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百八十九章 計謀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三百八十九章 計謀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唐鳳停下腳步,回頭說道。“你是想問,我為什會要那個木盒子,對吧?”

    老者點了點頭,笑道,“唐先生說對了,老朽確實對那個木盒子很感興趣,我覺得唐先生這樣有眼力的人,不可能看上隨隨便便的東西。”

    唐風也沒藏著掖著,直接反手將自己手中的木盒子放到了桌上,然后抬手一掌!

    木盒子瞬間支離破碎,一個淡綠色的小東西掉在了桌子上。

    唐風將這個小東西拿在了手心里,往老者跟前遞了遞,“這個小玉佩是昆侖玉制成,世間少見。”

    老者看到這個東西,瞬間眉頭緊鎖,湊近看了兩眼之后,不禁也是嘖嘖稱奇!

    “唐先生,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昆侖美玉?”

    唐風不置可否,點了點頭。

    老者渾身僵住,昆侖玉啊,那可是只出現在史料當中的東西,古代的文人有寫過這個的,他們形容昆侖美玉是這個世界上最美的東西,象征至高無上的純潔與美麗,是極其珍貴的東西。

    但現在人很少能夠看到,因為現在的昆侖山和古時候人們所說的昆侖山指的其實并不是一個地方,現代人甚至連昆侖山在什么地方都找不到,就更別說找到什么昆侖美玉了。

    “老朽真是開眼了呀,沒想到啊沒想到,這樣一個樸實無華的盒子里,居然會藏著如此絕世寶物,真是走眼啊……”

    唐風笑了笑。“看東西和看人一樣,外表有的時候并不能說明一切東西,你說我說的對不對?”

    老者連連點頭,知道今天這是遇上行家了,等于就是交學費了,也倒沒什么。

    “對對對,唐先生說的是,今日讓唐先生在這里受了無禮,老朽他日定當登門謝罪……”

    說完,。沖唐風微微一躬身。

    “但不知唐先生是否有將這塊玉出手的想法?若是有,你開個價,老朽絕不還價!”

    唐風呵呵一笑,“不必了,東西我自己收著了。”

    “唐先生,考慮一下,多少錢老朽都不在乎……”

    唐風回頭往出走,順口來了一句。

    “那你覺得我缺錢嗎?”

    這一句話將老者噎的半天沒說上來話嗎,臉色都有些紅了,只不過就像沒發生什么事一樣,拉著瓦莎大搖大擺的下樓去了。

    “我看看你那塊玉。”

    剛出了門,瓦莎伸手說道。

    唐風給了她,瓦莎看了兩眼,裝進了自己兜里。

    “嗯。不錯,看著是塊古玉,蘊含靈氣充盈,我就先替你留著,過兩天你修煉的時候我再給你。”

    唐風撇撇嘴,也沒說什么。

    走到車前準備上車,身后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

    是黃老。

    “小唐,唐先生稍等!”

    唐風和瓦莎回頭一看,發現黃老一臉著急的往這邊走來。

    “黃老,有事嗎?”

    再看到唐風,黃老的臉上其實也有些掛不住,畢竟自己之前看錯了東西,還差點錯怪了唐風。

    “小唐啊,那個……剛才確實是不好意思,我看來是年紀大了,看錯了東西,還差點錯怪了你,不好意思啊……”

    唐風笑著搖搖頭,黃老這個人看的出來沒什么壞心眼,是屬于可以交往的那種人。

    “沒事,這行當看錯了其實是正常的,沒什么。”

    黃老尷尬的點了點頭,“唉,也是,我這么一大把年紀了,看的還沒你開啊!”

    “小唐啊,明天你有時間嗎?我請你到家里吃個飯,我家里也收藏了不少的物件,想讓你給看看。”

    此時天色已然晚了,因此黃老這樣說道。

    唐風想了想,“黃老,是這樣,去您家吃飯可以,我也覺得您是個值得我交往的人,但是呢,我本身不是專家,更何況,在我看來,有些東西是沒必要一定去計較真假的。”

    “這世上什么東西是真的,什么東西又是假的呢?您說是不是?”

    “身外之物都是真的,也可以說都是假的,但自己身心的快了才是真真切切實實在在的,不要因為身外的東西影響到自己,您說對不對?”

    黃老站在原地,被唐風這一番話說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但確實是這個道理,古人也說難得糊涂,人過的糊涂一點,似乎更開心。

    尤其是他已經到了這個年紀了,安享晚年,快快樂樂的生活其實才是最重要的。

    重重的點點頭,黃老嘆了口氣說道。

    “唉,看來我這個老東西還沒你活的明白啊……”

    “行,那明天我們只吃飯,不談別的!”

    唐風哈哈一笑。將自己的聯系方式留給了黃老,然后轉身上了車。

    回到酒店已經是晚上時分,洗漱之后二人上床休息。

    ……

    嘉德拍賣總部,劉驍勇臉色鐵青。

    對面沙發上坐著的,是他的兒子劉子銘。

    “我之前給你說多多少遍,這一行水深,這一行水深,你為什么就是不聽我的呢!”

    “現在倒好,那五件東西啊,價值超過了五億!”

    “還能賣的出去嗎?”

    劉子銘漲的滿臉通紅,靠在沙發上,一言不發。

    “爸,當時我是真的看不下去他那個得意的樣子,咱們嘉德拍賣做了這么多年了,在業內一直都是龍頭老大的地位,現在被這么一個人挑釁,我怎么看的下去嗎!”

    劉驍勇手中拿著拐杖,重重的撞擊著地板,冷聲喝道,“胡說八道!”

    “唐風是看出了原石中的真假,但是他有挑釁我們嗎?”

    “我看就是你虛榮心做怪,在國外這幾年,本事沒學到,就是學了一聲的戾氣!”

    劉驍勇老來得子,打小對這個兒子那是疼愛有加,只不過這幾年他一直在國外,自己管教也無從下手,他能明顯的哦感覺到。兒子出去這幾年,變化太大了。

    劉子銘還想爭辯,但看到自己老爸臉色著實不好看,忍了忍說道。

    “爸,不管怎么說,這東西如果不是他,以后賣個幾億都不問題,現在讓他來了這么一下,全然不值錢了,這筆賬,不能算在我的頭上,得讓那個唐風出血才行!”

    劉驍勇是街頭混子起家,本身沒什么文化,他將嘉德拍賣做到今天這個地步,實屬不易,也深深的得益于他對這一行當的認識。

    聽完兒子的話,劉驍勇低頭看了看一臉漲紅的兒子,重重的嘆了口氣。

    “子銘,這個人沒你想的那么好對付,我之前聽說過,他在內陸那邊黑白通吃,本就不是善茬,咱們招惹他,得不償失啊……”

    聽到自己老爸有些打退堂鼓的意思,劉子銘直接站了起來。

    “爸,您今天這是怎么了?您年輕的時候,誰敢您的場子?”

    “做我們這一行的,手中的東西哪里有百分百是真的或是假的?那不都是我們說是真的他就是真的,我們說假的他就是假的?”

    “古董這一行,靠的就是這個,不管那件東西是真的還是假的,我說它是真的那它就是真的,如果不是唐風出現,我以后把它賣到幾個億都大有人要,絕對不會出現這樣的事情!!”

    “總之,您咽得下這口氣,我可咽不下!”

    劉驍勇將拐杖末端重重的砸在地上,冷聲道。

    “你還咽不下這口氣,那你說,你能怎么辦?”

    劉子銘冷哼一聲。“那我不管,我從小你就告訴我,男子漢大丈夫,就不能由著人給欺負,不然的話一輩子都抬不起頭來做人,這句話我一直都記的!”

    劉驍勇眼神逐漸的柔和了下來,他劉驍勇的兒子就是不一樣,有骨氣,像他!

    畢竟還是自己的親生骨肉,劉驍勇就是再不忿,內心中其實還是心疼他的。

    “子銘,你什么想法,說來我聽聽……”

    眼看自己老爸口氣松了下來,劉子銘喜出望外,畢竟自己老爸在X港這一塊,說話還是很有分量的,有了他的幫助,那就簡單很多了。

    眼珠子一轉,劉子銘想到了什么,湊近劉驍勇的耳邊,緩緩說道……

    聽完兒子的計劃,劉驍勇閉目良久,最后重重的點了點頭。

    “好,就按照你說的辦!”

    “不過子銘啊,這個唐風現在是何氏和寧氏的老總,實力不容小覷,你可得注意啊。”

    “不過這里是X港,你爸爸我還是有幾分薄面的,到時候即使事情辦砸了,也不至于有什么嚴重的后果,你放開手去干吧,有我給你做后盾,不用怕什么。”

    劉子銘得到父親的支持,心里很是高興,今天的事簡直對他來說就是奇恥大辱,不能接受,他以后想要在這個行業立足,就必須把面子賺回來。

    而所謂解鈴還須系鈴人,想要做到這一點,就必須打唐風的臉!

    什么上市企業的老總,他劉子銘不怕,好歹自己也是歐洲游學多年的文化人,豈能被唐風這樣一個沒文化的給欺負了?

    “謝謝爸爸的支持,我們嘉德拍賣這一次必須強硬,不然的話,以后就沒人會把我們放在眼里了。”

    劉驍勇點了點頭,他似乎看到了自己年輕時候的樣子。

    “好,去安排吧……”

    劉子銘躬身之后,轉身離開,他接下來要做的,就是狠狠的打唐風的臉!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