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百九十三章 密謀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三百九十三章 密謀

    “重生之完美贅婿 (..)”!

    這句話無疑就是在刺激劉高峰,劉子銘雖然年輕,但人情世故這方面在他父親劉驍勇的教導下,可一點不輸給年長幾十歲的老油條。

    他看的出來劉高峰今天有問題,所以才這樣問,故意刺激他,讓他說出背后的緣故來。

    果然,進門之后,劉高峰落坐,接著深深的嘆了口氣。

    然后非常賞識的看了一眼劉子銘,很是滿意的說道,“小劉啊,還是你明事理啊,要是現在的年輕人都像你一樣,我怎么會如此的生氣呢?”

    劉高峰并沒有說說誰惹自己生的氣,但劉子銘一聽這話,就大致判斷出來了,讓這個劉局長生氣的,一定是個和自己年紀相仿的人,要不然,他不會這樣說話。

    “劉局您確實是過獎了,我這還差得遠呢……”

    雖然猜出了他的心思,但劉子銘沒有直接說出來,猜透領導的心思這是大忌,他深知這個道理。

    所以盡管已經知道了,他也不能說出來,必須等到劉高峰自己說才行。

    “小劉啊,你著實是謙虛了,現在這有些年輕人啊,就是太浮躁了,總覺得自己知道點什么,有了點什么就厲害的不行,就目中無人,簡直是不知天高地厚,哪里有我們年輕時候的那種穩重踏實……”

    劉子銘內心其實嗤之以鼻,就他剛才那一番表現,哪里有一點穩重踏實的感覺?

    這個老東西果然就是自己老爸說的那樣,裝腔作勢的,沒文化充文化人!

    但內心不管如何不待見,表面上的劉子銘臉上永遠都帶著笑。

    “是啊,劉局您說的是,我們這些年輕人吶,就是應該向你多取取經才對啊,要不然怎么進步呢?”

    劉子銘說完,二人相視一眼,就都笑了。

    劉高峰重重的拍了拍劉子銘的肩膀,哈哈笑道,“還是你說話中聽啊……”

    說完,抬眼看了看菜單。

    劉子銘什么樣的人,看到領導在看菜單,瞬間就明白了,劉高峰這是餓了。

    “哎呀你看我這記性,我這請劉局到這兒干啥來了,來來來,劉局您看看菜單。”

    說完,將放在自己手邊的菜單遞了過去。

    劉高峰哈哈一笑,連連擺手,“小劉啊,我這個人對吃飯沒那么多的講究,你就看著點幾道吧。”

    “記住,一定要簡單,要隨便,我這人啊,就喜歡簡單點的東西。”

    劉子銘笑著將菜單拿了回來,頻頻點頭。

    “劉局啊,一看您就是個平易近人的領導,那我就隨便點了?”

    說著,拿出了手機,翻出了備忘錄。

    這個備忘錄里面,記得都是X一些領導的個人信息,里面就有他們愛吃的菜名。

    備忘錄里關于劉高峰的信息,第一條就明明白白的寫著。

    “此人對吃食十分講究,條件頗多,尤其喜愛粵菜,例如白斬雞……”

    劉子銘只看了一眼,便開口說道。

    “聽說劉局以前在上海住過很長的一段時間,白斬雞您喜歡吃嗎?”

    聽到白斬雞這三個字,劉高峰眉頭就是一皺,但這道菜他喜歡吃那是真的。

    “行吧,這里的白斬雞,肯定比剛才在黃老家做的好……”

    “媽得,想起這個我就來氣!”

    劉子銘心里一驚,但心里瞬間明白了些什么。

    黃老他自然認識,劉高峰和黃老之間的關系他自然也知道,就黃老這個人的性格,肯定不會招惹到劉高峰。

    而劉高峰這話的意思很明顯,是剛才在黃老家吃飯才生的一肚子的氣,而之前他還說過,是年輕人惹的他。

    據他所知,黃老家沒有年輕人,只有一個兒子,很小的時候就夭折了,現在是無兒也無女,哪里來的年輕人?

    這不想不明白,一想之后,他腦子里猛然想到了一個人!

    唐風!

    昨晚,黃老和唐風認識,兩人看起來聊得很不錯,加之唐風露了一手,按照黃老這種老藝術家的性情,必然會主動去結交。

    而昨天他也看到了,唐風在出了嘉德拍賣之后,和唐風在門口說了花,似乎還交換了聯系方式。。

    那既然是這樣,黃老又是個美食家,今天邀請唐風去他家吃飯,然后遇到了劉高峰。

    就唐風那個人的脾性,不和劉高峰這種人懟起來才怪!

    通了,想到這里似乎就全通了!

    是唐風,絕對是唐風招惹的劉高峰!

    劉子銘心里開心的差點沒笑出來,這簡直就是老天開眼啊!

    但即便內心之中破濤洶涌,劉子銘的臉上仍舊沒有表現出來任何哪怕一丁點的異常。

    “行,對了,我聽說這家最近來了一個川菜的名廚,聽說劉局你也喜歡吃川菜,要不點兩個嘗嘗?”

    劉高峰點了點頭,“行,那就試試吧。”

    劉子銘點了點頭,裝模作樣的點了幾個菜之后,招呼服務員進來拿走了菜單。

    接著給劉高峰敬了幾杯茶后,劉子銘看了看窗外,重重的嘆了口氣。

    劉高峰也不是一般人,聽到劉子銘嘆氣,抿了口茶之后,悠悠問道。

    “劉少爺今天這是怎么了?有煩心事了?”

    劉子銘一見劉局上套了,接著有唉聲嘆氣半天,這才壓低聲音說道。

    “不滿劉局你說,老弟我昨天著實是被一個人給羞辱了啊……”

    劉高峰一愣,心想,就劉子銘的家世,在X港這個地方,還有人敢惹他?

    “劉少爺言重了吧?就說在X港這個地方,還有人敢羞辱你?”

    劉子銘重重的搖搖頭,“唉,劉局您這是抬舉我了,就在昨天,我們嘉德拍賣舉行了一場大拍賣,誰成想,被人給砸了場子!”

    劉高峰放下手中的茶杯,有些感興趣了。

    “劉少爺玩笑了吧?據我所知,就嘉德拍賣在國際上的名頭都足夠響了,誰敢砸你們家的場子?”

    劉子銘一攤手,“誰說不是呢?但那人直接不把我們這些人放在眼中啊……”

    “而且我看那個人一直和黃老的關系不錯,晚上走之前還說要去黃老家里做客,叫什么唐風,就是最近接手了何氏集團和寧氏集團的內陸人。”

    劉高峰一愣,和黃老關系好?

    還要去黃老家里做客?

    那這不就是今天自己在黃老家里一點面子都不給自己的人嗎?

    “小劉,你說什么?他和誰關系好,要去誰家做客?”

    劉子銘心中自然知道他問的是什么,但還是裝作有些懵的一愣,然后接著不明所以的說道。

    “我說……他和黃老走的近啊,還說今天要去黃老家里做客啊……”

    劉高峰瞬間猛的一拍桌子,“蹭”的一聲站了起來。

    “媽得,就是這小子!”

    劉子銘心中竊喜,但還是裝作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樣子。

    “劉局。您的意思是?”

    劉高峰氣的臉都漲紅了,喘著氣大聲說道。

    “我今天去黃老家吃飯,遇到的就是這小子,絕對就是你口中說的那個什么唐風!”

    “好家伙,一點面子是都不給我啊,上來就打我的臉,害的老子一天的好心情都沒了!”

    劉子銘裝作很驚訝的站了起來,“劉局,您該不會是說,這個人就是惹你今天生氣的那個人吧?”

    劉高峰冷哼了一聲,“就是這小子!”

    “媽得,我是萬萬沒想到啊,這小子膽子還真不小,在我之前連你們家也敢得罪!”

    “不就是什么大集團的人嗎?他也不出去打聽打聽,X港那個大商人敢對我們如此不敬!”

    劉子銘一拍大腿,“誰說不是呢!”

    “我們嘉德拍賣,好歹在整個國際上都有名望啊,被這個小子楞是砸了場子,簡直讓我們劉家顏面掃地!”

    “不就是有幾個臭錢嗎?也不知道誰給他的膽子!”

    劉高峰這下心里好受了一些,原來不僅僅是自己在這個人面前吃了癟,還有其他人呢。

    想到這里,他不禁冷笑了一聲,有人和自己一樣,那在唐風這里找回面子,那不就容易的多了?

    “有錢的人我見多了,但那個不是對我們這些文化界的畢恭畢敬?就他一個剛來X剛的內地人,也敢這么囂張跋扈!”

    “給他臉了!”

    劉子銘趕忙跟上,“誰說不是呢,這件事,劉局您忍不了,我也忍不了!”

    劉高峰點了點頭,此時也不著急了,看著劉子銘。

    “劉少爺,你的意思是?”

    劉子銘略作沉思狀,而后若有所思的說道。

    “劉局,您這個地位的人,應該認識不少文化界的人吧?”

    這就有點拍馬屁的意思了,但劉高峰很受用這種恭維,笑著擺了擺手。

    “人嘛,肯定是認識幾個,畢竟……咱們就是管這個的嘛。”

    劉子銘點了點頭,“是這樣的劉局,明天在市區有個企業家的峰會,唐風肯定也會去,我之前特意讓主辦方辦了一個額外的活動,讓這些企業家開完峰會之后,舉辦了一個藝術品交易活動,與慈善掛名,義賣一些東西,當然了,也會專門準備一些好東西賣給這些企業家。”

    “這個環節的話,我想劉局您一定可以辦一些事吧?”

    劉高峰聽萬,嘴角揚起了笑容。

    這不就讓唐風落到自己手里了嗎?

    落到自己手里,有你好看的,再者說了,自己認識的企業家也不再少數,自己跟他們言語一聲,到時候,也不會給這個唐風好臉色看!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