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百八十一章 惡人自有惡人收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三百八十一章 惡人自有惡人收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寧總,山口真的要殺你嗎?”

    唐風俯身看著寧東南,目光銳利。

    寧東南先是一愣,但表情隱藏的很好,轉瞬間又表現出一副可憐巴巴的樣子。

    “唐先生,山口你是知道的,殺人不眨眼啊,我現在落在他的手里,只有死路一條啊!”

    “您得救我啊!”

    唐風點了點頭,俯下身子將寧東南攙扶了起來,重重的嘆了口氣,讓他先坐下。

    但寧東南沒有看到的是,唐風拿出手機打了一串信息,將手機遞給了身邊的何昭偉。

    與此同時唐風走到寧東南身邊,裝作安慰他,擋住了他的視線。

    此時,何昭偉低頭看了一眼手機。

    “錄視頻。”

    “寧總,我明白,我都明白,山口這小子看來是不打算給我面子啊……”

    “是啊唐先生,根本就不給你一點面子的,剛才直接就沖到我們公司去了,直接說我不答應立馬殺了我,你說,我敢不答應嗎?”

    唐風點點頭,語重心長的嘆了口氣。

    “我明白,這件事,我會給你做主的,你放心。”

    寧東南聽到這里才算是放下了心,也跟著嘆了口氣。

    “那多謝唐先生了,我來的時候是準備把股權轉讓協議拿著的,但沒想到突然來了這么一出,我現在就只剩了百分之四十,就這樣給您,我心里也覺得不舒服,那您看……”

    唐鳳擺擺手,“沒事的寧總,不要著急,我知道你對我肯定是忠心的,股份的事,等我親手從山口哪里把你的那百分之三十拿出來之后,你在一并給我。”

    寧東南臉上略顯尷尬,有些不好意思。

    “那也只能是這樣了,實在對不住啊唐先生。”

    唐風笑著搖搖頭,“寧總這話說的就見外了。山口那小子那么對你,不尊重你也不尊重我,是在是罪大惡極啊。”

    “誰說不是呢唐先生,就像您說的,這些倭寇的后代,沒有一個講誠信的,一個比一個壞。”

    唐風回到自己座位坐下,略作沉思狀之后,痛下決心的說道。

    “那這樣吧,寧總你們父子兩現在就住在我這邊,我從大陸那邊帶來了專業的安保,即便我不在,也可以保護你們父子的安全,你看怎么樣?”

    按理來說,如果寧東南是真的受到了山口的死亡威脅,那一定會答應下來,因為保命最重要。

    但很顯然,寧東南沒有這樣回答,眼神有些閃躲,不敢正視唐風。

    “那個這樣吧唐先生,你說我們兩個大男人跟著你住那也不合適不是?況且您還帶著女人,我們父子就不麻煩您了……”

    “再者說,以您的能力,肯定可以很快把這件事解決了,我們等著您就是。”

    寧東南說話的時候言辭懇切,態度十分的好,就如同真的是給唐風著想一樣。

    “那好吧,寧總既然這樣說,那行,我今晚就去找山口把件事給解決了。”

    寧東南趕緊站了起來,一臉感動的就要給唐風鞠躬,被唐風站起來一把扶住了。

    “那這樣吧,寧總你在這里自便,我先出去一下,這個山口也不是常人,沒有那么好對付。”

    “我還是得好好準備一下才行。”

    “行,唐先生辛苦了,您去吧,我自己在這里就可以。”

    說完,唐風起身招呼上瓦莎和何昭偉,一同出了會議室。

    來到隔壁的總裁辦公室,何昭偉將手機交給了唐風。

    “風哥,我都錄好了,你看看。”

    “不行的話我下去找保安處,有監控視頻的。”

    唐風將手機接過去看了一眼,發現何昭偉這小子其它事做的很一般,偷拍視頻倒是一把好手。

    視頻錄制的那是角度刁鉆,光線充足,一點不模糊,寧東南的臉還來了幾個特寫,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

    “可以了,沒問題,這個老東西在我面前來這么一套,兩面裝好人,我這次得讓他長點記性。”

    說完拿著手機出了辦公室,瓦莎在后面跟上,而何昭偉則被留下了。

    “你要去哪?”

    瓦莎跟著唐風下了樓,追問道。

    “當然是找山口。”

    “找他做什么?你不是知道這個老東西是在演戲嗎?直接給他點教訓不就完了?”

    唐風笑了笑,“不,我不會這樣,這種事情,還是山口那種人去做比較合適。”

    “畢竟,惡人還得惡人收啊。”

    出門上車,直奔山口所住的酒店,半路上,唐風通過何氏的那層關系網,知道了山口妹妹,也就是那個東瀛女人的手機號,通過這個女人,拿到了山口的聯系方式。

    ……

    “山口先生。別來無恙啊?”

    電話接通,山口先是一愣,隨即反應了過來,唐風的聲音,他不可能就那么容易的忘記,一下子就聽了出來。

    “原來是唐先生,我還好,一時半會兒死不了……”

    “不知道唐先生突然找我,是有什么事嗎?”

    唐風笑了笑。“那是自然,今天這件事要是不說的話,恐怕山口先生被人玩弄在鼓掌之間都不自知啊……”

    山口一愣,沒有明白過來什么意思。

    “唐先生這話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等會你看完視頻就知道了,蔚海酒店,等會快點到。”

    說完,掛掉了電話。

    但山口的心情并沒有就此平復下來,畢竟唐風的實力就擺在那里,萬一這是唐風騙自己,給自己設計,又該怎么辦?

    那自己不是主動往火坑里跳嗎?

    但思前想后,山口還是覺得得需要去,不去的話恐怕麻煩更大,萬一唐風到時候真的跟自己死磕起來,那就不好辦了。

    起身穿了一件衣服,山口沒帶任何人,只身一人出了酒店。

    帶人和不帶人在唐風的面前,似乎并沒有什么太大的作用。

    唐風到了蔚海酒店剛坐下,點了菜和酒,沒多久,山口來了。

    他此時穿著一件黑色的風衣,滿臉的警惕之色。

    “山口先生,請坐。”

    唐風坐著沒動,抬手示意他坐下,山口看了一眼周圍環境,九十度躬身之后,坐在了唐風對面。

    剛坐下,唐風就將手機扔給了對面的山口。

    “山口先生,這里面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呢也不想知道,沒興趣知道,至于你和這個寧東南之前達成了什么交易,我也不想過問。”

    “現在這個老東西裝受害者,想把我們兩個都裝進去,然后他做漁翁,這件事,你準備怎么辦?”

    山口很詫異的將手機拿起來,點開了上面的視頻。

    看了一分鐘,他的臉色就變了。

    “寧東南,好你個寧東南……”

    沒看完,他就知道發生了什么事。

    “唐先生,看來這個寧東南根本不值得任何人相信,我為我自己的冒失和愚蠢,向您道歉!”

    說完,起身重重的躬身。

    “哎,這個就不必了吧,我找你來呢,最重要是想看看你究竟怎么給我處置這個老東西,這才是重點。”

    山口眼神中露出殺意,點了點頭。

    “唐先生,你放心,這個寧東南,我會讓他吃苦頭的!”

    說完拿出自己的手機,然后給手下打了過去電話,中途放下手機問唐風到。

    “唐先生,現在寧東南在您的何氏,我的人過去……”

    “沒事,我打招呼,去吧。”

    山口接著又說了幾句,然后掛了電話。

    “唐先生,都安排好了,我為今天的事感到抱歉,您對于此事的做法讓山口感覺很慚愧,雖然我年長幾歲,但是我還是感到很無地自容。”

    “我自罰三杯,表示對你的敬意!”

    說完,山口端起桌上的白酒,給自己倒了三杯,仰脖全部喝下。

    東瀛人喝的清酒和白酒其實很不同,白酒的濃度要高的多,山口喝不慣卻還是最終全部喝下,很爽快。

    “山口先生不需要這樣,我只想知道一下,寧氏集團的股份,你覺得該怎么處理?”

    唐風現在的身份還是商人,商人做事,自然就得有商人的思維。

    山口一愣,先端起桌上的純凈水喝了一口,剛才喝的白酒太辣了,他嗓子都在冒火。

    “唐先生放心,寧氏集團的股份,我原封不動的返還給您,您看怎么樣?”

    唐風笑著點了點頭,將自己身前的兩個杯子倒滿,遞給了對面的山口一杯。

    山口昨晚面對瓦莎都沒嚇住,但看到唐風又給自己遞過來一杯酒,臉都綠了!

    但沒有辦法,唐風遞過去的,他也不敢不接,只能勉強笑著,雙手舉在空中,顫顫巍巍的接過。

    兩人一碰杯,唐風一飲而盡,山口深吸了兩口氣,一口喝了下去!

    臉瞬間就紅了,剛想說什么,他自己的手機響了,拿過去一看,是自己手下的。

    說了幾句之后,掛掉了電話,如蒙大赦的站了起來。

    “唐先生,那邊辦好了,我請您過去看一眼吧……”

    唐風知道是關于寧東南的事,隨即起身。

    “好,走!”

    ……

    郊區,廢棄的大樓內。寧東南滿臉的血污,癱在地上,雙眼無神的看著樓頂。

    他是真的不知道,山口為什么會對自己下手,自己明明答應了他的啊?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