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百九十六章 習慣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三百九十六章 習慣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劉高峰回去之后就找人查了唐風的信息,雖然能查到的資料不多,但基本的信息還是查到了一些。

    這個唐風就是江南省安北市的人,曾經當過兵,之前是安北市小有名氣的林家的上門女婿,但不知道為何,他在很短的時間之內,認識了很多當地的大人物,然后用了種種手段,收了當地地頭蛇的產業,之后一路高歌猛進,做到了現在這個程度。

    但對于這種一夜暴富的人,劉高峰是看不起的,對于他來說,認識的企業家不再少數。

    “劉兄啊,這個唐風我早有所耳聞,他這個人很年輕,做事異常的激進,屬于從來都不考慮后果的那種人,你和他之間怎么就產生了摩擦呢?”

    賈德明是江北省的著名商人,從街頭擺攤賣假貨一點一點做起,有了第一桶金之后,剛好趕上房地產業的風口,他抓住了機遇,自此一帆風順,建立了江北實業集團,到了現在,江北實業也已經是資產過千億的大型集團。

    劉高峰看了賈德明一眼,“賈總,不瞞你說,昨天我去黃老家里吃飯,被這個小子一頓的羞辱啊,簡直是一點面子都不給我劉某人吶。”

    “你說說,我劉高峰在X港,乃至在內陸都還算有點小聲望吧?被這個毛頭小子羞辱,這事誰遇上能受得了?”

    賈德明點了點頭,老謀深算的他沉思了半天,按照他對唐風的;了解,這小子做的出來這樣的事。

    “劉兄啊,我明白了,這個人我多少清楚一點,他做的出來這樣的事。”

    “那您今天過來找我的意思是?”

    賈德明鬼精鬼精的,在商界摸爬滾打多年的他什么場面沒見過。劉高峰說出這番話,他就知道一定是找自己有事。

    既然是找自己辦事,那自然得讓對方明白,這需要欠自己一個人情,這是他多年的經驗總結出來的道理。

    劉高峰看了看,沉吟一會兒之后,笑了笑,“賈總啊,我的意思你應該也明白,我這個人呢雖然不是商人,沒什么宏圖大志,但是大家都是男人不是?”

    “被人這么羞辱,怎么可能就此作罷?明天就是峰會了,到時候環節不少,還希望賈總到時候能替我多多教訓教訓一下這個小年輕啊!”

    “這話又說回來了,這個年輕人要是一直這么發展下去,沒人教他做人的話,恐怕日后對你們的威脅也不小吧?”

    賈德明哈哈一笑,心中想到,這個劉高峰果然是人老成精啊,話說的一套一套的。

    呼了一口氣,賈德明拍了拍自己衣服,彈掉了上面的煙灰。

    “行,既然劉局都開口了,別人的面子我可以不給,劉局的面子我必須得給啊!”

    “這樣吧,明天峰會開始之前,我給我那幾個朋友說說,尤其是馬騰飛馬總,他有這個實力給這個年輕人上一課。”

    劉高峰掐滅煙頭,哈哈一笑,站了起來。

    “好,就喜歡賈總這種爽快人,那今晚賈總就入手隨俗,我做東,找兩個姑娘?”

    賈德明色色的一笑,“還是劉局你懂我啊,好!”

    劉高峰哈哈一笑,拿出手機準備打電話,賈德明伸手拉住了他。

    “劉局啊,我呢,不習慣年輕的,就好三十歲往上的那一口兒……”

    兩人相視一笑,就都笑了。

    劉高峰出了房間門,拿出手機打電話,耳畔傳來隱隱約約女人的叫聲,有些耳熟。

    像是自己秘書徐青青的,但就在準備靠近一點聽得更清楚的時候,電話接通了。

    “喂,小王嗎?”

    ……

    清晨的陽剛灑在X港的街道上,唐風被一陣手機鈴聲吵醒,拿出手機看了一眼,是何氏集團高級秘書的。

    “喂,怎么了?”

    “唐總,您忘了嗎?今天您要去參加企業家峰會的。”

    秘書的聲音很甜,很溫柔。

    “嗯,我知道了。”

    “那個唐總您先別掛,我昨天給您挑了一套西服,我現在就在酒店樓下,我給您拿上來吧……”

    唐風揉了揉眼睛,“不用了,我隨便穿件去就行了。”

    秘書有些著急了,“唐總,這次參加峰會的著名企業家很多,主流媒體去的也不少,您要不?”

    “這和我穿什么衣服有關嗎?”

    秘書被唐風一句話給問住了,卡了半天沒說出一句話。

    “算了,你都買了,就拿上來吧……”

    畢竟是個小姑娘,人家也是為自己考慮,穿不穿的,也該讓人家上來一下。

    “好的唐總,我馬上到!”

    唐風掛了手機,起床洗漱,瓦莎還在睡,唐風也沒叫她。

    刷牙的時候,門鈴響了,唐風出了衛生間,打開了門。

    門外,秘書穿著一聲的職業裝,包臀裙,臉蛋紅撲撲的,看到唐風有些不好意思。

    “進來吧,別傻站了。”

    秘書羞澀的笑了笑,邁步進了門,將手中的袋子放在了桌上。

    “唐總,專車就在樓下,您等會換好衣服直接下去就行。”

    她看到了還躺在床上睡覺的瓦莎,心里突然劃過一絲的失落,本來想多坐一會兒的,突然就不想待了。

    “嗯,我知道了。”

    唐風答應了一聲,秘書點了點頭,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出去了。

    洗漱完畢,唐風將裝著阿瑪尼西服袋子打開看了一眼,又放在了一邊。

    他一直都穿不慣西方人的這種衣服,感覺并不舒服,遠沒有運動服穿著給人的感覺舒服。

    因此出門之前,唐風特意穿了一身干凈一點的運動服,還是李寧牌的,這個牌子他小的時候最喜歡了,這種感覺到現在也一直都在。

    他是個念舊的人。

    ……

    看瓦莎一直在睡,也就沒有再打擾她,一個人出了門。

    樓下,秘書就站在專車不遠處等著他。

    “唐總,上車吧。”

    唐風看了一眼,專車是賓利飛馳系列最新款,售價應當超過了四百萬。

    “不用了,我自己開那輛奔馳就行了,這種車我坐不慣。”

    同樣的,之前好幾天都是開的這臺奔馳,讓他為了參加一個會議專門換新車,他覺得沒有必要,也不習慣,還是喜歡開車。

    秘書一愣,這不管是誰家的老總,都喜歡坐豪車,這自己家的老總還真是奇怪了,穿著一身幾百塊的李寧運動服不說,還不愿意坐豪車,要自己開那輛不到百萬的奔馳去。

    這著實讓她有些不能理解。

    “唐總,這次的峰會很重要,您看……”

    唐風沒有正面回應她,而是扭頭拿車鑰匙的同時,問道。

    “你要跟我一起去嗎?”

    秘書一愣,連忙點頭,“唐總,我還是跟您一起去吧。”

    說完的間隙,唐風已經打開了車門,坐到了駕駛位上。

    “那好,上車吧。”

    女秘書甚至連給司機打招呼的事都忘了,直接踩著高跟鞋小跑著到了車跟前,想了想,壯著膽子拉開了副駕駛的車門。

    奔馳發動,唐風一腳油門,車子飛馳而去,只留下了在原地不明所以的專車司機……

    ……

    而此時,X港千帆大酒店外,聚集了上千人,還好酒店的安保做的很不錯,一般人根本進不來。

    酒店大門外,幾十家國內媒體的記者們都嚴陣以待,都想找機會接觸一個大人物,獲取第一手的新聞素材。

    門口黑壓壓的一排攝像機,全都處于打開狀態。

    “喂喂喂,騰飛集團的馬總,快!”

    一輛嶄新的黑色勞斯萊斯幻影穩穩的停下,車門打開,一個中年模樣的男人從車里走了下來。

    他先是站在原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西服,環視左右,接著,一群記者便將他圍了起來。

    “馬總,您這次參加峰會有什么新的演講要發表嗎?”

    “馬總,您對最近出現的唱衰地產行業的言論怎么看?”

    一群記者將手中的麥克風恨不得塞進馬騰飛的嘴巴里,但麻糖這樣身份的商人,身邊的安保人員豈能是吃素的,幾個黑西裝上前,將記者們推開,而馬騰飛自己挺了挺胸,一句話沒說,昂首進了千帆大酒店……

    緊接著,酒店大門重新打開,一輛灰白色的寶馬7系特供版開了進來,眾人一看到這車,又紛紛向前,想給自己爭到一個好位置。

    寶馬里下來的,是燕京鴻飛實業集團董事長,黃鴻飛。

    ……

    大門一次又一次的打開,一輛輛豪車不斷的駛入,簡直讓一眾記者們都看花了眼。

    每一個來的都是各自行業的領軍人物,不管采訪到誰,這趟都可以算是沒白來。

    但很可惜,這些大人物自然不愿意在大門口就接受記者們的采訪,紛紛先行進了酒店大廳。

    不多時的功夫,千帆大酒店的門前和車庫內,已經停滿了各個牌子的各種豪車,基本沒有低于三百萬的。

    門口的迎接活動快接近尾聲的時候,一輛黑色的奔馳c級轎車開到了門口。

    千帆酒店看門的保安都認識各種車型,一看到是一輛奔馳C級轎車,并沒有直接打開門。

    據他們的經驗判斷,今天來參加峰會的,可都是身家數百億往上的大老板,人家的保鏢都是悍馬級別的車,哪有低于一百萬的?

    唐風將車停在門口,按了兩下喇叭,但伸縮門并沒有打開。

    副駕駛上的秘書有些急了,下車過去交涉,拿出了參會證之后,保安才點頭哈腰的趕緊賠笑著打開了門。

    唐風略有不滿,但并沒有放在心上,跟這種狗眼看人低的人計較,簡直就是浪費自己的心情。

    和其他人不一樣的是,唐風的車進入到酒店門前廣場上的時候,一眾記者你看我我看你,還以為是哪個老板的助理來了,因此并沒有上前采訪。

    只有一個人例外,江南在線的莫如霜。

    江南在線在上次的大新聞過后,在國內的知名度不斷的上升,再機上唐風的注資,一躍成為國內十大影響力的網絡媒體公司。

    莫如霜帶著自己的攝像師,小跑上前,看到唐風下車,興奮的迎了上去……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