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四百零六章 重新策劃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四百零六章 重新策劃

    “重生之完美贅婿 (..)”!

    馬騰飛看著唐風從自己身邊走過去,整個人有些失去了力氣一樣的哦往后一癱,靠在了椅子上,臉色煞白,大口喘著氣。

    自己今天不僅僅是輸了,還輸的是一敗涂地。

    不僅僅只是輸了,最關鍵的是,在這么多記者的見證下,自己之前的表現,簡直在數千萬人面前現眼了。

    別說是他馬騰飛接受不了,就算不是一個大集團的董事長,不是一個大人物,這樣的事也會給他足夠大的壓力。

    更別說,馬騰飛之前是什么身份的人,現在一下子成了這樣,不僅僅是口碑沒有了,經濟損失的程度也是足夠之大的。

    他很難想象,這后面將會意味著什么?

    和他一樣的還有賈德明,雖然賈德明損失沒有他大,至少沒有他那么丟人,但是經濟損失是極大的。

    所有樓盤半價,加補償之前購房者,這一番操作下來,可能會讓整個集團損失超過市值的一半以上。

    他們都是多年的商人了,這樣意味著什么,他們心里很清楚。

    一旦到時候操作過猛,出現一點點問題,導致資金斷裂,那么后果就很有可能是集團在一夜之間崩塌!

    而他們也將在一夜之間從集團老總成為一個平頭老百姓。甚至于成一個叫花子,成一個負債無數的流浪漢!

    這種從天堂墜落到地獄的例子,每天都會在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不斷的發生和上演著。

    賈德明扶著額頭,渾身感到了無力,剛才看到唐風一臉真是個的從自己身邊走過,賈德明心中的火氣直接就往腦門上沖。

    這個唐風著實不好對付,現在他心里快把劉高峰給恨死了。

    要不是他求自己幫忙,自己就不會去找馬騰飛,不找馬騰飛今天就不會發生這件事。

    現在事情搞成這樣,馬騰飛心里肯定也恨自己,萬一后面馬騰飛真的栽了,自己也絕對不好好到哪里去。

    想到這里,賈德明感覺自己的頭都要炸了。

    而此時,站在會場外面的劉高峰和劉子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沒人說話了。

    “他瘋了。唐風他瘋了……”

    劉子銘咽了口唾沫,心里倒現在都想不明白,唐風這是真的瘋了嗎?

    他這樣做是讓這些地產商都損失慘重,但是,這就是一記七傷拳,傷敵一千自損八百,完全就是不在乎這件事對自己的影響。

    劉高峰咽了口唾沫,本就稀疏的頭發此時出了汗之后,顯得更加的稀疏了。

    他臉色極度的難看,有些蒼白,他心里明白,這次事是確實搞砸了,那賈德明怎么可能就輕易的放過自己呢?

    看了一會兒之后,劉高峰不敢站在這里了,趕緊轉身回自己房間去了。

    劉子銘見狀趕緊后腳跟上,這件事還沒結束,畢竟還沒到自己動手的時候,就這么算了的話,自己老爸得罵死他!

    “你跟著我干嘛?”

    劉高峰進了房間,剛想關門,發現劉子銘也跟著自己過來了。

    “你來干什么?”

    劉子銘干笑一聲,“劉局,這件事可就不能這么算了吧?”

    看到劉子銘臉上還有笑容,劉高峰更是一肚子的火氣,不就是這個劉子銘找自己幫忙?

    現在事情砸了,自己欠了人家人情,現在成這樣了,他居然還笑的出來?

    “不能這么算了?”

    “那你想干什么?”

    “你劉子銘有能耐,你們嘉德拍賣多有實力啊,去唄,去和唐風硬剛啊!”

    劉高峰重重的將門關上,一屁股坐在了沙發上,兩個鼻孔不斷的喘著氣。

    看起來被氣得不輕。

    劉子銘一看劉高峰有些生氣,心里一緊,暗罵了一句,這事兒本來就是劉高峰要做的,現在出了事,他這態度就好像是自己的原因一樣。

    造成這樣的結果,不還是你劉高峰自己找的人不行?

    還什么大集團的董事長,什么有聲望的企業家,被人家唐風一個年輕人收拾的一點辦法都沒有,這能怪誰?

    但心里這么想,臉上卻沒有表現出來一點異樣,陪著笑,劉子銘坐到了劉高峰對面。

    “劉局,這事情還沒結束呢,您別太上火,咱們還有機會。”

    劉高峰點了一支煙,呵呵一陣的冷笑。“劉少爺,您這話的可真不腰疼啊。”

    “是沒結束,那你倒是上啊,合著這是我劉高峰一個人的事?”

    “唐風羞辱的是我劉高峰一個人?”

    “你剛才沒看到嗎?我的老朋友已經栽了,這次搞不好永遠翻不起身來,事情沒結束,你上去跟他干唄!”

    劉子銘碰看了一輩子的灰,心里氣的不行,但沒有辦法,自己這事自己也不能說完全沒責任。

    更何況現在唐風得罪了這么多人,他是越看越不爽,要今天不給唐風一點顏色瞧瞧,以后都沒臉在X港混了。

    “劉局,我知道您心里有火,但我心里也不好受不爽?”

    “但是越是在這個時候,我們這些人應當更加緊緊的抱成一團才行啊!”

    “要不然被唐風各個擊破,那我們不就真的輸慘了?”

    “我想這結果肯定也不是您想看到的,所以,這事兒,這仇,咱們還是得像辦法報才行啊!”

    劉高峰深深地吸了口煙,這劉子銘話說的是一點問題沒有。

    但現在的問題是,后面該怎么辦?

    唐風這實力,馬騰飛都被涮了,自己這能力,是人家的對手嗎?

    現在這個時候,劉高峰說心里不怕,那絕對是假的,人家畢竟也是上市公司的大老板,有的是錢,萬一最后知道自己在背后想著整他,到時候怎么辦?

    “劉少爺,我劉高峰這個人呢,是有仇必報,但是,我現在很想聽聽,現在這個時候了,你還有什么辦法?”

    “而且最后一旦出了問題,你可要想好后果是什么。”

    劉子銘心里暗罵了一聲,這個老狐貍,還沒做呢,就想把責任推的一干二凈,把自己一個人往前面推。

    蒼白的笑了笑,劉子銘給自己倒了杯酒,一飲而盡。

    “劉局,接下來的事我來安排,但是呢,有些事還是需要您撐撐場子啊!”

    “畢竟你看看,你在X港的影響力在這里擺著,那一幫文物鑒定專家,您認識的可不少啊,他們也都給您面子不是?”

    聽到恭維的話,劉高峰得意的一揚嘴唇。

    這話說的倒是沒毛病,心中不覺又有了自信。

    “行,劉少爺,說說吧,怎么弄?”

    劉子銘點了點頭,湊近了劉高峰的耳朵,輕聲言語了幾聲……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