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百六十七章 又是分別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三百六十七章 又是分別

    “重生之完美贅婿 (..)”!

    “你怎么了?”

    唐風臉上帶著笑意問道。

    年輕保安臉上面無人色,他這算是完了,之前就聽說整個瑞豐已經換了老板,但他看唐風開的這個車也實在不像是一個身家那么大的老板開的。

    “我那個…沒認出您來,剛才……”

    唐風收起笑容。站定,“你這樣的人,欺軟怕硬,我不怎么喜歡。”

    “收拾東西,去財務那兒領工資,走人。”

    說完,回到車里,開著車直接進了瑞豐大門。

    “唐總。您高抬貴手饒過這次吧?我錯了!”

    年輕保安沖出保安室,追著唐風的車往前跑,這瑞豐集團的待遇不錯,他又不會干其它的工作,做不成保安他就得失業。

    “喂,要不你就收回成命,讓他繼續干吧,你看他那個可憐樣兒,看著也怪那啥的。”

    瓦莎看著后視鏡里一直在跟著車往前跑的年輕保安,開口說道。

    唐風冷冷的笑了一聲。“不,他剛才故意為難我的時候,可沒見臉上有一點的可憐。”

    “像他這種人,狗眼看人低,看穿著打扮就給別人定性,簡直是最惡性的做法,不開了他,日后他還會欺負其他的人。”

    瓦薩點了點頭,“明白,這樣的人太多了,唉……”

    進了公司內部,前臺先迎了上來,帶著唐風到了辦公區。

    小事都有自己晨輝的手下去做,唐風需要做的,只不過就是安定一下軍心。

    畢竟瑞豐和那些其余收來的公司都一樣,員工都不是自己的親信,自己要做的,就是籠絡住他們的心。

    這件事看起來容易,其實做起來并不簡單。

    但唐風似乎深諳人心,到了公司第一件事就是開全體員工大會,然后宣布瑞豐成為晨輝的子公司,接著發布任命,瑞豐之前的副總擔任老總,其余人依次往上遞補,非領導崗位的員工沒法往上遞補的,漲工資百分之三十。

    并且承諾員工在晨輝集團旗下公司工作,福利待遇會隨著貢獻和工作年限上調。

    都是出來打工的,換老板對底下的員工來說其實沒什么,他們想要是只是好的待遇和好的工作環境,老板更好,那自然最好不過,唐風的一系列做法,沒有一個員工不滿意。

    其余的公司唐風在三天之內跑了個遍,當然做法也都大同小異,但此舉的效果著實不錯,在短短幾天之內,整個楚州和安北的房地產企業生龍活虎。

    第三天的下午,唐風正在辦公室看文件,萬嫣然不請自來。

    “沒看出來,你還真有一手哈,現在這楚州和安北兩地的地產公司可都你的了,了不得……”

    萬嫣然依舊是那么風情萬種,長發披肩,一襲深色長裙,身材勻稱提拔,前凸后翹,吸引眼球。

    唐風給她倒了杯水,笑笑。

    “正常操作。”

    萬嫣然嫵媚的一笑,往沙發上一坐。

    “行了,你就別謙虛了我的大唐總!”

    “找我什么事?”

    唐風往椅子上一靠,直接問道。

    “今天找你可是有正事。”

    眉頭一挑,唐風笑道。

    “那我倒是想聽聽,是多正的事……”

    萬嫣然“噗嗤”一笑,眼睛里似乎都在發光。

    “想讓你做我男人,這算不算正事?”

    唐風聞言一愣,隨后哈哈一笑,沒回答。

    萬嫣然自覺沒趣,深吸了一口氣。

    “好吧,實話跟你說,我來呢,是想跟你談談,我打算把浩宇集團也賣給你……”

    唐風覺得有些意外,皺眉問道,“為什么?”

    浩宇集團本身在楚州算是實力排前三的存在,尤其是涉足建筑材料領域,是整個江南省多家大型地產集團的供貨商,而且本身自己也搞開發。

    實力強勁,資本雄厚,萬嫣然年紀輕輕的,為什么要將這么好的一個產業賣給自己。

    萬嫣然嘆了口氣,臉上的神情有些落寞和孤獨。更多的是一種迷茫。

    “不管怎么樣,我終究是個女孩子,雖然哈佛的學歷,經營浩宇不會有什么問題,但我表面上是個女強人,實際并不是。”

    “男人和女人不一樣,男人優秀了可以很輕易的得到很多女人的愛慕和崇拜,但是女人不一樣,女人越優秀,身邊的男人就越少,我還這么年輕,我想去過我喜歡的那種生活。”

    “有人疼有人愛,白天晚上回到家,有一種家的味道在,但是我一直做浩宇集團的老總,太忙了,站在頂端,也不會有人真正會喜歡我這個人。”

    “總之一句話,以后我想做個很普通的女生,過完這一生,就這么簡單。”

    唐風聽完,內心稍有感慨,她說的著實沒錯,女人和男人其實就是有這樣的不同,萬嫣然骨子里的那種堅強似乎本就不堪一擊。

    如今想做回普通人,也無可厚非,畢竟每個人的選擇和想法都不一樣。

    “行,那我答應你,我收。”

    萬嫣然臉上沒了之前那種強勢,轉而是一種溫柔,含情脈脈的看了唐風一眼,轉而說道。

    “那好,既然你答應了,明天你就派人過來,具體的收購計劃,讓手下的人去做。”

    唐風點點頭,表示沒意見。

    “賣掉公司之后,什么打算?”

    萬嫣然的身世說起來其實挺可憐的,雖然家里很有錢,但實際上,從小到大她都是處在一個沒有被人愛的境地,如今看到真正的變回了一個小女人,唐風心頭還是有點感慨。

    “去M國,我高中和大學都是在那生活的,很多朋友也都在那兒,明天晚上的機票。”

    “這么急?”

    萬嫣然一笑,“怎么?舍不得我?”

    唐風笑笑沒說話。

    “一起吃個飯吧,我請你。”

    唐風想了想,給瓦莎打了個電話,然后笑著看著她,說道。

    “好啊。”

    兩人下樓,唐風開上她的紅色寶馬M6,出了晨輝總部。

    “去南山別墅區,哪里有我的一棟房子,馬上走了,我親手給你做飯吧,去外面吃,似乎顯得沒誠意。”

    唐風笑笑,“好啊,我來者不拒。”

    南山別墅區是高級富人區,這里的別墅都是依山而建,南山有山又有水,景色宜人,能在這里買房子,是很多人的夢想。

    寶馬M6開進萬嫣然的家,院子里沒人,空蕩蕩的,顯得有些冷清。

    開門進屋,屋子裝修的很豪華,但屬于簡約風,落地窗前就能將整個滁州市的全貌收入眼底,木地板上鋪著毯子,萬嫣然去做菜,唐風脫了鞋盤腿坐在毯子上,舉目遠眺,看著偌大的楚州。

    站在不同的高度看到的風景,以及人的心境都是不同的,此時楚州市區夜色朦朧,燈光劃破夜空,街道上車來人往,一派繁華景象。

    “別發呆了,吃飯了。”

    唐風轉頭,萬嫣然圍著圍裙,站在廚房門口,笑著看著自己。

    這樣的萬嫣然唐風之前從來沒有見過,似乎一個女孩子這樣的打扮,才會給人一種別樣的真實感。

    這種感覺,林音從來都沒有給過唐風。

    “好。”

    兩人一起端菜,萬嫣然一共做了六道菜,三葷三素,都是家常的小菜。

    菜的味道不敢恭維,但唐風仍舊吃的津津有味。

    菜的味道不僅只是菜,吃的更多的是菜里面的滋味。

    吃到一半,萬嫣然起身從冰箱里拿出了一瓶酒。

    白酒,洋河。

    “陪我喝點。”

    “好啊。”

    萬嫣然果然沒什么酒量,三杯下肚,面紅耳赤。

    “你等下,我去洗個臉。”

    說是去洗臉,隨后衛生間傳來的卻是嘩嘩的流水聲。

    唐風吃完了剩下的菜,收拾碗筷,坐回客廳。

    電視上正播放著佟大為主演的電視劇《奮斗》,里面的年輕人像極了唐風的前世……

    屋里的大燈不知被誰關掉,屋里一下子暗了下來,唐風回頭,兩瓣溫唇迎了上來。

    沒有多余的話語,只有沙發與地面不斷摩擦發出的“咯吱”響聲。

    喝過酒的萬嫣然臉蛋紅撲撲的,散發著熱量,給人一種極為強烈的刺激。

    唐風摟住她的腰肢,那纖細的讓人不忍發力。

    一次的時間就足夠讓萬嫣然感到滿足,但圍欄里的野馬一旦放開,想要再關回去,就難上加難了。

    直到萬嫣然精疲力盡,用極為嫵媚撩人的聲音求饒,唐風這才將她放下。

    而夜色,早已經深了。

    窗戶沒關,山風吹來,倍感涼爽,似乎還帶著一絲甜味。

    ……

    次日,中午起床,萬嫣然收拾東西,二人電話指揮手下員工辦理公司轉讓手續,下午十分,萬嫣然賬戶資金到賬,而航班起飛的時間也快到了。

    開車將她送到機場,萬嫣然進候機大廳時,忽然停住腳步,回頭看了一眼楚州市區。

    “以后……不打算回來了?”

    唐風問道。

    “嗯。不會再回來了。”

    夜幕降臨。飛機即將起飛,二人相對無言,快走到安檢口時,萬嫣然深吸了一口氣,轉過身看著唐風。

    “我會把你忘了,你也要忘了我。”

    說完,從唐風的手中接過行李廂,大步走了進去。

    她孤零零的走在通道里,長發隨著步伐拂動,仍舊是那么的風情萬種……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