道。

    管家老陳此時已經抖如篩糠,支支吾吾半天,楞是沒說出半個字。

    “老陳,我在問你話!”

    管家老陳咽了口唾沫,微微往后退了兩步,結結巴巴的說了一句。

    “是……是龍……輝……”

    何家輝耳朵傳來“嗡”的一聲響,臉上的肌肉不由得抽動了幾下。

    “龍?輝?”

    “他趴在那里做什么?”

    何家輝的腦子顯然有些沒反應過來,巨大的刺激讓他瞬間有些茫然。

    管家老陳還是清醒的,但清醒的代價就是承受恐懼!

    “輝爺,一招。就一招,龍輝就死了……”

    他的聲音幾乎帶著哭腔,因為他清楚的看到,施法之后的龍輝只挨了唐風一招,便直直的從樓頂跌了下來。整個人貼在了水泥地板上。

    何家輝愣住了,是真的愣住了,嘴巴張開,半天沒動。

    怎么可能,跟隨自己這么多年走南闖北,從未有過敗績的滇王龍輝怎么這么輕易的就被人給殺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