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百八十五章 打賭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三百八十五章 打賭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各位言重了,我只是個外行人而已,純屬看熱鬧來的,看出這塊石頭端倪的,是黃老而不是我……”

    一邊坐著的黃老此時滿面春風,年輕了十幾歲一樣,精神抖擻,聽到唐風這么一說,抬眼打量著唐風,眼里盡是滿意之色。

    眾人一聽唐風這么說,都是一笑,轉而將恭維的對象轉移到了黃老身上。

    幾家歡喜幾家愁,這邊大家聊得熱鬧的不行,而另外一邊的禿頂男子則是一臉懊喪,他這個老婆本身在家里就是母老虎,本來今天想著叫她來看看,好在她面前長長自己的威風,沒有想到出了這么大的丑。

    簡直是丟人到了極點!

    好不容易將這個“母老虎”給哄好,禿頂男一肚子的氣沒地方撒。

    “呵,什么叫賭石,沾了堵字的東西,誰都有輸有贏,看準了一次就找不到東南西北了?真是笑話!”

    這話無疑是對唐風說的,眾人聽到聲音,回頭往禿頂男身上看去。

    “有能耐的話,接下來幾塊石頭你都給看準了唄!”

    “沒那本事,就別在這里裝二百五!”

    這話沒激怒唐風,倒是把周圍看熱鬧的人都給逗笑了,賭石賭石,既然是賭那就得愿賭服輸,這個人輸不起,沒意思,被人恥笑也是正常。

    黃老臉上略顯尷尬,而唐風則是一笑。

    淡淡道,“哦?我有沒有這個本事呢,你嘴上說的不錯,我嘴上說的也不錯,既然你這么說了,我們打個賭怎么樣?”

    禿頂男此時是一肚子的邪火,不過理智還算清楚,他心中知道,這賭石就沒有誰是常勝將軍,不管你在行內是多厲害的人物,也不敢打包票說自己能看出所有的石頭好壞。

    因此,這個賭,他沒什么不敢打的。

    “打賭?好啊!”

    “只要你能接下來沒把都看準了,我從你褲襠地下鉆過去!”

    此話一出,眾人都是哈哈一笑,這場戲還真是有意思了。

    唐風重新坐下,翹起二郎腿,風輕云淡的說道。

    “好啊,那可說好了,只要我接下來沒把都看準了,你就算輸。”

    “不過,從我褲襠底下鉆過去,你還沒那個資格,咱們一把一千萬,我猜中了你就給錢,怎么樣?”

    禿頂男子心里一震,一把千萬,著實是不少了,不過現在說都說出口了,再往回收,面子上確實是掛不住。

    更重要的是,現在人群之中已經有人對唐風開始指指點點,說唐風這個人確實是浮躁,這個牛皮吹的有點大了,他們都是這行的老油條,這么多年了,還真沒見過有人這么自信的承諾。

    “好,一把一千萬,咱們說定了!”

    “不過這一千萬也沒那么好拿,每把開石頭之前,你得告訴大家,是出綠不出,出多少綠,占幾分之幾,得給我們大家說清楚明白了,要不然,不算!”

    這個條件實在有些苛刻了,畢竟能猜出是否出綠已經很厲害了,能直接一口說出開出多少綠的人,在所有人的眼里,好像還沒有生出來!

    “好!”

    沒想到,唐風一口就答應了下來!

    “唉,這個年輕人啊,確實是有點浮夸了,以為看出來一把就有多牛?”

    “咱們在場的諸位誰還沒看準過幾十次?”

    “果然人家說的沒錯,現在的年輕人啊,就是太浮躁了……”

    剛才還對唐風贊賞有加的人已經開始了貶低,這只不過是因為唐風說的有些讓他們不能相信和接受而已。

    而此時,會場上方遠處的樓臺之上,一個身著唐裝的老者手中握著小紫砂壺,悠悠的喝著茶,注視著下面發生的一切。

    “老胡啊,剛才就是這個年輕人看出了端倪?”

    唐裝老者身邊站著一個身著黑色西服的中年男子,頭發應該撒摸了發油,閃閃發光,很是扎眼。

    “是的江老,我剛才看了全過程,就是這個年輕人看出了些什么,所以才阻止了黃老的競拍。”

    唐裝老者點了點頭,接著說道。

    “這個年輕人面生啊,什么來路?敢在我們嘉德拍賣的地盤上說出這樣的大話?”

    說完,悠悠的喝了口茶。

    身邊的中年人搖搖頭。“不認識,剛才讓伙計去查了查,說是大陸那邊的過來的,具體的信息還沒查到,得需要時間聯系熟人。”

    “好吧,既然他敢說這大話,今晚的那幾塊石頭換換,多上幾塊難度大的,我倒想看看,他是什么神仙!”

    ……

    很快,工作人員將現場打掃干凈,拍賣會繼續開始,不多時之后又一塊原石被抬了上來。

    不過打賭歸打賭,并不能打擾人家正常的拍賣流程,唐風和禿頂男都不出價,等人家有人買下之后,再看石頭說話。

    很快,第二塊緬甸翡翠原石被一個五十上下的老頭拍了過去,這塊翡翠表面有著近乎三分之一的綠,要不是剛剛那一下給眾人刺激了一下,價格至少能再翻一倍!

    因為,拍到這塊石頭的老頭感覺自己撿到了大便宜,一臉洋溢著開心和得意的笑。

    本身年紀都代表著經驗,他已經五十了,這么多年摸過買過的原石被別人見過的都多,他一眼看過去,就知道這塊石頭里面,絕對有貨!

    主持人一錘定音之后,老頭趕忙起身走到了原石旁邊,但沒先著急讓工作人員切,而是左右看了看之后,沖唐風和禿頂男說道。

    “來來來,你們兩個不受要賭嗎?來,我這個先給你們賭一把,讓大家也開開眼!”

    禿頂男胸口中壓抑著的邪火終于感覺釋放了一點,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輕人,他就要看著你今天輸!

    在眾人面前丟人!

    而一旁坐著的其余人,都是抱著看熱鬧的習慣,誰輸誰贏跟他們關系不大,他們想看的,就是好戲而已。

    “呵。你不是很牛叉嗎?倒是起來過來看啊!”

    “怎么?怕了?不敢過來了?”

    唐風一直坐在原地,沒有動,禿頂男早已經走到了原石旁邊,嘲諷似的開口說道。

    “年輕人,說出去的話就得負責啊,過去看吧,輸贏都得認!”

    “就是,男人嘛,說話必須得算數,過去吧。”

    眾人也同樣以為唐風是怕了,不敢過去了,不少人心里也開始幸災樂禍,畢竟他們都老油條,可都不敢說那樣的大話,唐風這個小伙子,就敢當著這么多人的面說出那樣的大話,幾乎大家都像看他出丑,從而顯示自己的沉穩!

    “不用看了,除了表面一公分厚的那塊綠之外,開不出來了,我看要不就不要開機器了,免得浪費電……”

    突然之間唐風來了這么一句,可算是給現場所有人都來了一個措手不及!

    這未免也真的有些過了吧!

    禿頂男看到唐風坐在原地隨口這么一說,立馬就笑了。

    “哈哈,年輕人,你連看都不敢過來看,就敢說這樣的大話?”

    這話說出來,人家買了這塊石頭的老頭可不干了,這不簡直就是跟自己作對嗎?

    好家伙自己花了五千萬買了還沒開,你張口就來說開不出來,這不是打人臉嗎?

    “年輕人,你這個有點過了吧?”

    “咱們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講啊……”

    唐風哈哈一笑,擺擺手。“哈哈,好,好,好,那你既然不相信,那就開唄……”

    禿頂男呵呵一笑,看了看買下這塊石頭的老頭。

    “老哥,要不?”

    “開!”

    “我今天還就是想看看,你是哪路來的神仙,真拿自己當開了天眼的了,給我開!”

    工作人員也不含糊,將石頭抬上去固定好,發動機器!

    機器的轟鳴聲傳來,很快將原石切成了兩半!

    等待水霧散去之后,眾人一窩蜂的上前觀看,這不看沒什么,一看之下,渾身的汗毛都倒立了!

    這塊石頭真的就除了表面那一部分的綠之外,里面全是白的!

    “天吶!”

    “真的沒綠啊!”

    買下石頭的老頭都看傻了,渾身抖著一揮手,“再開!”

    這一刀是豎著的,等待了幾分鐘之后,石頭開了。

    禿頂男和老頭都快把眼睛瞪嚇了,愣是沒找到一丁點的綠色來!

    “我的娘哎,這也說的太準了吧?還真的就是表面那兩公分厚的一塊綠,連尺寸都毫厘不差!”

    “神了,簡直是神了!”

    禿頂男瞪大了眼睛,就是想在里面找出一丁點的綠從而證明唐風說的不對,但不論他怎么看,就真的是一點綠都沒有!

    而石頭的主人老頭兒臉上一臉慘白,這五千萬他輸得起,但這臉算是丟盡了!

    自己這么多年的老油子,還沒一個二十出頭的年輕人看的準,這以后出去還怎么接著混這一行?

    “別傻站著了,轉賬吧。”

    唐風拿出一張銀行卡,扔給了身前不遠處一臉懵的禿頂男子。

    禿頂男子額頭的汗都下來了,看了看唐風扔過去的銀行卡,抬眼給自己的母老虎老婆使了個眼神。

    他老婆也明白,這一千萬可不是說給就給的,立馬黑著臉就走了過來。

    “呦呵,轉賬,轉什么賬?你知道我老公是誰嗎?是什么身份嗎?”

    “知道何氏集團嗎?我老公可是何氏集團的大股東!”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