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百七十八章 死到臨頭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三百七十八章 死到臨頭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山口臉上閃過一絲陰霾,隨后起身走到了窗前,背著手,淡淡說道。

    “寧先生,現在事情已經很清楚,你兒子派人殺了我侄兒,又意圖在路上殺掉我。”

    “你說說,這事兒怎么辦?”

    寧東南感覺自己渾身發軟,沒有一絲力氣,深呼吸幾口之后,這才調整過來一點。

    “山口先生,這件事一定是個誤會,請你原諒犬子的無知……”

    山口旁邊的人冷哼一聲,“原諒你兒子?做你的春秋大夢吧!”

    自知事態發展已經過分的嚴重,寧東南心情沉重到了極點,他也是在商場摸爬滾打多年的老人了,知道今天不出點血肯定是沒辦法跟人家交代。

    定了定神,他往前走了兩步,到了山口身后。

    “山口先生,您說,這件事怎么處理?”

    他是帶著試探性的口氣問的,畢竟,真的讓他交出自己獨子任由這些人處置,他從內心里面也無法接受。

    山口看著窗外,口中悠悠說出一句。

    “交出你兒子,看我妹妹的態度,但是,殺人償命欠債還欠錢,這是你們的古訓,還是希望寧先生你明白。”

    “我知道你兒子是你的獨子,但我侄兒可從未得罪過你們,他不該死的……”

    此時的寧東南只覺得全身上下所有的毛孔都被堵上了一樣的難受,一口氣憋在心口處無法呼出,難受到了極點。

    他雖然一生行事都是狠辣出名,但如今自己兒子面臨這般境地,他還是無法接受。

    但無奈的是,即便寧氏集團掌握著上千億的資產,但他比誰都明白,山口家族的實力遠在他之上,單憑山口一人的影響力,也遠非他寧東南可以比。

    “好,山口先生,請你給我點時間,我回去安排。”

    寧東南現在心里想的是什么,山口心里清楚的很。

    “恩。”

    沒有轉身,他只是輕輕的點了點頭。示意沒問題。

    接著,寧東南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房間的,到了外面,直接整個人雙膝都是一軟,還好門外站著的兩個隨從人員將他扶住,才不至于摔倒。

    “快,回家。”

    ……

    寧少杰懶散的躺在沙發上,當聽到開門聲的時候,這才用力的坐了起來。

    當看到門口出現自己老爸寧東南的時候,他臉上閃過一絲驚慌。

    因為他清楚的看到,寧東南整個人的臉都是灰的,在此之前,他從未見過父親有過這樣的神色。

    “爸,您回來了?”

    寧少杰迎了上去,準備雙手攙扶一下,他是笑臉相迎,但換來的是寧東南重重的一記耳光!

    “啪!”

    耳光聲很響,寧東南是使了大力氣的。

    “混賬!”

    寧少杰心里一驚,但還是試探性的小聲問了一句。

    “爸,您打我干什么?”

    寧東南胸膛不斷的起伏著,臉此時漲的通紅。

    “你……你知道你做了什么嗎!”

    “爸,我不就是……”

    “啪!”

    寧東南又是一巴掌,激動的身子都是發顫,管家老王趕緊過來,攙扶住了他。

    “不就是殺了個人?你告訴我,好端端的,你派人去殺何家輝的兒子做什么!啊!”

    寧少杰心里也很委屈,在他看來,何家輝這次遭大難,正是他們寧氏集團趁機吞并何氏的大好時機,而殺掉何家輝的三個兒子,便可以使得計劃實行起來更加順利。

    “爸,我這也是為了寧氏啊,何家輝進去了,現在正是我們拿下何氏的大好時機,時不我待,我這……”

    “啪!”

    又是重重的一耳光,寧少杰摸了摸臉,腫起來了,燙的厲害。

    “爸!”

    “到現在你還不知道自己惹下了滔天大禍?你可知道,那何家輝的二兒子他媽是誰嗎?東瀛山口集團家族的大小姐,你以為何家輝個老東西這十幾年來發展的順風順水都是他自己的本事?”

    “那個何木偉是何氏集團未來的接班人,背景深的很,現在你殺了他,山口如今跟我要你的命!”

    “我們寧家,就要大禍臨頭了!”

    寧少杰捂著臉,愣在了原地。

    他是真的沒有想到,那個名不見經傳的何木偉,背景和關系居然如此的錯綜復雜,居然還和東瀛的山口家族是血親。

    腦子“嗡嗡”的響著,寧少杰臉上的肌肉好像開始不聽使喚的抖動起來。

    山口家族,那是什么樣的存在自己比誰都清楚,得罪了他們,那不就是死路一條?

    “爸,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啪!”

    又是一巴掌。

    但到了這會兒,寧少杰臉上已經感覺不到疼了,他心里明白,正如自己老爸說的,自己大禍臨頭了。

    “爸,救我,你救救我,你一定要救我!”

    “你去給山口先生說說,饒了我這次,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寧東南看到自己兒子嚇的跪下了,不忍的仰了仰頭,氣歸氣,但兒子是他的心頭肉,還就這么一塊,要真的沒了,他自己活著還有什么意思?

    “起來吧……”

    兒子害怕了,寧東南也不忍心再打了,打也沒用,重要的是,接下來該怎么辦。

    他在管家老王的攙扶下,坐到了沙發上,點燃了一根香煙。

    以前為了身體,他已經十多年不抽了。

    “寧總,這煙……”

    寧東南擺了擺手,看著面前地上跪著的兒子。重重的嘆了口氣。

    “我一回來就去找山口了,他不愿意放過你,一心要你的命……”

    寧少杰渾身都是一顫,再也沒有了之前的威風,跪著往前爬了幾步,緊緊的抱住了寧東南的大腿。

    “爸,你要救我啊,你認識那么多人,一定會有辦法的!”

    寧東南面無表情,緩緩搖了搖頭,自己和山口之間的實力差距太大了,自己認識的人多,但有山口認識的多嗎?

    再者,一般的朋友,誰愿意為了幫自己去得罪山口呢?

    寧少杰慌了,使勁咽了口唾沫。

    “爸,我是您唯一的兒子,我要是死了,誰給您養老啊……”

    “我媽死的早,她臨走之前……”

    說到這里。寧東南心里也是一緊,這兒子是他唯一的念想,他媽死的時候千叮嚀萬囑咐要照顧好,這也是他這么多年來一直未再續弦的原因。

    這樣的兒子,他又怎么舍得交給別人呢?

    冷靜了一會兒,寧東南扭頭看向一邊的管家老王。

    “老王,我聽說,你認識幾個蛇頭?”

    管家老王一聽這話,想了想,點了點頭。

    “寧總,我是認識幾個,但……”

    “別但是了,聯系一下,多少錢都給,今晚安排一下,讓他們送少杰去澳洲。”

    聽到這話,寧少杰似乎看到了生的希望,激動地眼淚都快出來了。

    “寧總,蛇頭的那些船太破,少爺沒受過苦,我怕……”

    管家老王難為的說了一句。

    “王叔,沒事,沒事,我能堅持,我可以的!”

    到了這個時候,寧少杰也顧不上什么了,只要自己能夠活下去,就是最好的結果。

    “安排一下吧,都這個時候了,也顧不上那么多了……”

    “好,我現在就去……”

    管家老王出了門,開始打電話。

    而這邊,寧東南讓手下去銀行取了幾百萬的現金,裝在了箱子里。

    ……

    時間很快到了晚上,寧東南親自開車,送兒子到了海邊。

    月色如勾,海面上浪潮涌動,不遠處停著一艘小鐵架子船,看的出來很破。

    “少爺,這船是破了點,但好在就是還算安全,你受點罪,到了那邊就沒事了。”

    至此危急關頭,寧東南也顧不上和兒子再多說什么,言語幾聲之后,趕緊催促兒子上船。

    開船的蛇頭是個老手,從未失過手,本身已經掙夠了錢,不想再冒險,但無奈人家給的價格實在是高,他心動了。

    寧少杰一步跳上船,伸手接過裝著錢的箱子,進了船艙。

    “船老大,照顧好我兒子,回來賞金少不了。”

    寧東南沖蛇頭喊了一句。

    “放心吧您就。絕對沒跑!”

    說完,點燃發動機,準備出發。

    但就在寧東南稍稍松了口氣,剛剛轉身準備回去的時候,四周驟然之間燈光大亮!

    無數的強光手電照在臉上,刺的人根本睜不開眼睛。

    “寧先生,我如此相信你,你就這么回報我?”

    聽到這個聲音的同時,身后傳來了槍聲。

    寧東南驚的連忙回頭,只看到剛才還說話的船老大,此時已經漂在了海面上,鮮血將周圍的海水都染紅了。

    他暗自松了口氣的同時,額頭和后背的冷汗也下來了。

    萬萬沒想到,居然會被山口發現。

    但反過來一想,自己能想到的,人家也能想到。

    事已至此,跑肯定是跑不了了,只有硬剛。

    “山口先生,我寧東南風風雨雨這么多年,大陣仗也見過不少。這次的確是少杰的錯,我們認,但是。”

    “我真的就這么一個兒子,如果被你殺了,我活著還有什么意思?”

    “寧氏集團上千億的資產,只要山口先生開個價,即便讓我傾家蕩產,只要換我兒子無恙,我都同意!”

    “山口先生,求你了……”

    但這話卻并未起到一絲作用,遠處黑暗中的山口冷哼了一聲。

    “寧東南,你覺得,我缺錢嗎?”

    “殺人償命,天經地義!”

    寧東南倒吸一口涼氣,心中明白,今天這是栽了,甚至連魚死網破的機會都沒有。

    但就在這個時候,遠處一輛車停下,刺耳的剎車聲將眾人的目光都吸引了過去。

    “何必趕盡殺絕呢,這樣欺負人恐怕不好吧?”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