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四百一十一章 惡人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四百一十一章 惡人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唐風這一突然的舉動,讓全場所有人的目光瞬間都聚集到了他的身上。

    金智善看了一眼唐風,打量了好半天,發現自己并不認識他,況且這個人看著如此的年輕,穿著打扮更加的不合時宜,因此并未放在心上。

    “馬總,我替山區的孩子們感謝您……”

    金智善繼續說的時候,唐風說話了。

    “金總,你能代表那些需要被幫助的孩子們嗎?”

    突然來這么一句,金智善一下子都沒反應過來,楞了一下,他身邊跟著的保衛人員先開始行動了。

    兩個彪形大漢一身的黑西裝,幾步到了唐風身前,冷冷的對唐風道。

    “你是誰?晚會邀請你了嗎?再不老實就把你趕出去!”

    唐風一笑,“滾!”

    兩個彪形大漢一愣,扭頭看向金智善,但金智善也是人老成精,怕得罪人,拿起話筒對門口站著的主辦方的保衛人員說了一句。

    “這里有人搗亂,已經嚴重影響到了慈善晚會的進行,麻煩各位過去處理一下。”

    門口幾個保安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誰敢動啊,這金智善不知道唐風的身份,他們可知道。這人誰惹的起?

    人家馬騰飛那么牛的人都低頭認錯,他們敢上去趕唐風走,那不是拿自己的吃飯碗往地上砸嗎?

    金智善說完之后,門口的主辦方保衛人員沒有搭理他。

    氣氛在這一瞬間有些凝固了的感覺,金智善有些生氣了,招手將之前的主持人給招手叫了上來。

    其實主持人之前一直在給他暗示,但金智善沒有看到,等到主持人上臺之后,在他耳邊耳語了幾句,他心中不由得一震。

    立馬改變了剛才的態度,趕緊招呼自己的保鏢下去,然后笑著對唐風說。

    “原來是唐總,剛才多有不知您身份,還請您多多包涵。”

    唐風不屑的笑了笑,“金總,您演技不錯啊。”

    略帶著嘲諷意味的話語飄蕩在會場上空,嗅覺敏銳的記者已經發現了一絲端倪,趕緊架起了攝像機開始錄。

    金智善臉上有些發燙,心里也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自己和這個唐風之前也不認識啊。

    “唐總,您的話,我好像有些不太明白。”

    “要不您看這樣行不行,先讓我把這個慈善捐助環節主持完,然后我臺后單獨找您聊,您看怎么樣?”

    金智善這番話說的,很是周全,唐風答應或者不答應,那就在別人的眼中看來,他都是無禮的,不知道禮貌的人,而反過來,他金智善就是一個風度翩翩的老總形象,雙全其美。

    所誘人的哦目光都看向唐風,而唐風則笑了笑,起身走上到了金智善眼前。

    “金總,您的臉怎么有些紅了?”

    金智善的確是因為剛才有些緊張的緣故,臉稍微有一絲的泛著紅,被唐風這么一說,著實有些更加緊張了。

    “唐總,您玩笑了……”

    金智善在笑,但笑的有些心不在焉的感覺,很心虛。

    唐風搖搖頭,“金總,我沒開玩笑,我吧,就是覺得您演技真不錯,當著這么多記者的面,對著這么多臺攝像機,您一點都不怯場啊,那說的跟真的一樣。”

    這話明顯是有深意的,金智善聽得出來唐風話語中的不善,尷尬的笑了兩聲。

    “唐總您玩笑開得可真好,很幽默嘛。”

    然后雙眼盯著唐風,靜靜的看著。

    “幽默?金總,您真覺得,我是在跟你開玩笑嗎?”

    唐風這話問出來,金智善呆呆的站在臺上。

    他隱隱覺得,唐風應當是知道自己一點事情。

    但具體是怎么知道的,為什么會知道,這些他還真不知道,確實之前和唐風沒有過任何的交集,不了解。

    “唐總,這個……我實在是不懂您的意思,您要是有什么問題的話,咱們這個晚會結束之后我找您說行不行?”

    一邊的馬騰飛也早就看不下去了,好不容易給自己找了一個挽回一點顏面和人品的機會,沒想到唐風又出現了,簡直就跟自己過不去一樣。

    “唐總,您看看,現在這慈善晚會正在進行,您要有問題,等會說可以嗎?”

    聽到馬騰飛這么跟自己說話,唐風扭頭瞪了一眼,說道。“馬總,這里沒你事,一邊去!”

    雖然當著這么多記者的面,但唐風可不想那么作,該怎么樣就怎么樣。

    金智善鬼精的很,看到唐風態度這么不好,呵呵一笑。

    “唐總,咱們有話好好說嘛,別爆粗口。”

    唐風轉過身,看著金智善。

    “金總,我現在只想問你一個問題,你要是如實回答我,我今天可能還能考慮放你一馬,看你年紀也不小了,讓你后半生不至于那么凄慘。”

    “你要是給我裝傻充愣,不說實話,那就不能怪我了。”

    “孰輕孰重,你自己考慮清楚。”

    金智善心臟跳得有些厲害,但畢竟幾十歲的人了,人生閱歷極其豐富,知道在這個時候,自己方寸先不能亂,要不然真就說不清了。

    “唐總,您看您有問題就早說嘛,我金智善一定如實回答您的問題!”

    金智善爽朗的哦一笑,拍拍胸脯說道。

    唐風點了點頭,“哦,那就好。”

    “我想問你,這些捐給清苦地區的錢,都是直接給你了吧?”

    金智善莊重的點了點頭,“是這樣的唐總,我們大華基金在國內的聲譽是有目共睹的,各位老總也都信任我們,受助人們也信任我們,所以,我們就是一個善良的傳遞者而已……”

    唐風點了點頭,“這些錢,你都用到該用的人身上了嗎?”

    金智善一愣,直直的看著唐風,目光有些冷了。

    唐風這故意找茬,也找的有些過分了吧?

    “唐總,您這話什么意思?”

    “您是懷疑我們大華基金的信譽嗎?”

    “唐總,我看您年輕,可能不知道吧,我們大華基金已經成立幾十年了,這么多年,從來都沒被懷疑過信譽問題。”

    “您現在懷疑我們的信譽,讓我有些意外,和不解,更有失望和憤怒!”

    金智善言辭激烈,剛直之中不帶任何一點心虛的感覺。

    “金總,您不準備說實話啊。”

    “那好,我現在只能告訴您,您晚節不保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