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百九十五章 驚險刺激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三百九十五章 驚險刺激

    “重生之完美贅婿 (..)”!

    陳飛走下樓,突然想到了什么,折身又上了樓,而唐風則剛剛回了自己的辦公室。

    敲了敲門,里面傳來聲音。

    “你怎么又回來了?”

    唐風在桌邊看著手中的文件,不解的問道。

    陳飛的臉色告訴唐風,他有什么想告訴自己。

    “風哥,有件事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講,但是我總覺得,還是應該跟你講講。”

    唐風放下手中的文件,一抬手,“你說。”

    陳飛沉吟了一會兒,開口道。

    “風哥,之前那個山口你還記得吧?可能你對他不是特別的了解,但是我之前在部隊的時候就知道這個人,不簡單,在東瀛的勢力很大,就算是在國際上,也是個不小的人物,而且這個人據我所知道的,性格狠辣,不是一個那么容易就會被制服的人……”

    唐風歪頭,“你的意思是說,他還會找我尋仇?”

    陳飛重重的點了點頭。

    唐風淡淡的笑了笑,“這事你就放心吧,我會處理的,一個山口,恐怕還奈何不了我。”

    “風哥,你萬事小心,這X港自古就是多事的地方,不比我們江南。”

    “嗯,我知道了,你走吧,回去好好準備一下,你不是不經常跟你女朋友在一起嗎?接過來吧,跟你一起,也總好過一直一個人。”

    陳飛答應了一聲,帶上門出去了。

    而此時,千帆大酒店內,泄了火的劉子銘摟著一絲未著的徐青青,悠哉悠哉的抽著煙。

    他的手不斷在徐青青光滑嫩白的肌膚上游走,很是享受這種感覺。

    “寶貝兒,要不你把工作找機會辭了吧,跟著那個老東西有什么前途?”

    劉子銘抽完一支煙,吃了口豆腐,說道。

    徐青青渾身軟的就如同一攤水一樣,依偎在劉子銘的懷里,更像一頭受了驚的小動物。

    “人家也不想這樣,跟著那個老東西,沒一點好的,但是你看我現在也不會干別的,辭職之后,誰會要我啊……”

    劉子銘哈哈一笑,摟的更緊了一些,輕輕的撫摸了一把她因為剛才的一番運動而紅撲撲的臉蛋。

    “來我這兒,做我的秘書,還不比在劉高峰那個老東西那里強幾十倍?”

    徐青青嬌媚的一笑,“你真要我啊?”

    劉子銘不由得開始回味剛才的運動,那個感覺著實是爽到了天際。

    “當然,我說話算話,誰讓你那么招人喜歡呢是不是……”

    徐青青伸手推開劉子銘的手。

    “唉,人家也是身不由己啊……”

    “什么意思?”

    徐青青翻身坐了起來,然后將浴巾裹在身上,走到了窗邊。

    “劉高峰那個老東西在那兒,你覺得他會放我走嗎?”

    劉子銘臉黑了,“什么意思?”

    “難道說他把你……?”

    徐青青瞬間轉過身,臉上帶著小脾氣,“你想什么呢,就他那身體早就垮了,她老婆都罵他是廢物,你覺得他能對我怎么樣?”

    說到這里,徐青青嘆了口氣,“不過我畢竟這么年輕,他也是個男的,時不時的偶爾占我個便宜我也沒辦法不是……”

    劉子銘火兒立馬就上來了,重重的一拍大腿,惡狠狠的說道。

    “媽得,這個老東西,還真以為自己是個人物了,叫他聲劉局,真以為自己是什么手握重權的領導了?不就是個協會的局長嗎?等這次的事過了,我讓他好好給自己的囂張付出代價!”

    “敢欺負我的女人,我看他是活膩了!”

    徐青青聽到這話,連忙走過去,輕輕的摟住了劉子銘的腰身,像一條小蛇一樣纏住了他。

    “哎呀,你別生氣嘛,我又沒被他怎么樣,再說了,我現在不都是你的人了嗎……”

    說完還不忘輕輕的吻了吻劉子銘的脖頸。

    溫熱的氣息有些迷人,劉子銘瞬間覺得自己的興致又上來了,翻身上馬,徐青青很是配合的褪去了身上的浴袍。

    二人正在興頭上的時候,床邊傳來了震動聲。

    劉子銘從徐青青的身體上爬開,一臉懊惱的拿過手機一看。

    是自己老爸劉驍勇的。

    定了定神。按下了接聽鍵。

    “喂,爸。”

    “你現在在哪?”

    “我在千帆酒店吶,怎么了爸?”

    “沒事。我就是打電話給你叮囑一聲,這次的事你既然要做,就必須做好,一切事務必須得考慮周全,不能出現一丁點的差池,明白了沒有!”

    “我明白的爸,你放心吧,時間不早了,您老早點休息,這里都有我呢。”

    “嗯。”

    劉驍勇掛了電話,劉子銘重新回到床上,但興致已經沒有了,他接著點了一支煙,抽了起來。

    “怎么了?”

    “沒事,我得下去安排一下,你在這兒等我。”

    說著,穿上衣服就準備走。

    “你晚上還回來嗎?”

    徐青青很妖嬈的上前一把摟住了劉子銘的腰,像一道電流穿過身體一樣,劉子銘瞬間又起了反應。

    但想到明天企業家峰會就在這底下開,自己得去安排事情,不由得只能暫時下去。

    “你放心,我肯定回來,這么好的夜晚,我怎么會舍得讓你一個人呢?”

    說完之后,穿好了衣服,下了樓。

    這次的港陸兩地的企業家峰會,來的全是國內上市公司中排名較前的大集團,主辦方是國內目前排名第一的國企油庫集團。

    也正因為油庫集團本身的影響力在這里,因此才會吸引這么多的老板過來參加。

    而這次企業家峰會其實本身之前的計劃中是沒有慈善義賣以及文玩鑒賞這一環的,只不過本身嘉德拍賣的名聲在這里,而且但凡是有錢的老板,都比較喜歡在文玩古董上花錢,以在表面上提高自己的內涵和修養。

    因此加了這個環節也并沒有收到反對的聲音。

    從而本身一個普通的企業家峰會,就成了合作洽談加慈善再加文玩鑒賞買賣這樣一個環節眾多的活動。

    劉子銘負責的,就是文玩買賣這一環節。

    而他之前想的只不過就是求助于劉高峰,使得在文玩這環節在唐風的身上找回嘉德拍賣應有的面子,但現在事情變得簡單多了。

    劉高峰主動出手,不僅僅在這一個環節壓制唐風,還要從一開始就打擊他。

    下了樓,到了會場轉了一圈之后,劉子銘大致檢查了一遍,沒有任何的問題。

    該擺的物件都已經提前擺好了,到時候就只等看唐風的好戲。

    出了文玩會場,站在樓梯間等電梯,一聲響過后,門打開,出來了三名黃頭大藍眼睛的老外,直接不看人就往前直走,直接將劉子銘差點撞翻了一個跟頭。

    剛回頭準備理論,但其中一個高大男子回頭瞟了一眼,那眼神掃在劉子銘身上,他就感覺自己渾身一個冷顫!

    那眼神,就像是深淵里的魔鬼在盯著看你一樣,瘆人到了極點。

    劉子銘生生將到了嘴邊的話咽了回去,而后轉頭進了電梯。

    一路往上,剛上去沒幾層,電梯停了下來,門打開,外面兩個說笑的人走了進來。

    劉子銘看到其中一個人,汗毛直接就立了起來!

    “劉局。您也在這兒啊?”

    劉子銘渾身的冷汗都下來了,但還是故作鎮定的笑著問道。

    劉高峰看了一眼是劉子銘,也沒有在意,畢竟明天的企業家峰會就在這里開,他在這里也正常。

    “嗯,小劉啊,我在這兒和我老朋友聊聊。”

    劉子銘陪笑著點頭,電梯剛上了一層,立馬按下了停止鍵。

    “哎?小劉啊,你這不是十樓的嗎?這才八樓就下了?”

    “沒有劉局,我的房間在八樓,剛才按錯了,你們上,你們上……”

    說完,急匆匆的出了電梯,而后走樓梯,這才上了十樓。

    回到房間,立馬將房門反鎖,不停拍打著胸口,大口呼著氣。

    他可不是傻子,這個徐青青要說沒和劉高峰有點什么,打死他他都不信!

    要讓劉高峰知道自己上了他的女人,那自己這條命估計都能沒半條!

    自古以來這男人為了女人可是什么事情都做的出來的!

    “怎么了呀,看你喘的……”

    徐青青穿著一套薄紗睡裙,扭著臀部就迎了上來,輕輕的吻了吻劉子銘的脖頸,鮮紅的唇彩立馬就印在了上面。

    劉子銘深吸了口氣,使勁捏了把徐青青的屁股,坐下喝了口水。

    “你猜我剛才遇到誰了?”

    徐青青一愣,坐在床邊,“遇到誰了?”

    “劉高峰。”

    徐青青的臉色瞬間變的煞白,但隨即恢復如常,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

    “遇到就遇到了唄,我又不是他老婆,他有什么權利管我……”

    劉子銘點燃了一支煙,猛吸了兩口,瞬間覺得背著劉高峰干他的女人,頗有些刺激的感覺。

    想到這里,扔掉煙頭,一把將徐青青再次抱起,扔到了床上,。

    而此時,就在隔壁的劉高峰,則正和自己的企業家朋友,江北實業集團的老總賈德明有說有笑的聊著。

    他自然不會知道,自己心愛的,奉若珍寶的小情人徐青青,此時就正在不遠處的酒店房間里,被劉子銘按在身下……

    ……

    “劉兄啊,剛才你說的那個唐風,可是內地江南省赫赫有名的那個唐風?”

    劉高峰吸了口煙,“不錯,除了他還能有誰?”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