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百七十九章 條件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三百七十九章 條件

    “重生之完美贅婿 (..)”!

    遠處,眾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過去。

    他們只看到,不遠處的夜色中,一輛黑色的奔馳大G上,走下來一個年輕人。

    山口的目光一動不動的盯著,這個年輕人很眼熟,他之前見過。

    唐風和瓦莎緩緩下了車,靠在車前面的引擎蓋上,打量面眼前幾人。

    “年輕人,這里不是你該來的地方,這事你也管不了。現在走……”

    “我就當你沒有來過。”

    山口輕輕搖搖頭,就連X港第一大家族的寧氏都對他畢恭畢敬,言聽計從,他還真不相信,有人敢莽撞到得罪自己。

    而一邊的寧東南內心之中剛剛燃起的一點希望又熄滅了,這不過只是個年輕人,他根本都不認識,他不相信這樣一個年輕人,能救得了他們父子。

    唐風靠在引擎蓋上沒動,抱著手臂說道。

    “這里不是東瀛,是華夏的地界,我不允許你們這樣欺負人。”

    “放他們父子走,給他們一條生路,今天這事兒就當沒有發生過。”

    唐風淡淡的說道。

    山口聽完這話,笑了。

    他這是不屑的笑,不論是在自己的東瀛還是在X港。似乎從沒有人敢這么對他說話。

    “我見過你的年輕人,你就是在何昭偉身邊做事的人吧?我沒有猜錯的話,何昭偉能活下來,應該是你保護的。”

    “你不錯,以后跟我做事,我保證給你一生的榮華富貴,比在何昭偉身邊強一百倍,而且今天這事,我網開一面,既往不咎。”

    “你意下如何?”

    山口身邊另外兩個人已經有些想動手了,但被山口給攔住了。

    而山口說完的同時,唐風也笑了。

    同樣,是不屑的笑。

    “年輕人,你笑什么?”

    山口平生最欣賞的就是有魄力的人,唐風的做法雖然在他看來有些以卵擊石,但正因為是這樣,他才很欣賞。

    “我笑你的可笑。”

    “一群倭寇之子,也敢在我面前大言不慚,你算個什么東西!”

    “我告訴你們,這里是華夏之地,再怎么也輪不到你們在這里撒野!”

    “若是今天就此罷手離去,我也既往不咎,給你們一條生路,若是不然,讓你客死異鄉,尸骨沉于這無邊大海!”

    這段話說完,周圍的氣氛冷到了極點,沒有人說話了。

    山口的臉上青一陣白一陣,唐風罵他們是倭寇之子,這簡直是不帶臟字罵人的最高境界。

    “年輕人,你怕是嫌命長了?”

    “說出你的名字,我今天親手送你上路……”

    說著,山口緩緩自腰間拔出了之前他用過的那柄軟刀。

    “現在你就是想走,也走不了了……”

    一言說罷,抬腳便往唐風身前殺將過去!

    他的步伐在柔軟的沙灘之上仍舊如風一般,腳尖輕點在軟糯的沙地上,好似蜻蜓點水。

    唐風沒有動,瓦莎厭惡的看了一眼,腳下猛瞪,身體驟然離地!

    軟刀自空中劃過優美的弧線,在月光的照耀下,泛著讓人心寒的光芒!

    兩人距離三四米時,瓦莎衣袖輕揮,一道凜冽的靈氣屏障剎那之間橫掃而出!

    山口只是覺得胸口像是被萬斤重的重物砸中一般,一口氣沒呼出去,便倒飛落在了海水邊上。

    咸腥的海水瞬間灌入了他的喉鼻,嗆的他臉成了豬肝色!

    山口身邊的兩個稍微年輕一點的男子,瞬間掏出了槍。同時對準了唐風。

    “廢物,把你手中的那破玩意放下,再拿著在我眼前晃悠,把你扔到海里喂鯊魚!”

    而一旁戰戰兢兢的寧氏父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愣是沒明白。

    “少杰,這人是不是你的朋友?”

    寧東南終于看到了希望,這就是一根懸崖邊上的救命稻草,現在唯一能夠讓他們活下去的,就是他了。

    山口艱難的在海水里爬了幾次才爬起來,這么多年了,他從來沒有被這樣擊敗過,他甚至沒有摸到對方,就直接被秒殺了。

    最關鍵的是,秒殺他的甚至不是這個年輕人,而是他身邊一個姑娘。

    他深深地感受到了實力被碾壓的滋味,還有那一種來自地獄深處的絕望。

    “你們兩個,收起槍!”

    他大聲吼了一聲,心里明白,就他們手中的槍,根本不會是唐風的對手,搞不好,命都會沒有。

    但因為太過于激動的說話,胸腔處又受了內傷,這一下,一口熱血狂噴而出,他身體瞬間支撐不住,倒在了沙地上。

    身前兩個親信趕忙過去將他扶起,山口滿面灰白,嘴角的血跡鮮紅。

    “小兄弟,你……”

    他剛剛說了一句,瓦莎臉色一冷,揮手又是一道靈氣!

    “你沒資格這樣稱呼他!”

    山口身體再度受創,忍住沒讓自己倒下,連忙在親信的攙扶下,躬身屈膝。

    “這位先生,請問您叫什么名字,也好讓我山口輸個明白。”

    唐風淡淡的看著他,“唐風。”

    在場的眾人一愣,寧東南第一個反應了過來。

    “他就是唐風?”

    山口頓了頓,反應了過來,“您就是將何家輝打的毫無還手之力的唐風唐先生?”

    雖然何家輝在山口的眼里不算什么,但能憑一己之力將一個一方大佬打的沒有絲毫還手之力,最后永無翻身之法的人,又豈能是弱者?

    再者,今天他也見識到了,此人的能力,太過于恐怖,至少,他山口在此之前從未見過。

    “鄙人山口一郎,剛才多有沖撞,請唐先生原諒!”

    說完,又是一躬身。

    這一幕,就連寧東南和他兒子寧少杰都懵了。

    唐風和他們沒有交集,這怎么今天過來救他們?

    難道真的就像他說的,大家都是華夏之人?

    “好了,我沒興趣認識你,帶上你的人,趕緊給我滾!”

    山口哪里還敢怠慢,就他們這些人,今晚肯定不是唐風的對手,不走,只能死!

    “好,好,唐先生我們這就走,這就走!”

    能做老大的人,能把事做大的人,往往都沒世人想的那么剛硬,他們比誰都明白,圓滑,才是一個人,一個家族成大事必不可少的條件。

    山口帶著自己的人離開,海邊浪潮暗動,唐風環視左右,走到了寧東南的管家老王面前。

    “狗奴才,背信棄義,暗害主家,你活著太浪費空氣了。”

    說罷抬腳,管家老王還沒來得及求饒,整個人便飛向了大海!

    寧東南很想說什么,但還是沒說出來,唐風剛剛說的那句話他想了想,似乎有些玄機。

    自己送兒子走的事,攏共沒幾個人知道,除了管家老王告密之外,不可能有其它的結果。

    “唐先生,謝謝,謝謝你就我們父子一命,真的謝謝!”

    唐風擺擺手,臉上并無笑意。

    “我這個人呢,做事狠直接,實話實說,我酒你們,有我的目的。”

    到了這個時候,寧東南還哪里顧得上其它的,人最重要的就是命,只要有命在,什么事都好說。

    “我明白,我明白唐先生,您說,只要我們寧家拿得出,我都答應您!”

    “只要您能保我們寧家無恙!”

    唐風抬手,打斷了寧東南的話語。

    “這樣,我也不貪心,據我所知,你持有寧氏集團百分之七十的股份,這樣吧,給我百分之六十的股份。”

    寧東南心臟猛跳一下,心都開始滴血了。

    百分之六十的股份,那不就是直接將寧氏集團給他唐風了嗎?

    “爸……”

    寧少杰拍了拍他爸的肩膀。

    “唐先生,百分之六十是不是……”

    唐風返回奔馳大G旁邊,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少了是吧?那這樣,百分之六十五,給你留百分之五,這樣可以了吧?”

    寧東南的心都要碎了,這龐大的企業是他親手做起來的,市值一千多億,現在等于要直接送給別人了。

    但即便是這樣,他也不敢說個不字,即便他手里只剩下百分之五,也足夠他們父子無憂無慮的過完下半生,仍舊是人上人。

    “好,只要唐先生保我們父子無虞,這股份,我讓!”

    寧少杰臉都青,要不是他自以為是,惹上這樣的麻煩,就算和唐風硬碰硬,他們寧家也不至于會敗的這么慘。

    但現在不管說什么都已經晚了,事已至此,能做的,就是保住性命。

    不管怎么說,他們現在的錢,幾輩子也花不完。

    “好,那就這樣,明天到何氏集團總部,帶上你的合同。”

    唐風說完,轉身上了車,之后發動車子,揚長而去!

    寧東南看著遠去的車子,一屁股坐在了沙灘上。

    他這倒不是因為一夜之間集團成了別人的,而是劫后余生的那種慶幸。

    沒有經歷過死亡的人是無法體會生命的可貴。

    ……

    “我發現你現在越來越像強盜了哎……”

    副駕駛上,瓦莎看著唐風,嗤之以鼻的說道。

    “我要是強盜,你不就是強盜的打手了?”

    伸手打了唐風一把,接著說道。

    “現在可以收手了吧?這幾家集團加起來,國內應該沒幾家公司是你的對手了。”

    “我們也該去做我們的事了。”

    唐風點點頭。

    “嗯,等明天股份拿到手,然后何氏那邊我也掌控之后,我便可以退到幕后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