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百七十七章 坐山觀虎斗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三百七十七章 坐山觀虎斗

    “重生之完美贅婿 (..)”!

    三個手持槍械的男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懵在了當場!

    “大哥,這個……好像不是咱的目標啊!”

    領頭的是站在三人中間的高壯男子,此時額頭的冷汗都下來了,要不是為了那寧少杰許諾的八千萬,他們也不可能如此大膽的直接當街行兇。

    但現在事情做了,人卻找錯了,這簡直就是重大的事故。

    “大哥,現在怎么辦?”

    就在三個人手中拿著家伙不知道怎么辦得時候,那三個東瀛男子出手了。

    三人幾乎是同時自腰間拔出了家伙,遠遠的,唐風看到,他們三人的刀是圍在腰間的,薄如蟬翼,直接纏在腰間,一下子拔出來后,變直了許多,在陽光的照射下,泛著寒光!

    電光石火之間,三人腳下步履生風,眨眼間的功夫就到了那三個蒙面男子身前!

    沒有任何的反應時間。三個蒙面男子腿部手臂同時中招,但那東瀛人手上的力道似乎把握的很準,只是破了皮肉,并非傷筋動骨。

    但即便是這樣,那三人還是同時倒地,手中的家伙也落到了地上!

    看似若無其事的反擊,但唐風和瓦莎看的清楚,這三人擊打的都是經脈處,一刀下去,便會讓人立刻失去戰斗能力。

    這絕非常人可以做到,一定是練武之人,而且他們隨身帶著武器,這武器也不是尋常之物,由此可見,這三個人不簡單。

    “這三個人什么來頭?”

    瓦莎坐在副駕駛上,扭頭看向唐風。

    唐風一攤手。“不知道,往下看唄。”

    “說,你們是誰的鷹犬!”

    問話的同時,其中一個人東瀛人手中的刀已經深深的割進了一個蒙面男子的腹部,血流如注,疼的那人哇哇哇直叫!

    “我靠,這么狠?”

    唐風都有些沒看出來,這三人做事居然如此狠辣!

    “我說,我說,別殺我!”

    三個東瀛人對視一眼,臉色十分嚴肅的聽著。

    “是,是寧……”

    蒙面男子話沒有說完,一輛白色的轎車中,連續射出了三發子彈,穩穩命中他們三人眉心!

    三個東瀛人剛聽到一半,槍響之后,身形快速閃躲,那輛白色轎車似乎目標只是這三個蒙面男子,槍響之后,便沒有再多停留,揚長而去。

    “他說的看來沒錯。”

    “寧家,寧東南居然這么不把我們山口家族放在眼中!”

    唐風坐在車里,悠哉悠哉的看著眼前一切,愜意的不行。

    “人家那里打的火熱,看把你給高興的!”

    瓦莎擺出一副鄙夷的樣子看著唐風。

    “唉,沒辦法,本來我還想著親手對付寧家呢,現在好了,坐山觀虎斗就完事了,你說我這得省去多少麻煩?”

    說著話,三個東瀛男子帶著有些受驚的女人走了過來,唐風按下了車窗。

    “這位先生,你剛才說的是對的,現在不需要再去他的家了。”

    唐風點點頭,“嗯,冤有頭債有主。”

    那個日本女人沒說話,之后跟著那三個男子往前走了。

    而此時,寧家別墅內,寧少杰徹底的火了。

    “老王,怎么回事,這兩天我讓你辦事,你全都給我辦砸了,你是不是對我有意見?”

    管家老王也沒想到會是今天這個結果,多年更不滿的是寧少杰的態度,好歹他也那么大的年紀了。

    “少爺,不是我找的人不行,而是這兩天發生的事中間,我看是有蹊蹺。”

    “有蹊蹺?有什么蹊蹺?老王,你在我們家這么多年了,以前你可不是這樣的人。”

    管家老王沒說話,靜靜的站在一邊。

    “算了,那幾個人解決掉沒有?做的干不干凈,有沒有留下隱患?”

    “少爺放心,沒有。”

    “沒有就好,失手一兩次沒有關系,反正只要給錢,愿意做這事的人可不再少數,沒關系。”

    他正說著話,手邊的電話響了。

    一看號碼,是個國際長途,寧少杰心里一緊,拿過去接上。

    “爸,這兩天在馬爾代夫玩的怎么樣?還滿意嗎?”

    “滿意個屁!”

    電話里的吼聲,音量大到管家老王都聽得到。

    肉眼可見的,寧少杰的臉色都變了,強擠出一絲笑容。

    “爸,怎……怎么了?您發這么大的火兒?”

    “怎么了?你怎么不問問你怎么了?我不在的這段時間,你都做了什么!”

    “是不是要把寧氏集團搞垮,把我幾十年的心血搞光你才甘心!”

    寧少杰一時沒有反應過來,干笑了兩聲,但對于父親寧東南的威嚴卻不敢有絲毫的不敬。

    “爸,您說的……我真的聽不懂,我,我做什么惹您生氣的事了?”

    “做什么惹我生氣的事了?你還有臉問?你還敢問?”

    “你現在就在家給我呆著,哪兒也不準去,什么事也不許做,聽到沒有!”

    父親寧東南的怒喝驚的寧少杰一哆嗦,在他的記憶中,父親從小到大幾乎很少這樣和自己說過話,但今天不知道是怎么了。

    放下手機,寧少杰整個人的臉都黑了,坐在沙發上,怔怔的看著眼前的電視發呆。

    他遠遠不知道,由于他的決策失誤,給寧家帶去了多大的麻煩。

    在馬爾代夫飛往X港的飛機上,寧東南眉頭緊鎖,手心里都是汗,得罪了東瀛的山口家族,他很難想象這次是否能夠安然度過。

    ……

    傍晚時分,航班降落。

    寧東南下了飛機哪里也沒去,直接奔著X港海韻國際酒店就去了。

    而此時,酒店內,三個東瀛人坐在套房內的沙發上,神色沉穩,似乎知道有人要來,在等一樣。

    果然,不多時后,房門被人敲響,其中一個做年輕的男子站了起來,問了一聲。

    “誰?”

    寧東南自己敲的門,聽到里面有人問話,趕忙高聲回到。

    “山口先生吧?我是寧東南啊。”

    年輕男子扭頭看了看身后,中間坐著的年長男子點了點頭,他這才上前打開了門。

    門打開,寧東南滿臉的堆笑,點頭哈腰,走到了沙發邊上,看到沙發上坐著的人,心里雖然知道他會在,但還是一驚。

    “山口先生,您來了怎么也不說一聲,住這里委屈您了……”

    沙發中間作坐著的年長男子眼皮都沒抬一下,只是冷冷的開口說道。

    “是嗎寧先生,難不成你要給我們安排住處?”

    寧東南臉上皮笑肉不笑的,“山口先生賞臉的話,由我安排,沒問題。”

    但話說到一半,山口冷哼了一聲。

    “那我怎么敢呢?我的侄兒在自己家都被人給殺了,我們住在你安排的地方,恐怕連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吧?”

    寧東南后背的冷汗下來了,他這樣成功的商人,如此有地方的人,在這個東瀛人面前,卻絲毫不能給他壯一分的膽色。

    “呵呵,山口先生玩笑了,我怎么敢對您那么不敬呢?”

    “砰!”

    桌子被猛的一砸,山口“蹭”一聲站了起來。

    “寧東南,你不敢?你有什么不敢的?”

    “我的小侄兒在家睡覺,生生的被你的人給扔下了三樓,摔的面目全非,難受了三個小時才死去,你有什么不敢做的,你還把我們山口家族放在眼中嗎!”

    聽到這話,寧東南整個人臉都灰了,他沒想到,會是這樣。

    “山口先生,這……這到底?”

    “你不知道是吧?是你兒子,我已經查清楚了,你兒子手段厲害啊,今天要不是我們三個還有些身手,恐怕也就死在你兒子手里了……”

    “寧東南,你說,這事兒如何解決!”

    寧東南此時額頭上的汗珠豆大的往下掉,他萬萬沒想到,事態發展成了這個樣子。

    “山口先生,犬子不懂事,您大人有大量,饒過他這一次……”

    旁邊的人冷笑了一聲,從屋里走出了一個女人,怒容寫在臉上,臉色都是灰色的,看不到一絲的血色。

    “饒過你兒子?那我兒子的命呢?”

    “難道你兒子的命是命,我兒子的命就不是命!”

    “山口先生,這真的都是一場誤會,都是誤會啊!”

    “我回去問問那逆子,如果真是他做的,我肯定嚴厲的責罰他!”

    山口上前安慰了自己妹妹幾句,讓她回了房間,而后第一次轉頭看向寧東南。

    “不,不需要你查,也不需要你責罰,把人交給我。”

    寧東南心頭一緊,自己這兒子可是獨子,就這么一個,交給這個山口,肯定是活不了了!

    “山口先生,都是誤會,真的都是誤會啊!”

    “您就繞過他這一回吧,這兇手真的不一定是他啊!”

    山口冷喝一聲,“你難道再置疑我的判斷嗎!”

    “你自己問問你那寶貝兒子,看是不是他做的!”

    寧東南咽了口唾沫,顫顫巍巍的拿出手機。

    “少杰,爸只問你一句,何家輝的二兒子,是不是你找人殺的?”

    寧少杰端坐在沙發上,不知道他爸突然問這個是做什么。

    “怎么了吧?”

    “回答我!”

    寧少杰想了想,之后說道。

    “是我派人去的,怎么了爸?”

    寧東南手機掉在了地上,直愣愣的站在原地,臉徹底成了豬肝色。

    他知道。惹下大禍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