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百六十八章 丑富婆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三百六十八章 丑富婆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回到住的酒店時,也已經是晚上了,瓦莎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看到唐風回來,起身過來皺眉看著他。

    “干嘛用這種眼神看我?”

    唐風一邊換鞋,一邊問道。

    “你身上有別的女人的味道,而且很重。”

    唐風一頓,將鞋子放好,“是嗎?香不香?”

    瓦莎聽出來唐風是是在故意氣她,猛地一拍唐風的肩膀,這下是用了勁兒的,直接就給扇響了。

    “好啊,瞞著我出去跟別的女人鬼混是吧?看我今天不打扁你!”

    說著舉起小粉拳就要打唐風,唐風一笑,沖進了屋子里。

    “咱別這樣哈,你別仗著現在修為比我高就老想著欺負我。”

    瓦莎轉而得意的一笑,“我今天還就欺負了你了怎么著?趴下,挨打!”

    緊接著,唐風被逼做了人生中最恥辱的一件事。

    被一個年輕貌美的小姑娘按在床上打了屁股!

    打完,瓦莎抱著雙臂一臉得意的坐在沙發上,笑瞇瞇的看著唐風。

    “怎么樣?以后還敢不敢背著我出去鬼混了?”

    唐風坐起來,摸了摸屁股,正義凜然的說道。

    “那我跟你鬼混?”

    瓦莎一撇嘴,“跟著我那不叫鬼混,以后好好做我的小跟班,保證不讓你后悔。”

    兩人正說著話,唐風的手機響了。

    接過手機,是齊衛東的電話,唐風深吸了一口氣,按下了接聽鍵。

    “小風啊,這兩天公司那邊的事處理的怎么樣了?”

    “都處理好了。”

    “那……是這樣,我呢和幾個領導再三商量之后,去X港的接手何氏集團的事就交給你,如果可以的話,明天就出發。”

    “不過有句話我還是要給你說在前面,何氏現在是一團糟,集團市值一跌在跌,大股東們很多都套現撤資了,而且何家輝那幾個兒子都在爭家產,鬧的很兇,你過去面臨的困難不會小。得做好心理準備。”

    唐風沉吟了一會兒,平靜的說道。

    “我明白,一切我都會小心行事的。”

    齊衛東滿意的笑了笑,“那就好,我們呢給了你一個身份,是處理何氏集團遺留資產的專員,當然這個不是官兒,只不過就是為了你方便處理何家輝名下的資產,保證不被他人侵吞提供一些方便。”

    “行,我明白,放心吧齊部,這件事我還是可以處理好的。”

    何家輝這老頭子都不是自己的對手,他的兒子們一個個都是浪蕩公子哥,自己根本就不放在眼里。

    掛掉電話,唐風坐到沙發上。

    “明天我要去X港,處理何氏集團的遺留資產,這是齊部給我的一個機會,讓我能夠直接將何氏這個龐然大物納入到自己的麾下,你要不要跟我去?”

    瓦莎一愣,隨即一抱雙臂,哼了一聲把臉轉了過去。

    “我不去,你自己去吧。”

    “你真的不去?X港可是真正的國際化大都市,購物者的天堂,你跟我過去,我給你買衣服,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做回曾經的小仙女,怎么樣?”

    一賠罪,瓦莎瞪了唐風一眼。“哦?你這話的意思就是我現在不好看不是小仙女了?”

    唐風大腦之中一團黑線,這天下的女人看來都是一樣的,不講理起來是真的不講理。

    “沒沒沒,好看,誰說你不好看了,那你就說去不去吧,不去的話我就不讓秘書給你訂票了!”

    口氣一嚴肅,瓦莎就不敢再接著鬧了,但是,還是裝作很勉強的說了一句。

    “哼,我才不能讓你一個人去呢,你又沒點自律性,一點不自尊自愛,萬一去了又被人家漂亮女的把魂勾去了怎么辦?讓她把票給我訂了!”

    唐風哈哈一笑,拿過手機給自己秘書發了條短信,讓他給自己訂兩張第二天去X港的機票。

    第二天一早,回公司交代完,唐風和瓦莎到了機場,中午時分,航班起飛。

    四個多小時之后,飛機安全降落在X港國際機場!

    下了飛機,空氣有些污濁,這大概是大城市的通病。

    沒有著急去何氏集團的總部,唐風先帶著瓦莎在市區逛了起來,給她買衣服買首飾,逛到晚上。找了家當地的五星級酒店入住。

    唐風開的是海景房,吃完晚飯,就坐在床邊和瓦莎說話聊天。

    第二天早上,唐風起來和瓦莎下樓吃了早飯,又出去轉了一圈后,唐風臨時決定去買輛車。

    畢竟要待在這里也不是一兩天的時間。

    中午時分,唐風進了X港梅賽德斯奔馳的4S店。

    店里裝修的很豪華,光線很足,但此時是中午時分,沒幾個客人在看車。

    進了店,中央的柜臺里坐著兩個年級二十到三十之間的女服務員,抬眼看了唐風和瓦莎一眼,其中一個有些不情愿的站了起來,走到了唐風身邊。

    “先生,看車嗎?”

    話說出來,唐風臉色微微一沉,而后沉聲說道。

    這個女的說的是粵語。

    “不好意思,我聽不懂粵語,請說普通話。”

    女服務員上下打量了唐風一眼,轉頭看向瓦莎,眼中似乎有不屑的意味。

    “先生,看車嗎?”

    唐風嗯了一聲,順手指了指不遠處一輛黑色的奔馳G63,。

    “那個不錯,帶我們過去看看。”

    唐風這邊一指,本身那邊就有人在看車,是一個四十歲左右的中年貴婦領著一個二十歲出頭的男子在看車,乍一看像是媽媽給兒子買車。

    女售貨看到唐風直接上來就指著奔馳大G,心中很不滿,因為據她多年的經驗判斷,唐風這種穿著打扮,頂多就是開奧拓級別的,加上口音一聽就是內陸過去的,旅游的,也就頂多就是看幾眼,不會真的買,因此沒有什么熱情。

    “先生,要不我帶你看看其它的吧,我們店這兩天剛到了幾輛二十萬出頭的CLA180,雖然是緊湊型,但是畢竟是奔馳血統,很不錯的……”

    唐風眼神一冷,笑了起來。

    “我就只看那輛大G。”

    女服務員無奈,畢竟是服務行業,只得勉強擠出一絲微笑,帶著唐風往不遠處奔馳大G旁邊走去。

    “親愛的,這輛車看著肌肉感爆棚,線條硬朗,這才符合我的氣質嘛,別的我就不看了啊……”

    之前看車的一男一女就站在唐風前面,那個二十出頭的小年輕一米八五以上,身材勻稱,長相不錯,此時正腆著臉對他旁邊的四十歲貴婦開口說道。

    說是貴婦,其實就是穿金戴銀,看起來很有錢,但實際上,長相實在是有些讓人不敢恭維,臉上那是褶子縱橫,跟山溝溝似的。

    且還濃妝艷抹,一身濃重的香水味,讓人很不適應。

    “哎呀,行,只要你喜歡,干媽就給你買。”

    說著中年女人招了招手,讓一邊的女服務員過去。

    “說吧,多少的優惠,價格合適我們就買了。”

    說完,還不忘親昵的給身邊那個小年輕拋了個媚眼,拍了一下他的屁股。

    唐風和瓦莎站在一邊,差點沒直接吐了!

    這都是什么關系?

    傳說中的富婆包養小白臉?

    那女人的那張老臉,這人是怎么下的去手的?

    一會兒干媽,一會兒親愛的,著實刷新了人的三觀!

    “很不好意思女士,我們這邊最多可以給您三萬的優惠,這輛車是新款,本身都是沒有折扣的,一口價三百萬,給您優惠三萬已經是破例了……”

    女服務員這話一出,中年婦女臉上顯然有些不高興了,冷著臉哼了一聲。

    “三百萬的車給三萬的優惠?拿我當冤大頭呢?”

    說完,一轉身摟住身邊小白臉的腰,大紅嘴唇子一張一合。

    “親愛的,咱們換家店看看,奔馳店多得很,不止他一家……”

    誰知那小白臉臉上頓時閃過不悅,“干媽,這是新款,其它便宜的那都是舊款的,我現在剛上大學,開個舊款去,不知道的還以為您沒錢呢……”

    “我就想要這款嘛……”

    唐風站在一邊,著實被這兩人惡心到了,干咳了一聲,冷聲說道。

    “你們要買就趕緊買,不買的話快點出去,別在這兒惡心人!”

    本來那中年女人心里此時就很矛盾,三百萬對她來說不算小數目,這個小白臉認識不過才三天,活兒是不錯,但是這第一次跟自己要禮物就是三百萬的,她心里其實根本不想買。

    現在唐風這一找事,他就有機會了。

    “哎,我說你這人怎么說話呢?你說誰惡心呢?你說誰買不起呢?”

    她這也是故意找茬。

    但唐風又不是軟蛋,冷哼一聲。

    “說你呢。”

    “買不買?要買的話抓緊,不買的話我要了,你倆滾出去惡心人去!”

    瓦莎也是一撇嘴,這兩個人簡直是惡心到了家,一個為了錢不要臉,另一個為了滿足生理需不要臉,簡直就是一對不要臉!

    “呀哈,我不買?那你買?就你這山溝里出來的,全身上下值得了一千塊嗎?也敢來奔馳店里轉悠,也不翻翻自己包看看,是開奔馳的料嗎!”

    唐風冷笑一聲,他才不會去和這樣的人磨嘴皮子。

    “服務員!”

    之前那個女服務員漫不經心的看著手機,聽到唐風叫自己,有些不情愿的走了過來。

    “怎么了先生?”

    唐風一指面前的兩人。“你把他們兩個給我轟出去,別影響我的心情,我買你們十輛奔馳大G……”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