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百九十七章 舌戰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三百九十七章 舌戰

    “重生之完美贅婿 (..)”!

    “風哥,你可算來了……”

    “我還以為你不參加這次峰會了呢……”

    唐風下車之后,沖莫如霜笑了笑。

    “沒想到你也來了,辛苦了,在這兒就不接受采訪了吧,你知道我這個人不喜歡接受采訪,就先回去吧。”

    這邊說著話,莫如霜身后的其它記者們開始議論了。

    “這個人是誰啊?怎么這穿著打扮?”

    “就是,這個也不像是什么大企業的老總啊?”

    “不認識,難道他是……”

    記者們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門口駛來的另外一輛車將注意力吸引了過去!

    一輛泛著光的黑色加長版林肯駛了進來……

    “那是江北實業集團賈總的車!”

    人群中有人說了這么一句之后,記者們瘋一般的沖了上去,將加長林肯圍在了中間!

    賈德明坐在車里,微閉著眼睛,他很是享受這種被記者們圍在中間的感覺。

    車子停好之后,記者們早已經架起了設備,賈德明緩緩下了車,先是和記者們打了個招呼,而后扭頭往唐風的車邊看去。

    和自己被記者們包圍的一幕相比,唐風那邊著實有些苷酸,就只有一個記者在。

    他很滿意這個結果,畢竟,和劉高峰合作不僅僅是幫他一個忙,更多的是為自己找面子。

    畢竟,江北和江南是連個相鄰的省份,唐風現在的實力已經不得不讓他擔心,如果今后唐風進軍江北市場,他的集團定然也會受到影響。

    所以,現在打壓唐風,給他點顏色看,也是給自己幫忙。

    “各位記者朋友,大家的心情我理解,但是呢,我們來參加這個峰會,大家應當對每個企業家都一視同仁才對。”

    “各位要不這樣,過去一半人,采訪一下那邊那位朋友怎么樣?”

    說著,手指向了唐風那邊。

    “賈總,我們也不認識他,就采訪您吧。”

    “對,您是江北省地產圈的領軍人物,我們大家都很期待您說點什么。”

    賈德明爽朗的一笑,微微擺擺手。

    “哎,各位的心情我理解,這樣吧,要不你們就過去幾個人,那位好像也是地產圈的人物,就當給我賈某人一個面子,如何?”

    雖然話已經說到這個地步了,但記者們絲毫沒有動心,仍舊圍著他在轉。

    眼看戲演的差不多了,賈德明嘆了口氣,笑著在保鏢的保護下,走向了唐風的車。

    “唐風老弟,哎呦,今天可算是見到你了,哈哈……”

    唐風正和莫如霜說著話,聽到有人好像在叫自己的名字,回頭一看,一個中年油膩男朝自己走了過來,滿臉的堆笑。

    “你是哪位?”

    記者們都是跟著賈德明走的,一看唐風在問賈德明是誰,都有些不可思議,心中不禁在想,這個人是來參加峰會的嗎?

    是大老板嗎?

    賈德明在商界的名頭不算是老大級別,但是人盡皆知應當是,這個人連他都不認識,著實讓人有些意外。

    “鄙人賈德明,江北實業集團董事長……”

    賈德明要的就是這樣的結果,在記者們的面前彬彬有禮,伸出了自己的手。

    “江北實業集團?聽說過。”

    說完,禮貌性的笑了笑,但沒有射出自己的手。

    賈德明的手端在半空中半天,也沒有等來唐風。但他并不生氣,他要的就是唐風在記者們的面前丟人!

    “唐風老弟不認識我沒有關系,畢竟你是剛入商界嘛,以后機會多的是,自然就認識了。”

    說話的同時,收回了自己的手,哈哈一笑,顯得極度的大氣,很有大企業家的胸襟和風度。

    唐風沒有說話,仍舊是一笑帶過。

    賈德明上下打量了唐風一眼,繼續笑著開口。

    “呦,唐風老弟啊,今天是不是出門著急了一點,怎么連正裝都沒有穿啊?”

    “怎么?老弟你是給李寧做代言人了?穿著一身李寧運動衣就來了?”

    這話一說出口,周圍的十分嚴肅的記者們都忍不住笑了起來,之前還沒怎么注意唐風,現在一看,他居然穿著一身運動衣來的!

    這簡直就是天下奇觀!

    唐風眼中露出了一絲不善,莫如霜站在他身邊,臉色已經冷了下來,別人不知道,她可是知道,這個賈德明是個無惡不作的奸商代表,為人老謀深算,尖酸刻薄,沒有一點企業家的樣子,只顧著給自己撈錢,還把國籍都改了,只不過這些信息,一般人都不知道而已。

    “賈總說話可是真的幽默,請問,什么叫正裝呢?”

    唐風聽出來了,這個人就是專門過來跟自己找不痛快的,既然他主動這樣了,自己也就沒有必要再給他面子了。

    賈德明被唐風說的話給逗笑了。

    “哎呦,唐總你說話做事還真是不拘一格嘛,連正裝都不知道是什么?”

    身后的一眾記者們都是一群眼睛毒辣的人,他們已經嗅到了一絲火藥味,察覺到了兩人之間的這種微妙關系,因此一個個注意力都高度集中起來,就等著捕捉到一些什么。

    做他們這行的,只要是新聞就好,至于是什么新聞,正經與否,有的時候并不重要。

    比如現在唐風如果和賈德明掐起來,這報道發出去,絕對會吸引很多人的眼球,有人看就證明這個新聞有價值,就可以賺到錢。

    賈德明哈哈一笑,“唐風老弟既然開這個玩笑,我老賈就說說?”

    唐風一抬手,“好啊,我倒是想聽聽賈總高見。”

    賈德明笑著反問道,“正裝不就是西服嗎?難道說唐總你不這樣覺得嗎?”

    他說完子之后還不忘回頭看了看一眾記者,臉上的神色無非就是在告訴眾人,這個人簡直有點傻。

    唐風沒有著急,但他身邊的秘書已經有些尷尬的站不住了,臉有些紅,但也沒有辦法,唐風就是這個脾氣,人家是老大,自己能怎么辦呢?

    “我當然不這樣覺得。”

    唐風淡然的靠在車門上,隨意的回了一句。

    賈德明一愣,心中不由得在想,這個人究竟是什么來路,這完全不按照套路出牌啊?

    難道這個人就是真的傻不成?

    也不對啊,就憑他的手段和所做的事來看,他可不傻。

    干笑了兩聲,賈德明道,“唐總是年輕人,就是會開玩笑啊,我們這把老骨頭還真是理解不了啊,哈哈……”

    “這所有人出席正式場合都認為正裝是西服,唐總您怎么就覺得西服不是呢?”

    “唉,現在的年輕人吶,就是太浮夸,太喜歡標新立異了,總想著自己要和別人不一樣,還是太年輕吶……”賈德明嘆著氣,陰陽怪氣的說道。

    唐風聽他說完,拍了拍身邊正欲發作的莫如霜,示意她不要激動,然后轉而笑瞇瞇的看向賈德明和他身后的一眾記者。

    “賈總這個帽子給我戴的我有點接受不了啊……”

    “我堂堂一個國人,憑什么出席正式的場合需要穿外國人的衣服來表明我自己的重視程度呢?”

    賈德明一愣,“唐總,大家可都是這樣啊。”

    “所有人都這樣,難道就一定對嗎?”唐風反問道。

    “呵呵,我就說嘛,唐總你還是年輕啊,喜歡標新立異。”

    唐風露出了笑,只不過是不屑的笑。

    “這并不是標新立異,我唐風是國人,我出席我們國內企業家的峰會,穿我們自己國內品牌的衣服,如何就不算是正裝了呢?”

    “怎么就不算是認真對待這件事,怎么就算是浮夸了?”

    “賈總啊,你年紀大是事實,但是呢,不要總覺得外國人的東西就是好的,你說對不對?”

    “這人跪的久了,就站不起來了,年紀大一點沒事,膝蓋別那么軟啊……”

    “你說是不是賈總?”

    賈德明的臉有些黑了,他可是萬萬沒有想到,這個唐風及軟是如此的伶牙俐齒,說的話沒有一點毛病!

    但身后幾十個記者看著的,攝像機和照相機都在拍著,他也不好意思不說話,也不能認輸,只好硬著頭皮說道。

    “唐總果然是好口才啊,愣生生把我這一身的價值二十多萬的高檔西服說的一文不值,倒把自己這一聲百十塊左右的李寧運動服說的頗有價值。”

    “唐總果然是高人吶,讓我這個老人佩服之極!”

    說完之后哈哈一笑,努力讓自己的形象在廣大記者面前顯得比較高大。

    唐風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呵呵一笑。“賈總啊,這人身上穿的衣服啊,本身是沒有價值的,你理解錯了一件事情。”

    “就像我身上穿的這套李寧衣服,可能市場價值就只是一百多,但是呢,我不覺得他廉價。”

    “同樣的。你身上穿的定制版,但是我同樣并不覺得他高級高檔,你知道為什么嗎?”

    賈德明都有點被問的愣住了,忍不住笑了起來,“哎呀,唐總的想法可真是稀奇,我還真想聽聽呢。”

    唐風笑著打量著賈德明。

    “賈總,我會覺得這一百塊的衣服因為穿在我唐風的身上而價值倍增,這廉價的衣服會因為穿在我的身上而與眾不同,而并非是賈總你認為的那樣,穿一身昂貴的西服,就覺得自己的價值因為這件昂貴的衣服而增加。”

    “這,就是我們的區別!”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