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四百二十章 尷尬的劉子銘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四百二十章 尷尬的劉子銘

    “重生之完美贅婿 (..)”!

    “馬大師,看的怎么樣了?”

    眼看著這人慌了,唐風追問道。

    馬大師臉上豆大的汗珠往下掉,眼睛都不敢看唐風,靜靜的,死死的盯著手中的瓶子,心中思考該如何應對。

    旁邊的另外一個大師也發現了不對,這仔細一看,也是嚇得三魂七魄都快沒了!

    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出現如此之大的失誤。今天這一旦處理不好,今后他們二人的名聲可就算是徹底毀掉了!

    但是他們兩人卻又不敢隨便說,不遠處的劉高峰一直看著他們,一旦他們今天說了實話,那今后的日子也絕對不會好過!

    說也不行,不說也不行,說錯更不行,不說錯同樣不行。

    兩個身經百戰多年的大師此時全身汗流如注,這次算是徹底的把自己給栽了進去。

    兩位大師的異常表現被周圍的人看在眼中,大家心里其實都已經在懷疑剛才他們可能說的就是假話了。

    要不然,現在也絕對不可能是這表情,比吃了蒼蠅都難受的樣子。

    “兩位大師有什么可以直說嘛,畢竟我們嘉德拍賣的口碑在這里放著,這么多年來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我相信兩位大師也肯定是相信我的……”

    兩位大師久久沒有說話,劉子銘心里有些著急了,直接上前如是說道。

    本來兩位大師就心里一肚子的火沒地方發,現在聽到劉子銘還恬不知恥什么都不知道的拿話逼自己,心中的邪火就往上涌!

    都什么時候了,還你們嘉德拍賣多厲害,多有誠信,他們兩個不就是因為相信你們嘉德拍賣才沒仔細看真假?

    要不是出于相信你劉子銘,至于出現這樣的事嗎?

    他們兩人沒書畫也就算了,劉子銘倒主動上來說了,這個操作簡直讓兩位大師恨死他了。

    唐風見狀,走到了之前自己坐的地方,拿起了自己之前看的那本雜志,然后回到了兩位大師面前。

    想了想說道,“二位說不出口,我來替你們說說。”

    “剛才我在看這本官方雜志的時候,偶然之間翻到了一條,像這種古代的瓶子,一般是明朝之后才會在底座上印制年號,在此之前是沒有的。”

    “而剛才劉少爺之前不是說過,這個瓶子是宋朝的東西,那大家都知道。宋朝是在明朝之前的朝代,那么宋朝的瓶子按理來說是不可能有這個的,但是大家請看……”

    說著,唐風將大師一直拿在手中的瓶子接了過去,翻轉瓶身。

    “元豐二年”的字樣清清楚楚的印著……

    兩位大師此時已然是滿臉通紅,而劉子銘則呆立在了當場,不知所措,臉上青一陣紅一陣。

    所有人都看的清楚,這個瓶子地下的確印制著年號。

    “不過我唐風不過是個門外漢,至于說的是否正確,還需要兩位大師確認。”

    “二位,我說的是否合理?”

    兩位大師看著唐風,不知道是該笑還是該哭。唐風這波操作簡直就是殺人誅心吶!

    但其實他說的就是常識,的確宋朝的瓷器是不會低底座上印年號的,這無可爭辯,就是事實,他們再不濟,這點常識還是知道的。

    “您說的……沒,沒錯……”

    馬大師無奈的地低下了頭,這想爭辯也沒機會,人家說的合理,他即使想解釋什么,都沒有余地。

    遠處,劉高峰臉色巨黑的站著,心中不禁將劉子銘這個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紈绔子弟十八輩祖宗都罵了個遍!

    還說是什么留學回來的高知,對文物有相當之高的研究,沒想到就是這么個貨色!

    跟他合作,劉高峰簡直腸子都悔青了!

    唐風將手中的瓶子放下,扭頭看向劉子銘。

    “劉少爺,您剛剛不是說了,嘉德拍賣是國內乃至國際上有名的文物公司,這怎么今天拿上來的第一件東西就是假的?”

    “關鍵是假的就假的吧,這個是不是假的有些離譜,把今天到場的老板們當傻子?”

    殺人誅心!

    唐風就是要給這個劉子銘一點顏色看看,你不是故意為難我嗎?

    那我就要讓你身敗名裂,永世不得翻身!

    底下的老板們議論起來了,一個個也都很是氣憤,大家都是商界有頭有臉的人物,也是給他們劉家面子,給主辦方面子這次過來花錢買東西的。

    沒想到自己給人家面子,人家直接把他們當傻子看!

    “劉少爺,你這做的有點過了吧?”

    “就是,我們和你爸爸劉驍勇好歹也不只是一面之交啊,你這今天上來就給我們一件假的東西,還假的這么厲害,這完全是拿我們不當人看吶!”

    “嘉德拍賣這塊牌子,我看遲早讓人砸了!”

    要不是主辦方名頭大,這些老板估計現在全都得走了。

    劉子銘看著臺下眾人憤怒的眼神,心里著急的不行,臉漲的通紅,他也是沒想到,這個瓶子居然是假的!

    之前一直都沒怎么注意過,沒想到一上來就栽了……

    看著面前的一幕,唐風沒搭理尷尬緊張到了極點的劉子銘,轉身走到了兩位大師跟前。

    “兩位看年紀不小了,應當也是在文物界有些名頭的,我唐某人實在是有些不敢相信,你們兩位居然連這點端倪都看不出來。”

    “恐怕大家跟我的想法都是一樣的,這么簡單的問題,您二位絕對不可能看不出來……”

    馬大師和白大師你看我我看你,其實心里特別想說,確實是這樣,即便是個古董店的學徒,這么明顯的問題也肯定看的出來,他們怎么可能會看不出來呢?

    “我估計二位是有難言之隱吧?”

    唐風高深莫測的笑了笑,似乎已經看透了兩個人的心思。

    “要是有難言之隱,二位此時但說無妨,這么多商界大鱷都在,你們完全可以放下包袱,暢所欲言,有人給你們兩個做主。”

    唐風的話直接就沖著兩個人的軟肋去了,兩位大師此時內心之中矛盾的不行,確實想走唐風給他們的抬階,但一抬頭就看到了不遠處站著的劉高峰,到了嘴邊的話又不得不眼回去。

    今天要是真說了,打了劉高峰的臉,這以后也沒好日子過!

    搞不好今后在文玩界,就混不下去了。人家劉高峰有那個本事!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