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百六十六章 狗眼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三百六十六章 狗眼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小風啊,我還想著給你打電話呢,你就先打來了……”

    電話剛接通,齊衛東的聲音傳了過來。

    “齊部,我這邊結束了。”

    “嗯,我知道,何家輝那老東西這回是出不去了,你這次可是給齊叔我解決了一個大麻煩吶,我得好好謝謝你。”

    唐風笑了。“那我還很想知道齊叔你怎么謝我?”

    “你說,只要不過分,齊叔都答應你。”

    笑了笑,“開個玩笑嘛,這件事其實也是我必須做的,而且要不是齊叔你提供的那些資料,我可能也得大費周章,所以,咱們就別客氣了。”

    齊衛東哈哈一笑,緊接著沉吟半響,而后正聲說道。

    “小風啊,何家輝是解決了,但是相應的問題也隨之而來啊……”

    唐風不明所以,問道,“還有什么問題嗎?”

    齊衛東想了想。“小風啊,是這樣,何家輝的何氏集團是個大型集團你知道,其業務涉及不僅僅是房地產這一個,據我們了解到的情況是,他們最高的收入來源是博彩業,但你知道,博彩在我國是違法的。”

    “但所謂百足之蟲死而不僵。這么大的集團,而且是上市公司,何家輝倒了,集團不會倒,雖然我們現在對他兒子,也就是他的繼承者們已經展開了調查,可這需要時間,我現在的想法是,需要一個有能力有資本的人站出來,將何氏集團這個爛攤子收拾一下。”

    “畢竟這么大的集團如果真的倒下來,解散了,也是一個巨大的損失啊……”

    話說到這里,唐風明白了。

    齊衛東這是希望有一個業內的人站出來,接手何氏集團。并把他帶上正規。

    “我昨晚一晚上沒睡,和幾個領導商量了一下,我呢,提議這個人選定成你,你看怎么樣?”

    齊衛東的這話著實讓唐風有些意外,這里面的道理唐風一想就明白,說是過去處理爛攤子,但實際上,這是一個絕佳的好機會。

    只要將何氏集團全盤接過來,不損失集團市值的情況下,那么自己在商界,也可以說直接就是一飛沖天了!

    很明顯,齊衛東這是在幫自己,讓自己的商路走的更平坦,更遠。

    “齊部,這個肥差,想要的人不少吧?”

    齊衛東哈哈一笑。“小風啊,你是個明白人。”

    “不錯,想要的人是不少,但是,在我看來,沒有人比你更合適了。”

    “當然,我也有私心,這一點我承認,但是,說到底,你跟何氏集團打交道多,也了解他們。給你這個機會,我覺得沒錯。”

    “行,這活兒我接了!”

    唐風很爽快的答應了下來。

    “那好,就這么說定了,你那邊現在也應該很亂,也收拾一下殘局。過兩天我派人過去,和你一起去X港處理這事。”

    “行,那就這樣。”

    ……

    掛掉電話,唐風長出了一口氣。

    如果這次自己能夠將何氏集團拿下,那么距離自己的商業帝國就不遠了,到那個時候,自己也就可以騰出手來好好修煉。

    而屈指算來,到現在自己也才花了不到幾個月的時間,留給自己的時間還算寬裕。

    大概收拾了一下,他開始看秘書送過來的那幾十家公司的資料。看到中午時分,瓦莎來送飯,這次她做的是紅燒肉加炒青菜。

    “等會跟我去那幾家公司看看哈……”

    吃著飯,唐風說道。

    “看看?有什么好看的?”

    瓦莎看著辦公室書架上的書,隨意的翻著,開口說道。

    “肯定得去一下,畢竟現在都是我們的了,不去看看,人心會亂。”

    “那行,你先吃,等會我陪你去。”

    吃完飯,開車,二人先到了第一家。

    楚州瑞豐地產開發集團。

    唐風沒有買車,之前開的是自己給白雅的馬自達,現在開的是晨輝集團公有的一輛普通奧迪A3,。

    而且這輛奧迪A3買的時間比較久了,整體的車車況比較舊。

    當車停在瑞豐集團大樓下時,意外出現了。

    車子停在大門外,唐風鳴笛好幾次,保安室明明坐著兩個人,但就是不開門!

    “嗯?這兩個人難道都是籠子?”

    “也不對啊,聾子也不應該做保安啊?”

    瓦莎也覺得奇怪,喃喃說道。

    唐風沒說話,按下車窗,探出頭喊道!

    “沒看到車來了嗎!開下門!”

    保安室里坐著一個老頭一個年輕人,兩人回頭望了唐風一眼,輕蔑的一笑,繼續聊天去了。

    這下著實讓唐風來了興趣,他也不急了,熄火拉手剎,下了車。

    走到保安室前,敲了敲玻璃,年輕的那人看了一眼,不耐煩的放下手中的瓜子,站了起來。

    一推開窗戶,板著臉,冷聲說道。

    “你誰啊!”

    “我要進去。”

    唐風沒理他,直接說道。

    “通行證呢?”

    年輕人伸手。

    唐風一愣,隨即搖搖頭,“沒有。”

    年輕人眼皮都沒抬一下,“沒有不能進,趕緊開走!”

    唐風一聽這話,心里其實一反常態的滿意。員工遵守公司的規章制度,嚴格按照規定辦事,其實也是件好事。

    剛準備說一句夸獎他的話,給他升職加薪,這個年輕人一翻白眼,轉身嘀咕了一句。

    “媽得,開個多少年前的破A3還在那兒裝13,老子一個保安都開的A4,鄉巴佬土包子……”

    這話一出,唐風火起來了,一把將關上的窗戶按住。

    冷聲問道,“你叫什么名字?剛才說什么!”

    那年輕保安停住腳步,不耐煩的再度轉身,用一種極度傲慢的眼神看著唐風。

    “我說你這人什么情況?我讓你開走你聽到沒?”

    “還問我什么名字?我什么名字是你想知道就知道的嗎?”

    “別以為開奧迪的都是老板你就以為自己也是,窮酸樣兒。也不看看我表叔人家真正的大老板開啥車,真是……”

    牢騷發完,年輕人重新轉身,和老年保安嗑瓜子聊天去了。

    唐風都給氣笑了,這年頭還真是這樣,大家都看中外表,自己開的這車,確實不像是老板開的車。

    “年輕人,看你這打扮也是個打工的吧?來瑞豐辦事吧?去讓你們領導給你寫個條子,沒條子不讓進。”

    老年保安同樣傲慢,說話連頭都沒抬一下。

    唐風笑著點了點頭,“那你們瑞豐的老總來公司,想進去要證件嗎?”

    老年保安和年輕保安一對眼,都笑了。

    “年輕人,糊涂了吧?我們老板來還要什么證件,這公司都是人家的。”

    唐風點了點頭,“那我應該也不需要……”

    年輕保安直接笑了。“你不需要?難道說我需要?我說你是不是真拿自己當什么人物了?人家老板不要。你以為你是老板?”

    唐風還點頭,“嗯,你擦對了,我確實是這里的老板。”

    年輕保安直接站了起來,眼神之中滿是不屑的說道,“大白天的做什么夢,給你三十秒,趕緊給老子把車挪開,走的遠遠的,要不然……”

    “要不然怎么?”

    “要不然砸了你的車!”

    瓦莎坐在車里,笑看這一場鬧劇。

    “好啊,你來砸吧。”

    年輕保安氣鼓鼓的,頓時炸了,手指著唐風,“激將我是吧?我不吃你這一套!”

    “再不走的話,我現在立馬報警,這邊的認我認識的多了,你現在蓄意沖撞我們公司大門,想辦你容易的很!”

    唐風趴在窗戶上,隨口說道。

    “好啊,報唄,我等著。”

    年輕保安拿起保安室里的電話,就打了出去。

    “喂,妖妖靈嗎?我瑞豐地產保衛處。這里有人……”

    這邊說著話,總部大樓里走出了兩個人。

    瑞豐地產的老板蔡德明和自己的秘書,二人臉色都不太好,尤其是蔡德明,臉色鐵青,神色憔悴,他剛剛辦完公司的出讓一事,從現在開始,楚州瑞豐地產就不是他的了。這么大的公司說沒就沒,換做誰,心里都不會好受。

    “蔡總。門口那人怎么像是唐風唐總?”

    秘書雖然心情不好,但畢竟不是自己的公司,往出走的時候,一眼看到了大門口處的唐風正趴在保安室門口。

    蔡德明一愣,瞇瞇眼,一眼就看到了唐風。

    “還真是!”

    唐風對他來說那就是克星一樣的存在,關鍵還不敢得罪,他趕緊加快了腳步。迎了上去。

    老年保安有點老花眼,直到蔡德明走到跟前不遠處,這才一驚,站了起來笑瞇瞇的迎了上去。

    “蔡總,您這是要出去?”

    蔡德明瞪了一眼,沒說話,直接走了出去,雖然心情不好,但面對唐風的時候還是笑瞇瞇的問道。

    “唐總來了?我這手續都辦好了,現在瑞豐已經是您的了,您看那個……”

    蔡德明這話一出口,剛剛報完警放下電話的年輕保安聽楞了。

    唐風點點頭,“放心,我說話算話。”

    蔡德明一躬身,陪著笑。

    接著,唐風繼續趴在窗戶上,靜靜的看著年輕保安。

    年輕保安站在電話前,心臟跳的自己似乎都聽得到聲音,不知道是笑還是哭,咧開嘴看著唐風。

    “唐……唐總,我那個……”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