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百九十二章 記恨在心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三百九十二章 記恨在心

    “重生之完美贅婿 (..)”!

    看到唐風如此不屑的笑,劉局的臉更難看了,這個笑,著實帶著一股子諷刺的意味。

    雖然自己只是一個閑職局長,但好歹混文化界的,在X港這個文化沙漠,即便是他們這種掛羊頭買狗肉的這種文化人,也照樣吃的開,受人尊敬。

    今天幾次三番的被這個看著毫不起眼的年輕人如此羞辱,他著實有些接受不了。

    “年輕人,你別以為我在這里說大話,你也不出去打聽打聽,問問我劉高峰是什么人物!”

    唐風淡淡的笑了笑,“什么人物?好啊,我還倒是真想知道,你算是個什么人物!”

    “就憑著你剛才那一番話,也配得上文化人這個稱呼?”

    “簡直就是豬鼻子差打蔥,你裝的哪門子大象?”

    “毀我的前程?好啊,我等著,我等著你毀我的前程!”

    劉高峰氣的鼻子差點都歪了,劇烈的呼吸了幾口氣,咬緊牙關說道,“好,好,你有種,你給我等著!”

    說完之后,一把抓起自己搭在椅子背上的衣服,快步往院門外走去!

    黃老想起身攔一下,被自己老伴兒給拉住了。

    劉局帶著自己的秘書氣鼓鼓的走了,黃老看著,重重的嘆了口氣。

    “小唐啊,這古話說得好,寧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這個劉高峰,官宦子弟,出身高門,但這個認心術不正,得罪了他,你在X港的日子不會好過啊……”

    唐風重新落座,輕笑著擺擺手。“黃老您多慮了,他還奈何不了我。”

    黃老身邊的老太太瞪了自己老頭一眼。

    “你看看人家小唐,就是比你有出息,窩窩囊囊的一輩子,我們都這個年紀了,還怕他什么?”

    黃老又是搖搖頭,“小人是不能得罪的,不然吶,他心里老想著整你……”

    唐風吃了口菜,隨意的對老太太說道。

    “黃老的做法我明白,畢竟普通人嘛,誰也不愿意跟這些潑皮無賴們有什么過節,黃老本人的處世哲學,我覺得沒有問題。”

    老太太聽到這話,滿意的笑了笑,有人這么夸他的老頭子,她也自然開心。

    “小唐啊,快吃飯吧,。別掃了興致,我也算是看明白了。我這個年紀了,有些事確實該看淡了。”

    唐風沒再接話,拿起筷子就開始吃。

    不得不說黃老的手藝的確很好,八道菜做的沒有一道不好吃的,而且幾大菜系基本都有,尤其是川味的麻婆豆腐,很對唐風的味口。

    這頓飯吃的時間有些長,幾人邊吃邊聊,一直吃到下午十分才算吃完。

    瓦莎和老太太收拾碗筷,唐風和黃老進了書房,泡了茶,坐下聊天。

    “小唐啊,我這個人吶一向不太關注官場和商場的事,昨天回來之后啊,我還特意找人打聽了一下你的情況,這不問不知道,一問簡直驚了我這個老頭子了啊……”

    唐風悠悠的喝了口茶,淡淡道。

    “黃老言重了吧,我怎么就震驚到您了呢?”

    黃老起身點燃屋子的檀香,瞬間一股子極其好聞的香氣撲鼻而來,這種檀香能讓人定神。

    “小唐啊,你在內陸還有公司吧?”

    唐風點了點頭,“對,有兩家。”

    “我昨天看了看新聞,你在內陸,讓自己的企業以低于市場價的價格出售旗下樓盤。這一點,著實讓我沒有想到。”

    “說實話,現在能這樣做的公司老板,真的不多了……”

    “黃老對這事怎么看?”唐風正色看著黃老,開口問道。

    黃老從抽屜里拿出了一支煙,點燃,吸了一口,煙霧悠悠從口中吐出。

    “小唐啊,我也這么大年紀了,現在讓我看吶,大多數人都被錢給害了,商人逐利本是應該的,但是真正的商人應當是自己賺錢的同時也讓別人賺錢,互利共贏才是商道之根本。”

    “但你也看到了,現在的商人,大多數都是唯利是圖的人,只為了讓自己賺錢,根本不顧及別人的死活,我相信你也看得到,現在像你這么大的年輕人,有幾個能享受生活的呢?”

    “每天就是上下班,加班加點的工作,但掙的錢還不夠付房租的,那都不叫生活,只能說是生存。”

    “你能站出來為他們著想,就這一點,已經值得所有人尊敬了。”

    唐搖搖頭,“黃老您太客氣了,我的看法和您一樣,商人逐利本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但凡事都得有度,要沒了分寸,只為自己兜里賺錢,只為自己謀利,失了人心,那錢再多,背上一世的罵名,又有什么意思呢?”

    “是啊……”黃老點了點頭。

    “所以說,你的做法確實讓我感覺很值得敬畏。”

    “要是所有的商人都能像你這樣去想,那該多好啊。”

    “好了好了不說這些了,既然你來了,那就看看我這些畫吧。”

    黃老書房里收藏的畫作很多,基本都是古畫,但唐風看了一眼,發現真品其實不多,大多數都是近代的東西。

    但是正如他之前所說,有些東西,其實真的沒有必要在意真假。

    兩人在書房里轉了幾圈,所有的藏品都看了一遍之后,唐風準備出門,兜里的電話響了。

    本以為是公司的人打來的,一看屏幕,發現是高安夏的。

    “喂?”

    “你在哪?”

    “X港,怎么了?”

    高安夏那邊沉默了幾十秒,這才接著說道。

    “最近江南省軍方這邊發現了幾個可疑的境外人員,都是歐洲那邊的,這幾個人身份很可疑,偵查人員跟了幾天之后,發現……”

    唐風一皺眉,“直接說,怎么了?”

    “發現這幾個人和你前妻林音聯系緊密,目前我掌握的信息不多,只知道他們在聯系,但究竟是要做什么,還不清楚。”

    時隔很久,再次聽到林音這兩個字,唐風心頭還是不由得一緊。

    好久不見了,也不知道她過的怎么樣。

    “那你的意思是?”

    高安夏沒有立即回答,似乎是在考慮究竟該怎么開口。

    “我覺得,她和幾個外國人有聯系,會不會是和你手上那枚戒指有關。”

    唐風眉頭猛然間皺了起來,再次低頭一看,很明顯的,自己手上這枚戒指顏色比之前又深了不少。

    “為什么這么說。”

    “軍方那邊的資料,這幾個外國人,身份都不是普通人,應該是希臘國內一個神秘組織的成員……”

    “我知道了,過兩天馬上回去。”

    “嗯,你盡快吧。”

    唐風掛掉了手機,站在門口沉思片刻,這才邁步走了出去。

    飯吃完了,天也聊了,二人告辭,起身回酒店。

    ……

    而另外一邊,X港大型企業級峰會正在緊鑼密鼓的籌備著,劉子銘整天都待著現場,這次的計劃他要設計的天衣無縫才行。

    絕對不能出現一點差池。

    劉高峰正坐在車上,臉色到現在還賬的通紅,沒有從之前的那種狀態中恢復過來。

    他萬萬沒有想到,這么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年輕都敢和自己這么講話了,心里的怒火半天都未能熄滅下去。

    正在氣頭上的時候,秘書手里的手機響了。

    “喂,你好。”

    “嘉德拍賣的劉子銘?哦,你好你好,劉局在的。”

    秘書接上說了幾句之后,轉手將電話遞給了劉高峰,“劉局,找您的。”

    “誰啊!”

    劉高峰正在氣頭上,冷冰冰的問了一句。

    “嘉德拍賣,劉子銘。”

    劉高峰點了點頭,接過了手機。

    “劉大少爺怎么想起給我這個閑人打電話了,好生讓人意外啊。”

    劉子銘那邊笑了笑,“劉局說笑了,您看您現在有時間嗎?我請您吃個飯?”

    一想起吃飯,劉高峰就一肚子的火氣,但人家劉子銘也沒招惹自己,對著人家發火也有些不對,便壓了壓心頭的怒火。

    “好,什么地方,我現在就在車上,馬上過去。”

    劉子銘聽得出來劉高峰的心情不是很好,趕忙陪笑著說道。

    “請劉局吃飯自然不能隨便了,千島私廚吧,怎么樣?”

    劉局這才點了點頭,這個千島私廚里面的菜做的可是著實不錯,最起碼比那個黃老頭做的好吃不少,只不過就是價格很高,尋常時間他也舍不得去。

    但這嘉德拍賣可是大公司,請自己吃飯要不出點血,他心里可是過意不去的。

    “好,行,那就現在過去吧。”

    掛了電話,劉子銘坐在自家沙發上,嘴角揚起了笑容。

    自己這次的計劃,沒有這個劉高峰還真不行,不然怎么能讓那不可一世的唐風出丑呢?

    出門上車,直奔千島私廚。

    在店里點好菜,等了沒多大一會兒,劉高峰的車到了。

    劉子銘笑著上前給他拉開了車門,劉高峰黑著臉下了車。勉強的禮貌性的笑了笑。

    “呦,劉局今天這是怎么了?平常見您可都是笑著的,今天這是誰惹您老人家不高興了?”

    劉高峰邊往里走邊說道。

    “別提了,晦氣!”

    劉子銘眼珠子一轉,哈哈一笑。

    “也是我多想了,就劉局您在X港的名頭,哪個不長眼的敢惹您不開心啊,是我失言,是我失言了啊……”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