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百八十八章 打臉劉子銘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三百八十八章 打臉劉子銘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唐風笑了笑,伸手摸了摸那木質的盒子,笑道,“我之前說過了,必須給錢,還希望老弟你開個價。”

    劉子銘本身就是準備用此事來羞辱唐風,聽到唐風一定要給自己錢,哈哈一笑。

    “既然是這樣,那唐先生執意要給的話,那就給一塊錢吧,怎么樣?”

    眾人都是一笑,這很顯然,劉子銘在故意打唐風的臉,這個東西很顯然不值錢,但只要一塊錢,真的就是在打人的臉了。

    唐風點了點頭,伸手在兜里摸了摸,半天之后,磨出來一個鋼镚兒。

    “多謝劉老弟。”

    將鋼镚兒遞給劉子銘,唐風拿起盒子,準備離開。

    劉子銘自然不會讓唐風就這么輕易的走了,連忙上前攔住。

    “哎呀唐先生,不要這么著急嘛。你剛才說我拿出的這五件東西沒有一個是你有興趣的,卻最后看中了這樣一個裝東西的木盒子,這老弟我有點……看不懂,還希望你能給說說……”

    唐風如何能看不出這個年輕人的心思,就知道他會這么給自己說。

    既然他想這樣,唐風淡然一笑,將手中的木盒子遞給了身邊的瓦莎,接著環視眾人,笑了笑,指著那物件寶貝說道。

    “如果這五件東西都是真的話,都是真品的話,我自然會感興趣,只不過……”

    有些話是不用說透的,話說到了這個份上,自然已經很清楚了。

    底下的眾人都是一愣,一個個都驚了。

    “他說這五件東西都是假的?這怎么可能?”

    “嘉德拍賣行的少東家,買五件東西能被騙五次嗎?這恐怕不可能吧?”

    “肯定是他瞎說,這五件東西剛才黃老都說了,簡直就是稀世珍品,怎么可能是假的?”

    眾人雖然都在心里這么說,但表面上卻也不敢太過分,畢竟唐風的身份擺在那里,他們一般人根本癡醉不起。

    而劉子銘不一樣,他年輕氣盛,又是高學歷高素質人才,家底殷實,根本在表面上不懼唐風。

    “唐先生,我劉子銘一心想跟你交個朋友,這些東西你可以不選擇,但是,真的沒有必要這么污蔑我的東西吧?”

    “你要知道,這五件東西可都是我們嘉德拍賣的珍品,我準備收藏一生的東西,你這樣污蔑,我真的很失望……”

    劉子銘深諳人情世故,在這個時候裝慘,打感情牌,可比其它方法來得更有效果。

    “是嗎?準備拿這五個假貨收藏一輩子?”

    身邊的黃老一直趴在桌邊的十八學士圖前看著,聽到唐風這么說,把頭抬了起來。

    “小唐啊,你這話可不敢說呢,這幅十八學士圖我看了好幾遍了,絕對是真跡!”

    黃老這么斬釘截鐵的一說,劉子銘的心里也有更加的有底氣了。

    “唐先生,我真的看不懂您,也看不透您,只不過這樣重賞其他人,我覺得是不對的吧?”

    唐風不屑的一笑,“怎么?我還得給你道個歉?”

    劉子銘深吸了口氣,冷笑了一聲。

    “唐先生,我知道你身份不一般,現在整個何氏集團都是你的,但是這會讓別人怕你,但我劉子銘不會!”

    “我們嘉德拍賣這么多年了,不僅僅是在X港聲名顯赫,就算是在國際上,那在古董界文化界都是有一定的話語權的,您今天這么羞辱我,您覺得合適嗎?”

    底氣很足,看的出來,劉子銘就是沖著唐風來的。

    眼看劉子銘跟自己算是露出狐貍尾巴了,唐風也不急,緩緩坐下,又喝了口水。

    “你說我唐風羞辱你?”

    劉子銘冷笑一聲,“難道不是嗎?你剛才那話,不就是想羞辱我嗎?”

    唐風也笑了,輕輕搖搖頭。

    “不好意思,你,還沒資格值得讓我去羞辱。”

    “說的簡單一點,就是你還不入我的眼……”

    這話一出口,劉子銘的臉色變了,唐風的這話說的,真的就是殺人不見血!

    好歹他劉子銘如此年輕便收獲無數業界的贊譽,沒想到今天讓唐風輕視到了如此的地步,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他臉漲的通紅,拳頭緊握,手心冒汗。

    “好,好,君子動口不動手,唐風,有能耐你今天就給我說清楚,我這五件東西到底怎么了!”

    唐風微微搖頭,“好,既然是這樣,那我今天就讓你死個明白!”

    說完之后。唐風起身,順手將桌邊放著的水杯端了起來,這杯水他爺沒怎么喝幾口,里面還有很多。

    沒有在意唐風起身的時候是端著水杯的,他們只看到,唐風走近放著古畫的桌邊,接著,抬手,很隨意的將手中杯子里的水倒在了畫上……

    場內安靜了幾秒鐘,所有人都懵了……

    包括一直在桌邊看著的黃來,也愣在了當場,大腦一瞬間沒有反應過來發生了什么!

    劉子銘楞了幾秒鐘,終于算是反應過來了,他的眼球充血,全身好像都麻了一樣,怔怔的看著唐風。

    “姓唐的,你在干什么!”

    劉子銘一說話,周圍的人如夢初醒,也都反應過來了。

    唐風居然把水潑在了古畫上!

    “天吶,他……他這是要做什么!”

    “完了,完了,毀了,毀了啊!”

    黃老渾身一軟,整個人癱在了地上!

    對于他這樣的行家來說,這幅畫其實是無價的,對于畫的那種向往和崇敬之情,是一般人所不能理解的。

    “完了,毀了,上千年的真跡,張松年的十八學士圖,毀了……”

    “我是罪人,我是罪人吶……”

    黃老甚至有些口齒不清了,坐在地上喃喃的說道。

    劉子銘眼眶血紅,緩緩走到唐風身前,“姓唐的,你知道這幅畫的價值嗎?上千年流傳下來有多不容易你知道嗎!”

    唐風轉頭微微一笑,厭惡的撇撇嘴。

    轉而說道,“黃老,先別急著難過,站起來再看看,這幅畫是真跡嗎?”

    眾人聽到這話都是一愣,黃老已經是啜泣了,聽到這話,強撐著站了起來,拿眼一看桌上的十八學士圖。

    楞了!

    只見之前那副已經泛黃的古畫現在已經大變,水滲透進去之后,可以明顯的看到,顏料的發生了渾濁和變化。

    很顯然,這顏料是合成的,而不是古代人所使用的那種天然顏料,因為那種墨汁遇水是不會出現這種夸張的視覺效果的。

    只有現代工藝利用化學物質合成的顏料才會出現這種完全被水融化掉的情況。

    “這……這居然是……”

    黃老的心情受到了極大的影響,他是真的沒看出來,這幅畫是假的!

    眾人看到黃老的表現,紛紛湊上前看,這一看不要緊,看了之后,紛紛都是倒吸一口涼氣!

    他們都是這行的行家,知道真跡遇水之后,絕對不可能發生這樣的情況,唯一的解釋就是這畫是假的!

    “天吶,居然真的是假的!”

    “這誰想的到啊,連……連黃老都沒看出來!”

    劉子銘直直的站在一邊,也不可能不懂基本的文物鑒定常識,這畫現在的表現只能說明一件事。

    它是假的!

    “這……不可能!”

    “絕對不可能!”

    “皮特教授家里的,怎么會是假的呢……”

    巨大的心理沖擊已經讓他有些恍惚,他咽了口唾沫,一下子趴在了古畫上面!

    拿眼仔細的觀察,這一觀察之下,劉子銘渾身都感覺涼透了!

    “不可能……”

    “這怎么可能,這怎么可能是假的呢!”

    唐風站在一邊,“劉老弟,剩下的幾件,還需要我給你一一說明假在哪里嗎?”

    劉子銘趴在桌上,頭發都散了他也顧不上收拾一下,整個人狀態就如同中了邪一樣!

    要不是唐風今天告訴他這幅畫是假的,他可能會被欺騙一生!

    “不可能,我學了這么多年,看過那么多的東西,這五件東西,五件呢!”

    “怎么可能全都是假的!”

    “你!”

    “有種你給我證明全是假的!”

    眾人此時看劉子銘的眼神也變了,之前傳的神乎其神,說是多么厲害的,現在看來這個表現,著實有些言過其實,夸得有些過頭了。

    劉子銘的話剛說完,一個老者威嚴有力的傳來!

    “混賬,還不趕緊回去,在這里丟人現眼!”

    眾人循聲望去,來的是一位身著唐裝的老者,年紀五十多的樣子,此時臉色鐵青,但看的出來很生氣,表情卻控制的很到位。

    劉子銘聽到這聲音,回頭一看,自己父親正徐徐走來。

    “爸,這不不可能,我怎么可能看走眼,我不相信!”

    老者冷哼了一聲,微微示意身邊跟著的工作人員。

    接著,劉子銘被兩個工作人員架著,抬到了二樓的房間去了……

    老者看到自己兒子被架走,這才轉身,換了一個表情。

    “這位就是唐總吧?早就聽說您年輕有為,今日得見,果然是少年才俊,真是應了那句話,英雄出少年吶……”

    唐風擺擺手,“客氣了,我還有事,就先走了……”

    說完,轉身拉著瓦莎往門口走去,但身后緊接著傳來了老者的聲音。

    “唐總留步,今日之事,確是犬子無理,萬望先生海涵。”

    “沒事。”

    “唐先生別急,老朽有一事不明,還希望唐先生解惑……”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