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百七十一章 收買?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三百七十一章 收買?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唐風哈哈一笑。“寧總,您這句話說得好像并沒有什么水平,我唐風來這里做什么,恐怕是個圈內人就知道吧?”

    “您這樣一直的明知故問,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寧少杰壓抑著心中的情緒,只是嘴角稍微動了動,賠笑一聲之后笑著裝作歉意的說道。

    “唐先生爽快人,那好,我有話直說。”

    “何氏集團是我們X港的本土企業,從我們這里成長起來的,何氏集團的老總何家輝先生也是我父親的故交,之前關系一直都很好,現在何先生出事,他的企業岌岌可危,我想,我們寧氏集團出手相救是理所當然的。”

    “所以,也正因為是如此,我們不希望有別人在這個特殊的時期插手何氏集團的一切事務。”

    “您可以明白嗎唐先生?”

    說完之后,招了招手,遠處過來了個身材爆好的秘書打扮的女子,拿出隨身攜帶的小包,掏出一張銀行卡。

    這張銀行卡發卡行的名字是英文的,看的出來并不是一張國內銀行的卡,而是外國的。

    “唐先生,這里是2。5億美元,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這些天,您可以和您的朋友在X港好好玩幾天,一切我來安排,如何?”

    2。5億美刀,換算成人民幣,十幾億人民幣,很明顯,寧少杰是想用錢讓唐風不要插手這件事。

    不得不說,他跑出的這個條件是足夠誘惑很多人的,但子啊唐風看來。

    何氏集團上千億的資產,他寧少杰想用十幾億就干掉一個最得力的對手從而輕易收入自己麾下。

    未免有些太過于異想天開了。

    “寧總,你是想對何氏集團出手相救嗎?恐怕不是吧?”

    “還有,2。5億美元?寧總可是打的一手好算盤吶。”

    “據我所知,何氏集團在最繁榮的時候,市值超過了千億人民幣,即便是現在這個時期,市值大跌,也才剛剛跌破千億大關而已,還有九百多億的市值。”

    “你用十幾個億換九百多億,不愧是寧氏集團的老總,真是會算賬。”

    寧少杰也有些意外,他同樣沒想到的是,這個年紀輕輕的唐風,居然如此的難纏。

    自己主動給錢讓他離開其實在他自己看來已經是足夠好了,他畢竟是國內最有影響力的企業老總之一,而且還如此的年輕,只不過二十六歲,正是意氣風發的時候,卻被唐風如此的冷淡家針對,不給一點面子,著實讓他心里窩火。

    臉上的神情冷了下來,寧少杰冷哼了一聲。

    “唐總,話不是這么說的,事情也不是這么辦的。”

    “哦?那寧總什么意思?”

    “是,何氏集團是市值九百多億沒有錯,但是飯在那兒,也不是誰長著一張嘴就吃的下去的,那還得看人是誰!”

    “我寧氏集團在X港,乃至在國際上的那都是有很高知名度的大企業,市值已經超過了兩千億,唐先生你難不成非要和我作對不成?”

    唐風將銀行卡當著說完話的寧少杰面,一點一點推進了桌邊的垃圾桶里。

    “我倒沒想著和你們寧氏有什么爭斗,只不過有句話說的好。”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我唐風有一說一,我是帶著目的來的,目的不達到,我自然不會就此罷手。”

    “何氏集團,我吃定了!”

    寧少杰臉色陰沉了下來,頓了頓之后,壓低聲音說道。

    “你知道,和我寧氏作對,是沒有好下場的。”

    “從來沒有例外。”

    唐風笑了,笑的有些大聲。

    “哦?是嗎?我想,可能我就是那個例外吧……”

    寧少杰站了起來,重新笑了笑,伸出了自己的手。

    唐風并未起身,抬手握住了他的手,二人握手,氣氛顯得是那么詭異又那么的和諧。

    “那我們走著瞧?”

    “好啊,隨時奉陪。”

    松開手,寧少杰沉著臉出了餐廳。留下唐風和瓦莎。

    她的秘書準備離開時才想起了垃圾桶里的銀行卡,走過去有些尷尬的從垃圾桶里撿起了那張卡,快步出了餐廳。

    喝了口水,唐風坐在原地想著什么。

    “這次是不是又得耽擱好幾天的時間?”

    瓦莎和唐風想的自然不一樣,她想的十分簡單,即便是如此激烈燒腦,爾虞我詐的商場之中。在她看來,也就是誰不聽話我就滅了誰如此簡單的事。

    畢竟不論多么高級的智力斗爭,到最后比的,其實還是武力,這個世界永遠都是不變的東西,那就是誰厲害誰當老大。

    “耽誤不了幾天,這次我可沒有那么好的忍耐陪他們玩下去。”

    瓦莎這才放心的點了點頭。

    “最好如此,不然耽誤的時間太多,你修煉的時間就會變少,我可不愿意讓你為了和這些人爭那些沒用的東邪而浪費掉大把的時間。”

    唐風深吸了口氣,搖搖頭。

    “不會,放心吧。”

    這邊說著話,本身餐廳里人就不多,唐風和瓦莎在一起的時候,說話的音量就會不自然的提高。

    這邊聲音一大,里面坐著的一對情侶中的男子有些臉色不悅了。

    站起身走到唐風身邊,敲了敲實木桌邊。

    唐風和瓦莎在說話,沒當回事,以為是服務員,隨口說了一句。

    “不用點東西了,下去忙吧,謝謝。”

    誰知這話一說,桌邊站著的男子瞬間就怒了。

    “你把誰當服務員呢!”

    “這里是公共場合,懂不懂得西餐廳的規矩!”

    這邊一大聲說話,將唐風的注意力完全吸引了過去。

    “你是在跟我說話嗎?”

    唐風微微轉身,抬頭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邊的是一個二十出頭的男子,上神白色襯衣,下身黑色西褲,打著一條淡粉色的領帶,此時正對著自己怒目而視。

    “怎么了?有事?”

    男子趾高氣昂,聽聞唐風不咸不淡的給自己來了這么一句,氣不打一處來。

    “我讓你小聲一點你沒聽到?這里是高級私人會員制西餐廳,來這里的都是高級商務人士,麻煩你有些素質好不好!”

    唐風不屑的瞪了一眼。

    “我說話的聲音有你現在大嗎?說起素質,你比我缺吧?”

    一句話,直接將男子懟的無話可說,站在原地干瞪眼半天。臉都憋的通紅。

    就在此時,之前跟男子在里面一起的女子也走了出來,這女子職業裝打扮,臉上略施粉黛,身材曼妙,年紀當在三十上下,顯得比較成熟豐滿,前凸后翹。

    “昭偉,怎么了?”

    男子手指向唐風,“這個人就是剛才說話大聲影響我們的,我說了他兩句,他反過來說我沒素質!”

    這女人一聽是這樣,回頭打量了唐風一眼,眉頭皺了皺。

    唐風掃了她一眼,發現這個女人那里都好,就是眉頭淡,且很彎,一般情況下這種女人都是比較生性淡漠,心腸心腸狠辣之人。

    且很尖酸刻薄。

    心中剛剛這樣一想,這女人果不其然說了一句話。

    “服務員!”

    大聲喊了一聲服務員,之后看向唐風,喃喃說道。

    “呵呵,我看你們二位這打扮,這架勢,不像是這里的注冊會員吧?”

    這么說著,里面的服務員聞聲走了過來,這女人上前兩步,冷聲對服務員道。

    “這兩個是你們店里的會員嗎?我看不像吧?你們是怎么回事,高級私人餐廳,把兩個沒素質的人放進來,是什么意思!”

    服務員也是一臉懵,然后看了一眼唐風和瓦莎,好像并不認識,這里的會員價格很貴,一年差不多要百萬人民幣,這個價格不是一般人能消費得起的。

    因此基本所有的會員她都認識,唐風和瓦莎,她是的確沒見過也不認識。

    “對不起余小姐,我這就核實處理……”

    說完,快步走向唐風,沉著臉問道。

    “這位先生,請出示您的會員號碼,我們這里是高級私人制餐廳,沒有會員是禁止入內的。”

    服務員這話說完,一邊站著的男子假裝嘆了口氣,從自己的手包里慢悠悠的拿出了一張銀色的卡片,放在眼前,故意看著。

    “唉,我說現在有些年輕人啊,就是喜歡裝,帶個漂亮妹子就不知道自己是誰了,想騙人家姑娘真是不擇手段,這種一年銀卡會員都要88萬的地方也都敢隨便進,真是難以理喻。”

    男子的話說完,身旁的職業裝女子臉上也是盡顯傲慢。

    這X港就這么大點地方,況且這店里的金卡加銀卡已經至尊VIP卡一共加起來也不過百人,他們經常來,基本都是眼熟,唐風和瓦莎他們之前就沒見過。

    所以,這也是他們囂張的資本。

    面對服務員的詢問,唐風淡淡一笑。

    “我們沒會員卡。”

    服務員臉上頓時閃過一絲難為,畢竟沒有會員卡是不能被允許進入店內的,今天是她當班,這個責任又是得她自己負了。

    “我說什么來著?他們果然不是會員吧?你說說我們當初辦卡的時候你們怎么承諾的?”

    “現在這倒好,不是會員的也可以隨便進來了,你們這是什么意思?”

    “就是啊,那你說我們這花小一百萬辦張卡還有什么意義?我拿這卡還有什么意義!”

    男子手中拿著卡在服務員和唐風眼前不斷的晃著。

    唐風清晰的看到,卡上面有激光刻上的字。

    “何昭偉先生。”

    這個名字,似乎聽著有些熟悉?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