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百八十七章 五件寶物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三百八十七章 五件寶物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劉子銘按捺住心中的不悅,裝作若無其事的一笑,連連擺手。

    “哎,唐先生這話就說的有些謙虛了,你我年紀相仿,我呢,打小在父親身邊長大,耳濡目染,這些年雖沒什么進步,但對這一行卻是十分的喜愛。”

    “今天能見到唐先生這樣的高人,我也實在是開心吶,畢竟這個行當,年紀和經驗是最值錢的了。”

    “所以呢,我過來找唐先生,也是想找唐先生交個朋友,您看如何?”

    在唐風看來,交朋友可沒有這樣交的,這個年輕人臉色就在告訴所有人,他可不是來找唐風交朋友的。

    “交朋友?行,幸會了。”

    唐風說完就坐下了,這個舉動顯然讓側面站著的劉子銘感到不滿,但他此時一直在壓抑著,并沒有說什么。

    捏了捏拳頭,劉子銘尷尬的笑了笑。

    “唐先生,是這樣,我看您今天過來呢也是想帶件東西回去,我呢前幾天剛從英國回來,您也知道,這英國佬沒少搶我們的好東西,我花了些錢,買了幾件回來,您挑一件,權當是給我個面子,怎么樣?”

    劉子銘心中有自己的小算盤,錢什么的他倒不是很看重,但臉面他比誰都看得重,早就忘了他父親在他小的時候就告訴他的一個道理。

    要想掙大錢,臉這個東西,有些時候是不能要的,在在意臉面的人,成不了大事。

    眼見人家這么說了,畢竟又是嘉德拍賣的少東家,唐風也沒多想,點了點頭。

    “大家都是爽快人,既然劉先生如此的厚意,那我怎么好意思拒絕呢?”

    “只不過到時候我得原價付錢就行,白拿人家東西,我確實不太喜歡。”

    劉子銘哈哈一笑,顯得十分的爽朗大氣。

    “唐先生不虧是青年才俊,有風度,好,您要給錢也行,談錢不傷感情嘛。”

    “那行,我們的原石拍賣就先停一下,你們幾個,去把后面的那幾件東西搬過來,放好了。”

    人家是這里的少東家,隨意的終止拍賣會也沒有任何問題,沒有人會生出意見。

    很快,一張桌子被抬了上來,緊接著,工作人員將五件東西悉數放在了上面,只不過東西全都在盒子里面,包裝的很嚴實,看不出來里面到底有什么。

    “唐先生,來,這邊請。”

    唐風點點頭,起身隨著劉子銘到了桌前。

    劉子銘站在第一個盒子面子,一揮手,讓手下將蓋在上面的保護殼去掉。

    緊接著,一尊青花礬紅描金。瓶出現在了眾人面前!

    這個瓶子身長四十公分左右,瓶身上的紋飾古樸寫意,釉面晶潤自然,一眼觀去,便給人一種古物特有的厚重感。

    “唐先生,這個瓶子是我在英國旅游時偶然在街角的一家古董店淘到的,我大致看了看,還不錯,至于究竟真實的價值如何,等會您自己看看。”

    說完之后,往前走了一步,將第二件東西頭上的蓋子拿掉。

    入眼的是一對晶瑩剔透的白玉盤,拿眼一看,玉質清透,算的上是上品的玉器。

    “唐先生,這對玉盤是我在歐洲博物館花高價買來的,清乾隆年間制成,很是美觀……”

    “其收藏價值和觀賞把玩的價值都很高……”

    唐風背著手站在一邊聽著,只是微笑,但并沒有說話。

    劉子銘心中略有不滿,但還是繼續接著往下介紹。

    第三件東西是一尊佛像。

    “唐先生,這尊是明永樂年間的宮廷銅鎏金釋迦摩尼像,這件東西的由來就有些曲折了,當時是我去一個教授家時無意間看到的,拿教授死活不肯賣,最后我拿了一百萬歐元才拿下來,其現在的市場價已經超過了兩千萬!”

    眾人聽完劉子銘的這番話,都是不由得一驚,果然嘉德拍賣的少東家不是一般人,這么年輕就有這樣的手段,簡直根本就不是一般人。

    “哎呀,這劉少爺果然是名不虛傳吶,我早就聽人說嘉德拍賣的少爺年紀輕輕便有大家之風,沒想到今天一見,果然如此啊……”

    “是啊,真是應了那句古話,自古英雄還是出少年吶!”

    “對對對,真是了不起啊!”

    劉子銘等的就是這些人對自己的夸贊,這些人此時這么一說,他臉上露出了滿是得意但又裝作毫不在意的樣子。

    當然,這還沒到最高潮,他想要的還在后面!

    清了清嗓子,劉子銘繼續對唐風說道,“唐先生,這尊佛您看著怎么樣?”

    唐風淡然一笑,“沒興趣。”

    劉子銘臉上無光,嘴角卻冷笑了一聲。

    沒興趣?自己倒想看看,你個唐風究竟是個什么神仙,不就是上市公司的老總嗎?但自己嘉德拍賣也是上市公司,資產雖然不及何氏,但最起碼是搞文化圈的東西的,不是他們那些房地產公司能比的。

    也正因為如此,他劉子銘才敢和其他人不同,直接面對面的和唐風這樣說話。

    “那行,既然唐先生沒興趣,我們繼續往下看。”

    緊接著,他掀開了蓋在第四件東西上的一層黃布。

    入眼的,是一個青色與黃色相間的盤子。

    “唐先生,這個盤子是明弘治年間的官窯產,皇室專用,名叫黃地青花梔子花紋盤,不僅僅是年代久遠,且是皇室用品,放在今天,也算是價值連城了……”

    唐風點點頭,仍舊沒說話。

    劉子銘咬了咬牙,但臉上仍舊掛著微笑,只不過他聽得到,下面已經有人不滿了。

    劉子銘好心好意的想和你交朋友,幾百萬上千萬的東西隨便你挑,還這么耍大牌?

    仇富的心理人人都是有的,只不過現在的矛盾瞬間轉到了唐風身上。

    而劉子銘要的,不過就是這些。

    “那行,唐先生,我保證這接下來的最后一件東西,您一定會喜歡!”

    說完,上前一步,將布掀開,露出了里面的一個木頭盒子,長條形。

    這木盒子古色古香,上面的花紋都被磨平了,上下散發著古樸厚重的氣息感覺。

    劉子銘將盒子拿在手中,一抽,盒子打開,他拿出了里面的東西。

    一幅畫!

    身旁的工作人員趕緊上前幫忙,而后,一副卷軸畫呈現在了眾人眼前。

    畫卷展開的同時,身后的幾十人一個個眼睛都看直了!

    “這……這難道就是張松年的十八學士圖真跡?”

    眾人驚訝的同時,一邊的黃老說話了!

    劉子銘露出得意的神色,眾人也都倒吸一口涼氣張松年可是宋朝有名的書畫家,其作品留存的很少,真跡就更少了,前些年聽說嘉德拍賣賣過一副,被內陸以為富商買走,出價高達八千萬!

    不過這種古物本身價值就很難定,流傳上千年的東西了,每一件幾乎都是絕品,對于真正喜歡的人來說,花多少錢都值得。

    “不錯,這幅就是傳說中的張松年真跡——十八學士圖!”

    “喔!”

    眾人都是一驚,這東西可真是可遇不可求,即使你再有錢也不一定能找得到,即使找得到,也不一定就會有人賣給你,總之就是很難得,太難得!

    黃老此時整個人身體都充滿了無窮的力量,他緊張到了極點,作為一個收藏家,看到這東西,三天不吃飯也得好好看上幾眼。

    黃老走到了唐風身前,仔仔細細的瞻仰了好久,期間不住的感嘆這幅畫畫的有多好……

    此時,五件東西也都看完了,劉子銘深吸了一口氣,轉身對一邊的唐風說道。

    “唐先生,您看這件東西里面,您喜歡哪個?”

    臺下的眾人都是屏氣凝神的,等待著唐風做出決定,不少人已經開始感嘆,這嘉德拍賣行的少東家還真是大方,對待朋友真是夠義氣!

    萬一唐風真要選了那副畫,那可得損失多少錢吶!

    但誰知道,唐風未加思索,直接笑道。

    “不好意思,一件好東西都沒有,看不上。”

    人群之中瞬間都炸了!

    這么好的東西,唐風居然說一件好東西都沒有,這人難道真的就眼高于頂?

    也實在是有些太過于張揚跋扈了些!

    劉子銘眼睛里殺氣都出來了,但就在此時,唐風又接著說了一句。

    “這樣吧,劉老弟有這個心意,我也不好意思拒絕不是?裝這幅畫的盒子我要了,這東西可遠比這幾件東西要好上不少啊……”

    這話一出來,眾人都是一陣的哄堂大笑!

    明代弘治年間的皇室金佛你不要,宋朝大畫家張松年的真跡你也不要,最后偏偏要一個裝畫用的木盒子,唐風的做法實在讓在場的這些人難以理解。

    “哎喲,之前還以為多厲害的人呢,沒想到就這眼光……”

    “唉,真是暴殄天物啊,這么好的東西,給錢都買不到啊!”

    “誰說不是呢,看來是真不識貨啊!”

    但有人罵也有捧,畢竟唐風之前的事他們都看到了,有的人也相信唐風看中的這個小玩意,肯定不簡單!

    但劉子銘此時哪里想那么多,聽到唐風這么說,忍不住直接就笑噴了!

    “哎呀,唐先生您還真是好眼光啊,行,要這小盒子是吧,我送給您,您拿走!”

    原來準備是唐風在這五件之中選一個,然后他就開始嘲諷呢,結果沒想到,唐風給自己來了這么一出兒。

    著實讓劉子銘有些意外,不過這樣一來,也讓他嘲諷的辦法又簡單了不少。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