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百六十五章 告一段落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三百六十五章 告一段落

    “重生之完美贅婿 (..)”!

    “不,這不可能。他跟著我走南闖北這么多年,怎么可能被別人這么輕易的就殺掉了呢?”

    “不,不會的,老陳,你眼瞎了!”

    何家輝呆呆的站在原地,看著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龍輝,眼神中充滿了絕望和不可思議。

    管家老陳雖然也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人,但正因為如此,他心里明白,今天他們玩完了。

    大勢已去,無力回天。

    同樣的,他心里也明白,就何家輝之前做的那些事,是經不起讓人仔細查的,其中任何事只要被查出一件,那面臨的都是殺頭的罪過。

    他有些怕了。

    “輝爺,那真的是龍輝,他真的死了……”

    “咱們……咱們出不去了!”

    有些失聲,管家老陳對著何家輝大聲吼道。

    何家輝心里很亂,他始終有些不能相信,自己會敗的如此簡單。

    “這就完了?”

    他在心里問著自己,同時轉身就給了在自己身后說話的管家老陳一巴掌!

    “混賬!”

    “我何家輝什么時候能玩完!”

    “只要我讓別人玩完,我何家輝不會輸!”

    管家老陳挨了打,臉上都通紅一片,但卻感受不到一點疼痛,他明白,一旦被抓,可能挨的就不是這一巴掌,而是一顆子彈了。

    ……

    回到莊園外,唐風安然落地,瓦莎一臉笑意的看著他。

    “不錯嘛,看來是我低估了你的修為嘛。”

    唐風一挺胸,嘿嘿一笑。“一般一般,獻丑了哈……”

    瓦莎忍住笑意瞪了他一眼,說道。

    “抓緊時間吧,那老東西估計現在都快急死了。”

    唐風擺擺手,正在此時,一個特警打扮的男子小跑了過來,遞給了唐風一個文件夾。

    “唐先生,這是我們領導讓我交給你的,里面是何家輝的犯罪調查報告,本來應該是我們親手抓住之后當場給他念的,可惜……所以就麻煩您了……”

    唐風點點頭,“等的就是這個,你去吧,告訴你們領導,等會我把人帶到門口,你們過來接走。”

    那特警點了點頭,而后想了想,拔出了自己腰間的警用手槍。

    “唐先生,您拿著,雖然知道您可能用不著,但是他如果反抗,還是希望您能用這把手槍擊斃他,這樣也合法,對您而言也可以省去不少麻煩。”

    看到特警眼中流露出來的真誠的神色,唐風接了過去。

    “好,我會的。”

    拿著文件夾,將手槍裝進兜里,唐風轉頭看了一眼瓦莎,后者會意。跟著往里走去。

    “你會殺他嗎?”

    踏進莊園的第一步,瓦莎開口問道。

    “看心情。”

    ……

    遠遠的,二人看到了不遠處院子里站著的何家輝。

    夜色深了,涼風拂動,何家輝就呆呆的站在那里,身邊站著一個雙腿都在發顫的管家。

    “輝爺,唐風,是唐風!”

    管家老陳雙腿發顫,聲音驟然之間變的尖銳了許多,略帶這沙啞。

    何家輝抬起頭,滿是紅血色的眼中明明流露著恐懼。

    “怕什么……”

    幾步的功夫,唐風和瓦莎走到了距離何家輝不到十米的位置。

    站定,唐風歪著頭,笑瞇瞇的看著何家輝。

    “何總,還記不記得我之前給你說過的話?”

    何家輝雖然一生行事心狠手辣,死在他手下的人不到一百也有幾十,但對別人生命視如草芥的他,當自己的生命面臨真正的威脅時,暴露出的確實恐懼與驚慌。

    “唐風,我知道你想要什么。”

    “只要我今天能從這里出去,何氏集團,我分一半的資產給你!”

    說完這話,管家老陳清楚的看到,何家輝的嘴唇在發抖。

    他是在擔心,是恐懼,這似乎是他手中最后的一張牌了,如果這場牌唐風不要,那么他自己可就真的沒有一絲機會了。

    緊接著,傳來的是唐風的笑聲。

    不屑和可笑的笑聲。像是在笑一個傻子。

    “何老板啊,唉,一半的資產,你是不是太小看我唐風的胃口了?”

    “你要是剛才說用何氏集團所有的資產來換你從這里走出去,我可能還會考慮,只可惜啊,你不舍財。”

    何家輝腦子“嗡”的一聲,開始有些痛恨自己為什么不忍痛割愛,難道自己就真的那么殺不得財嗎?

    他楞了楞,緊接著擠出了一絲笑容。

    “唐先生,咱們都是商人,商人自然看中的都是利益,只要你今天放我走,財產的事,咱們好商量。”

    唐風再度的大笑讓他心中不由得一緊,難道不行嗎?

    心中的忐忑讓他覺得時間過得極度的慢。

    “何老板難道真的忘了我說過的話了……”

    何家輝一愣,隨即想了起來,那天自己請唐風吃飯,臨走之前唐風給自己說的那句。

    “有一天,他會讓自己跪下來求他?”

    他的臉色變得蒼白如紙,幾十年來他何家輝混的風生水起,只有別人跪下來求自己,哪有自己跪下來求別人的時候?

    但是現在的他,甚至連想都沒多想一分鐘,膝蓋就是一軟。

    “撲通!”

    “沒忘,我沒忘,唐先生,求您繞我一命,我真的把何氏集團全部給您,換我這一條命,怎么樣?”

    瓦莎看到這一幕都有些吃驚,人真的是一種很奇怪的動物,前后的嘴臉變化著實有些太大。

    “堂堂七尺男兒,怎么能說跪就跪,你還有沒有點骨氣了?”

    瓦莎最看不起的就是這種人,太過于軟弱了,還不如一條狗!

    何家湖臉上肌肉跳動,這個時候,他已經感覺不到什么叫做羞恥了。

    “姑娘教訓的是,我沒骨氣,我沒骨氣……”

    何家輝的反應又讓瓦莎一愣神,隨即氣呼呼的轉身,懶得去看他了。

    隨著瓦莎轉過身的同時,唐風手中的槍響了。

    五聲槍響,很連貫。

    瓦莎再度回頭,清楚的看到,何家輝雙肩雙膝中槍,癱倒在地上,這傷的部位并不致命,他哀嚎著趴在地上,不得動彈。

    而他的身后,躺著一個人。

    管家老陳!

    眉心中槍,一命嗚呼。

    “最后我再送你一句話,和我唐風作對的人,沒有好下場,我說了,也同樣做得到。”

    “我不會讓你就這么死的,你做了那么多惡事,想讓你死的人應該特別多吧?你自己看看,這個文件上寫的多清楚?”

    “我會讓你活著,讓大家都看著你被死刑,看著你最后得到應有的懲罰……”

    “怎么樣?這個結果你還滿意嗎?”

    何家輝嘴里都在冒血,全身上下只有頭能抬起。

    他哀嚎著,卻動不了,聽到唐風的話,只有哀求。

    “唐先生,您繞過我這一次吧,何氏集團都是您的,我一分錢都不要!”

    “上千億啊唐先生,都是您的,我都給您,放過我吧……”

    唐風冷笑了一聲,轉身和瓦莎一起出了莊園。

    “你不是說要把他帶出來交給人家嗎?怎么?”

    唐風撇撇嘴,“他的表現讓我作嘔,太軟了,懶得碰他。”

    不遠處幾輛警車閃著警燈,唐風伸手指了指里面,幾個警察會意,持槍沖了進去。

    不多時,一眾記者得到允許,守在警察周圍,等待何家輝被押解出來。

    斷胳膊斷腿的何家輝并沒有得到警察的優待。直接被拎著拉了出來,在距離警察還有好幾米的時候,一眾記者們瘋狂的拍照和攝影,準備搶奪第一手的新聞報道,這其中,就有莫如霜。

    被押上車,警察開走,不多時,高良儒和藍凝脂走了過來。

    “唐先生,這次又麻煩你了啊……哈哈!”

    他看起來心情不錯,笑著和唐風握了握手。

    唐風一轉眼,看到了有些微微低頭不敢正視自己的藍凝脂。

    “這不是藍博士嗎?好久不見。”

    聽到唐風在叫自己,藍凝脂尷尬到不行,心中對唐風的愧疚一直都折磨著她。

    “唐先生你好啊……”

    強壓著心中的那股子難受,藍凝脂伸手,笑著說道。

    唐風嘿嘿一笑,也伸出了手,隨即說道,“不被人惦記著陷害,確實挺好……”

    此話一出,藍凝脂瞬間成了個大紅臉,尷尬的恨不得找個地方藏起來。

    “唐先生,我……”

    高良儒看到這幕,笑著站了出來,拍拍唐風的肩膀,岔開了話題。

    “小唐啊,什么時候有時間,我請你吃頓飯。”

    唐風笑笑。“再說吧。”

    說完之后帶著瓦莎,朝著自己的車走去。

    “沒看出來你還挺記仇的嘛?”

    瓦莎坐上車,笑著說道。

    “不然呢?難道我還記他的好?”

    瓦莎被嗆了一句,瞪了唐風一眼。

    回到晨輝集團,已經是凌晨時分,讓員工們都下班回家,接著唐風也返回了酒店。

    一夜無話,第二天清早,雖然才睡了幾個小時,但唐風起的很早,拉著瓦莎給自己做了一頓好吃的,然后趕到了公司。

    昨天晚上的大獲全勝到了今天早上已經是全公司上下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這無疑對所有人都是一個好消息,公司規模一夜之間變得如此龐大,每個人升職加薪也都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因此,熬夜那么晚,卻沒有一個人上班遲到。

    安排好人到簽了合同的公司去辦交接手續,自己坐在辦公室里,將電話打給了燕京的齊衛東。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