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百七十六章 機緣巧合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三百七十六章 機緣巧合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唐……唐風?”

    “你就是唐風?”

    唐風輕輕的點頭,“沒錯,我就是那個你們應該很熟悉的唐風。”

    整個會議室內頓時安靜了下來,此時這些人再看唐風,已經完全不是之前的那個眼神了。

    ……

    沉默良久之后,其中一個大股東咽了口唾沫,壯著膽子問道。

    “那……你想干什么?”

    唐風搖搖頭,“這不是你該問的問題。”

    “你們現在需要做的,就是服從何昭偉的領導,他現在就是何氏集團的老總,明白了沒有?”

    底下沒有人敢說話。

    “我這個人做事狠直接,也喜歡做事豪爽的人,有問題的,現在立馬提出來。”

    這個時候,哪里還敢有人提問題,即便是真的有問題,也不敢往出說。

    他們都無比的清楚何家輝的下場是什么,跟這個人作對,是沒有好果子吃的。

    “沒……我們沒有問題。”

    “對,對,昭偉也是老何的親生兒子,他接手集團,我們沒有意見。”

    唐風這才笑著點了點頭。

    “這樣才對嘛,大家都是生意人,出來都是為了賺錢的,至于誰做老大,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掙錢就好,你們說是不是這個道理?”

    底下的股東一個個你看我我看你,勉強的笑著說是。

    眼看局面已經控制,唐風拍了拍何昭偉,讓他主持接下來的工作。

    雖然表面上是何昭偉做集團老總,但是大家都看的出來,背后真正拿主意的,不是他,而是唐風。

    里面正開著會,外面有人敲了敲門,其中一個股東正有氣沒地方撒,看到玻璃門外是前臺的小姑娘,立馬笑臉變成了豹子臉。

    “沒看到我們正在開會嗎?滾出去!”

    會議室門外,小姑娘一臉的著急,這下被吼了一聲之后,委屈的不行,急的眼淚都快出來了。

    唐風見狀,抬手制止了那人,站起身走到門口拉開門。

    “怎么了?”

    小姑娘一看是唐風,想了想,還是著急的說了出來。

    “那個……那個何總的二夫人,她來了……”

    何家輝的二夫人?

    唐風一愣,轉而想起了昨天晚上何昭偉的媽媽孟懷柔說過的,何家輝有三個女人,第二個女人是個東瀛女人。

    “你是說那個東瀛女人來了?”

    小姑娘趕緊點頭。

    “對對對,她穿著和服,還帶了好幾個人,氣勢洶洶的,說是要找兇手!”

    唐風聽到這里,大致明白了。

    很簡單的道理,這個東瀛女人和何家輝唯一的兒子昨晚被殺,而表面上看起來,沒有死的何昭偉是最大的嫌棄人。

    因為似乎他得到的利益是最大的。

    “好了,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小姑娘沖唐風點頭示意,然后走了下去。

    唐風回到會議室,何昭偉整個人的臉色都成灰色的了,剛才唐風和那個小姑娘的對話他也聽到了,現在那個東瀛女人找上門來了。

    雖然人不是自己殺的,但看起來只有自己的嫌疑最大。他心里怕了。

    “董事會到今天就到此為止,我們改天再接著說事,散會!”

    唐風抬手遣散了眾人,然后看著何昭偉。

    “跟我下去。”

    何昭偉連連擺手。“我……我不敢,他們肯定以為是我叫人殺的她兒子。”

    “現在是老大老二都死了,就我一個活著,這屎盆子就給我扣上了啊!”

    唐風有些不滿的瞪了他一眼。

    “身子不怕影子斜,你又沒做,你怕什么?”

    何昭偉慘笑一聲。“我聽說過,那個東瀛女人背景很深,她非要找我的麻煩怎么辦?”

    “讓你走你就走,我說過我會保證你的安全,有我唐風在,我不讓你死,誰也殺不了你!”

    話說到這里,何昭偉心里才放松了,轉而點了點頭,顫顫巍巍的跟著唐風下了樓。

    而此時,一樓大廳旁邊的接待室中,坐著幾個東瀛來的人,一女三男,年紀都在四十往上。

    唐風帶著何昭偉下到一樓。在前臺的引導下,直接進了接待室。

    接待室的門一打開,一個身穿和服的女人臉色鐵青的站了起來,死死的盯著何昭偉。

    等到三人坐下,那女人壓著的怒火終于發了出來。

    “是不是你找人殺的我兒子!”

    話語冷到了極點,痛失愛子的那種傷痛足以讓一個女人失去理智,她現在能這樣,也已經實屬不易了。

    何昭偉屁股剛剛沾到椅子,立馬“蹭”的一聲站了起來。

    “不不不不,不是我,你找錯人了……”

    著急之下說話竟然都有些結巴了。而這時唐風坐在何昭偉身邊,注意到的是東瀛女人身邊的三個男子。

    看面相,這三個男子與這個女人有幾分容貌相像,即便不是親生兄妹,也應當是血親近鄰。

    “不是你?不是你還有誰?”

    “老大老二一天夜里雙雙死去,唯獨你安然無恙,一大早就來公司接手資產,你說,這你如何解釋!”

    何昭偉此時是百口莫辯,這個東瀛女人她之前有所耳聞,是何家輝在東瀛談生意的時候認識的,不是普通人,據說是一個大家族的長女,在東瀛國內很有勢力。

    “真的不是我,我差點也被殺了,我真的……”

    何昭偉心里素質很差,此時那個女人一發火,他就緊張的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而那女人身邊的三個男人,一直端坐著,臉上看不出一絲表情。

    眼看著何昭偉有些頂不住了,唐風站了起來。“你兒子不是他殺的,你看他那個樣子,像是能殺你兒子的人嗎?”

    女人先是一愣,隨后不滿的輕呵一聲。“你是誰?”

    唐風淡然一笑。“我是誰好像并不重要,你唯一的兒子死了,你應該更關心是誰殺的你兒子,我說的對不對?”

    這女人顯然沒想到半路上出來個唐風,氣勢上完全被壓倒了,剛想發作,身邊的男子伸手拉了拉她,示意不要讓她發火。

    女人瞪了唐風一眼,心里鎮靜下來之后,仔細一想,唐風說的似乎也有道理。

    “這位先生,莫非你知道是誰殺的我們家侄兒木偉?”

    說話的是三個男子當中年紀最長的,看著應該快有五十了。

    “X港寧家。”

    唐風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就說了出來。

    那人臉上一凜,X港的寧家,誰不知道?

    那女人神情驟然凝重了下來,寧家她不是沒有想過,但這話從唐風嘴里說出來,她還是不能百分百確定。

    “我們怎么相信你?”

    那男子聲音很厚重,應當是練過什么功夫,氣息比一般人要足上不少。

    “相信與否,是你們的事,我只說我自己知道的。”

    “死的是你們的親人,找到真正的兇手恐怕更是你們應該考慮的事。”

    那女人神色沮喪,再沒有說話。

    “我們可否到你們家去看看?”

    那個男人再次開口,只不過不是給唐風說的,而是給何昭偉。

    唐風本想拒絕,但何昭偉恨不得立馬洗清自己的嫌疑,立馬起身。

    “好啊,沒有問題,昨晚寧家的人也去我家了,你們可以去看!”

    話已經說了出來,唐風也就沒有再阻攔。

    “好,多謝。”

    幾人起身,出了接待室,走到了大樓門口。

    司機很識趣,趕緊將總裁的那輛黑色奔馳開了過來,何昭偉前后看了看,發現唐風去開自己的大G了,心里害怕,十分的客氣的讓東瀛女人和那三個男子上了前面的總裁專車,而自己則上了唐風的大G。

    兩輛車開動,總裁專車在前,唐風的車在后,往何昭偉家所在的別墅區駛去。

    ……

    而另外一邊,路對面,一輛白色的面包車里,一個滿臉胡擦子男子瞇著眼,打了個哈欠,再一回頭,看到兩輛奔馳已經開了出去。

    他氣的一拍大腿,拿出手機給他同伴打了個電話。

    “目標在總裁專車了。”

    他其實并沒有看到何昭偉和唐風上的后面的大G,憑借自己的第一感覺,告訴了同伴一個錯誤信息。

    ……

    兩輛奔馳緩緩行駛在市區的大道上,穿過鬧市區,人流車輛剛剛少了一些。又轉過一個路口,進入十字路口時,總裁專車右前方猛然之間出現了一輛軍綠色的蘭德酷路澤,不看紅燈,直接就朝著奔馳撞了過來!

    司機反應很快,但蘭德酷路澤速度極快,任憑司機車技很好,但還是無法躲避這一下故意的撞擊!

    唐風一腳剎車,奔馳大G輪胎與地面摩擦發出嘶鳴,兩米之后穩穩停住,而后看到總裁專車屁股被撞的變形,而后接著被推著撞在了路邊的路燈桿子上!

    何昭偉此時整個人的臉都成了菜色,他心里很清楚,這車是沖著他們來的!

    奔馳引擎愛冒了煙,就在蘭德酷路澤往后倒車,準備下一次的撞擊時,奔馳車門被人從里面一腳踹開,而后三個男子扯著那個東瀛女人翻了出來!

    緊接著,蘭德酷路澤猛地再加速,再撞奔馳!

    三男一女此時下了車,三個男子臉上都是陰惻惻的,怒到了極點。

    而接下來,蘭德酷路澤上下來三個蒙面男子,手中握著家伙!

    但當他們往前走了兩步,一下子楞了。

    這不是他們要殺的人!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