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百九十九章 尷尬的女主持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三百九十九章 尷尬的女主持

    “重生之完美贅婿 (..)”!

    這個美女支持人雖然不是劉高峰收買的人,但她這種做主持的人,最需要的一個本領就是察言觀色。

    剛才馬騰飛的表現足以說明他對唐風是敵視的態度,那她日后想要更好的發展,討好這些商界大鱷是必不可少的。

    沒準哪天自己去投奔人家,就會因為今天的表現讓人家對自己的印象加分,從而有更好的待遇。

    這就是生活,就是社會,處處都需要用心。

    而主持人這話一問出口,雖然有些過分了,畢竟她只是一個會議的主持人而已,但這過分的舉動并沒有引起公憤,反而收獲了不少人的認可。

    尤其是馬騰飛,十分欣賞,坐在下面看著臺上站著的唐風,一臉不屑的笑。

    本身馬騰飛因為唐風降價售房的新聞而關注過他,大家都是同行,唐風的行為讓他很是惱火。

    今天剛好賈德明說了,自己出出氣的同時也可以送個順水人情,何樂不為呢?

    唐風站在臺上,打量了自己身邊不遠處的女主持人。

    淡淡的笑了笑,正色問道。

    “草率嗎?你覺得我這一身打扮有什么問題?”

    底下的眾人早就議論開了,不少人都對唐風嗤之以鼻,這當然不僅僅是因為他的穿著,這只不過是個導火索而已。

    女主持人臨危不懼,呵呵一笑,很有氣質的說道。

    “唐先生身為好幾家上市公司的老總,難道連一丁點的商務禮儀都不懂嗎?”

    “難道您不知道,出席今天這樣的場合該穿正裝以顯示自己對這次峰會的重視嗎?”

    “您剛才問出的這個問題,著實讓我感到吃驚和不可思議啊……”

    臺下的記者們剛才已經見識過了唐風是怎么懟賈德明的,但那是在場外,現在峰會正式開始,這個時候大家說的話都是公開的。

    只要爭辯足夠的激烈,那今晚的收視率和網絡流量一定會爆炸似的增長,對他們來說只有好處。

    因此,所有的鏡頭此時都對準了唐風,大家都很想聽聽,唐風怎么說。

    “哦。原來你是這樣認為的,我明白了。”

    唐風夸張的點了點頭,呵呵一笑,轉而目光看向臺下上百號企業家和上百號的記者以及其他的工作人員,而后正聲說道。

    “今天來的各位基本都是我華夏人,自古以來,我們華夏便是泱泱大國,天朝上國,禮儀之邦,文化瑰麗燦爛。讓無數外邦人羨慕不已。”

    “他們學習我們的衣食住行,學習我們的文化,覺得我們這個東方大國就是偉大的天朝,對我們尊敬萬分。”

    “但是現在呢?各位看看。左右回頭看一看,我們開的是什么峰會?國內著名企業家的峰會!在座的各位都是國內有名的大集團的老總,有頭有臉的人物!”

    “可大家參加我們自己國人的峰會,卻青一色的全穿的是歐洲人的西服皮鞋,這也就罷了,穿什么本身也不重要,但總有那些膝蓋骨軟了的人覺得,我們華夏人只有穿外國人的西服才能算是正裝。才算是你對這個會議是重視的,這是何道理?”

    “難道說,我們華夏造不出衣服了?我們沒有自己的工廠嗎?為什么別人穿這樣我們就要學呢?還甚至比人家自己都要重視!”

    “以至于我穿了一套我們華夏自己品牌的衣服站在我們華夏人中間,居然會被自己人嘲笑,諷刺,為難……”

    “那我想請問諸位同仁,你們身體里流的,是炎黃之血嗎?”

    話不多,說的聲音不大,但說完之后,會場內一片死寂!

    靜的落針可聞,沒有一個人在笑了。

    “諸位啊,今天這么重要的峰會,我心里知道,但讓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居然會有人因為我穿了一身我們華夏人自己設計制造的普通衣服而被針對,說我不夠重視這次峰會,說我草率。”

    “諸位覺得,有一點點道理可言嗎?”

    馬騰飛的臉有些發漲,他干咳了一聲,陰沉著臉說了一句。

    “唐先生,所有人都是這樣的,國際上也都是這么穿的,你這么說有點不合適吧?”

    唐風知道這個人不懷好意,直接問了一句。

    “所有人說對,那就真的對嗎?”

    “而且,穿西裝打領帶,也是老外傳過來的吧?你們只不過是受了他們的影響,被人家的文化侵蝕了而已。”

    馬騰飛咳嗽了兩聲,臉有些黑,很想發火,但周圍這么多記者看著,他也沒有辦法,只能壓制情緒的爆發。

    “我呢,也不想在這件事上費太多的口舌,只是希望各位能正視我們自己的文化,我們造得出衣服,沒必要覺得穿老外的西服就如何如何,諸位覺得呢?”

    底下再度安靜了下來,雖然有人想說話,想贊成唐風的觀點,但馬騰飛在那里撐著,他們都是聰明人,看的出來湯馬騰飛本身就對唐風不怎么友好,現在更是結下梁子了,要是自己公然贊成唐風,那無疑就是站在馬騰飛的對立面了。

    生意場上,多個敵人不如多個朋友,沒有人愿意得罪馬騰飛,因為目前看來,他們覺得還是馬騰飛的實力更強一些。

    唐風說完,又扭頭看了一眼身邊的女主持,笑著問到。

    “這位小姐,你覺得呢?”

    女主持本身是很能說的,但唐風的話有理有據,又帶上了感情色彩,如果自己非要說人家西服的好,那不就真的成了唐風剛才口中說的那種膝蓋骨軟的人了?

    因此,即便是憤怒異常,即便是有無數的話想說,楞是不敢說出半個字!

    女主持最后只得尷尬的低了低頭,沒說話。

    不過她現在也知道了,唐風這個人,遠不像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的普通,雖然穿的隨意,相貌普通,但他絕對不是自己想的那么簡單。

    她開始有些后悔為了主動討好馬騰飛去得罪唐風了,現在自己簡直就是顏面無存,接下來的活動還怎么主持?

    “好了,各位,我們重回正題,當著眾位記者的面,我回答馬騰飛馬總的問題。”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