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百八十二章 狗眼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三百八十二章 狗眼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廢棄大樓內沒有燈光,當山口和唐風到了后,山口的手下將手電筒直直的對著寧東南的臉,他混沌的大腦才算開始蘇醒。

    揉了揉眼睛,擦了擦嘴角的血跡,他吃力的抬起頭,適應了一下光線,遠遠的看到了不遠處的山口。

    “山口先生,山口先生,您為什么要這樣對我,我可是對您忠心耿耿啊!”

    說著,就使勁想往山口身前爬去,但剛剛爬了一步的距離,便被山口的手下一腳踹在胸口,整個人哀嚎一聲,趴在了地上。

    足足掙扎了兩分鐘,寧東南才重新用雙臂支撐起了自己的身體。抬頭,遠處的山口還就站在原地,靜靜的看著他。

    “山口先生,您不能這樣對我,您不能過河拆橋啊!”

    “我寧東南為了你,甘愿出讓股份,與唐風作對,您怎么能這樣對我呢!”

    山口看著面前的寧東南,算是場子都悔青了,找到這樣一個垃圾隊友跟自己合作,也算是自己瞎了眼。

    山口壓抑著自己的情緒,用略帶嘲諷的話語問道。

    “寧東南,你剛才說什么?”

    寧東南往前匍匐了幾步,用盡力氣說道。

    “山口先生,我對您現在是忠心耿耿啊!”

    “您說讓我給股份,我可是立馬都給了,您的手下怎么就這樣對我啊!”

    寧東南這個時候并沒有看到唐風就站在不遠處的黑暗之中,在山口面前仍舊演的很像,就像自己真的受了很大的委屈一樣。

    “呵,你對我忠心耿耿?”

    寧東南一愣,“山口先生,我確實是啊!”

    黑暗中,一個亮著光的東西砸到了他的臉上,寧東南的鼻梁骨感覺要斷了一般的疼,鼻血瞬間流了下來。

    他忍住疼痛,下意識的看了看落在身邊的那個發著光的東西。

    是個手機!

    拿起來,只看了一眼,屏幕上的畫面讓他瞬間愣住了!

    是他在何氏集團會議室中說話的場景!

    寧東南腦子“嗡”的一聲。手機落在了地上。

    而此時,唐風也從黑暗中走到了他的身邊,蹲下了。

    “寧總,北電表演系畢業的吧?”

    “你這個演技,不參加個影帝評選,真的可惜了。”

    寧東南聽到了唐風的聲音,慢慢的扭過頭,唐風就站在他旁邊。

    “唐……唐……”

    結巴了半天,楞是沒說出一句話來。

    山口冷笑了一聲。“寧東南,你這種背信棄義的貨色,虧我以前還覺得你是個人物,現在看來,你連只狗都不如!”

    此時的寧東南才感覺到了絕望和恐懼。

    “山口先生,我……我是真的相信您的啊……”

    他算看出來了,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認慫,還可能有一線生機,不然的話,今天怕是走不去這里了。

    剛往前想爬一步,便再次被山口的手下一腳踹倒,門牙都掉了,滿嘴的血水。

    “山口先生,您就了我這次吧。,我再也不敢了……”

    又是一腳,寧東南的左半邊臉頓時又腫了起來。

    “唐先生,您看這人怎么處理?”

    唐風起身,山口在身后恭敬的說道。

    “這是你的事,你看著辦就可以。”

    “好的唐先生。”

    山口答應了一聲,接著往前走了兩步,對自己手下說道。

    “找個桶,灌上混泥土,做的干凈一點。”

    山口這話一出口,寧東南只覺得自己下身一陣熱流經過。尿了……

    唐風回頭看了一眼已經被嚇得癱軟的寧東南,對著山口的手下吩咐了一句。

    “給他個痛快,別讓受罪。”

    說完,抬步下樓去了。

    寧東南的求饒聲在唐風下到一樓時終于完全消失了……

    ……

    “唐先生,解決了。”

    在唐風上車前,山口在他身后說了這么一句。

    唐風點了點頭,彎腰坐進了車里。

    “好,股份的事情,你辦好之后明天直接到何氏集團簽協議就行。”

    說完發動車子,轟鳴而去。

    回到酒店的時候,已經有些晚了,事情處理到這里,唐風覺得應該是沒什么問題了,等自己將這兩個企業的股份全都收到自己名下,然后自己便將這幾家企業委托給自己信任的人。

    “喂,我剛看了電視,說是明天晚上在市區的嘉德拍賣行有個翡翠原石拍賣會,我剛打電話預約了,明晚跟我去哈。”

    唐風拿著毛巾走了出來,邊擦臉邊隨口問道。

    “去哪做什么?”

    瓦莎一瞪眼。“你說干什么?翡翠原石是上等的靈氣儲存介質,地球這地方靈氣枯竭,能找到有靈氣的東西可不容易。”

    “去當然是為了買給你修煉的東西。”

    “哦。”

    唐風答應了一句,有些敷衍。

    瓦莎瞬間跳了起來,直接將唐風手中的毛巾奪了過去,一個抱摔就給唐風扔到了床上!

    接著直接跳上去壓到了唐風身上!

    “我發現你現在是越來越皮了哈。敢這么敷衍的跟我講話?”

    唐風簡直被壓的喘不過來氣,自己又不是她的對手,完全成了弱勢一方。

    討好似的笑了笑,“大美女,咱們能先起來嗎?”

    瓦莎冷笑一聲。“呵呵,不行,今晚不給你松松筋骨,我看你以后想要翻天!”

    “別呀,你看我一天對你這么乖,你舍得打我嗎?”

    “我有什么舍不得的,反正又打不死。”

    說著,抬手就給了唐風屁股一巴掌,響聲大到整個屋子里都聽的見!

    這一巴掌下去,唐風的臉都紅了。

    這妞兒是哪兒都不打專挑屁股打,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行行行,我錯了成不,明晚我跟你去還不行嗎?”

    “不行,去也得今天先把打挨了!”

    “小祖宗,您就饒了我吧,我錯了還不行?”

    “不行,就是得挨打!”

    唐風簡直就是欲哭無淚,天天被一個女的按在床上打屁股。,男人的尊嚴呢?

    不要面子的嗎?

    打完鬧完,洗漱睡覺。

    ……

    翌日清晨,唐風到何氏集團的時候,山口的人已經來了,一起來的還有寧氏集團的少總寧少杰。

    他已經知道了自己父親的下場,主動要過來給唐風轉讓股權。

    最終唐風并沒有對寧氏趕盡殺絕,留了百分之十的股份給寧少杰,足夠他揮霍一生,但寧氏集團的實際控制權也就落在了唐風的手中。

    辦完手續之后,唐風召集了所有股東,包括寧氏和何氏集團所有的大小股東,宣布兩大集團正式進行合作,但仍舊是獨立的公司,但不再像以前那樣是惡性競爭的關系。

    做完這一切,已經是傍晚時分,唐風給眾人安排了晚宴,自己沒吃,就跟著瓦莎出了酒店,直接往嘉德拍賣行趕去。

    到了拍賣行的時候,人家已經馬上開始,剛想進去,門口的接待將唐風和瓦莎攔了下來。

    “先生,小姐,請出示您兩位的邀請信。”

    唐風一愣,“什么邀請信?”

    接待員臉上露出一絲不滿和不屑,因為后面還有人再排隊,唐風沒有邀請信,著實是在浪費他的時間。

    “先生,我們拍賣行的拍賣大會,是有邀請信的,沒有的話,是不允許進去的。”

    像嘉德拍賣這種大集團,一般都是這樣邀請制的,不然的話每次都會有大量看熱鬧的進去,不買東西,但把會場搞得很亂,因此從很久之前開始,嘉德拍賣行就開始實行這種邀請制了。

    “我們來買東西,你確定沒有邀請不能進去?”

    接待員干笑一聲,上下打量了唐風一番,搖搖頭。“先生,確實是這樣的。”

    唐風一直在前面擋著,后面有幾個衣著光鮮的人有些不滿了。

    “喂,人家沒邀請你,你厚著臉皮來干嘛?”

    “快讓開,別擋著大家的路,耽誤了我們買原石,好東西沒了,損失你來買單嗎!”

    后面的人說話聲音很大,顯得很不滿。

    他們都是X港有頭有臉的人物,在這里地方又不打,凡是有點勢力的人他們都認識,唐風這穿著打扮和口音,很明顯就不是本地X港人,因此他們的態度很不好。

    唐風剛轉身準備說什么,不遠處走過來一個慈眉善目的老人,過去拍了拍唐風的肩膀,對眼前的接待員說道。

    “這樣吧,我這里還有兩張邀請信,給他們了,讓這兩個年輕人一起進去看看,好不好?”

    接待員一看到這個老人,臉色一下子就變得畢恭畢敬的,笑著彎腰說道。

    “可以的可以的黃老,您說話了當然可以。”

    唐風扭頭一看,自己似乎并不認識這個老頭。

    “年輕人,進去吧,見見世面總是好的。”

    說完,背著手先走了進去,甚至連邀請信都沒拿。

    “這人誰啊?”

    瓦莎疑惑的問道。

    “不認識。”

    唐風搖搖頭。

    兩人說著話,后面傳來了聲音。

    “那可是X港最有名的大師黃圣泉,古玩玉石界泰斗,連他都不認識還來參加什么原石交易大會,真是……”

    身后的人一看唐風連這樣的大師都不認識,更加覺得他就是一個鄉巴佬,因此說話更難聽了。

    唐風回頭打量了一眼,說話的是個四十上下的男子,頭頂禿了,一臉的不耐煩。

    “哦?你認識大師又能怎樣?你自己就能買到好石頭嗎?我看不見得……”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