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重生之完美贅婿第四百二十一章 話術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重生之完美贅婿第四百二十一章 話術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兩位大師你看我我看你,一時間都不知如何是好。

    “二位這種表現,說實話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有難言之隱吶,不過在我唐風看來,劉家少爺應當做不出這種威脅長輩的事情來吧?”

    唐風這句話一放出來,又是一招必殺技!

    劉子銘此時本就很是難堪,找這兩個人肯定是有他的一份力在里面,但是主謀定然不是他,唐風看的出來兩位大師和劉子銘之間的關系并不怎么熟悉。

    因此,他要找出這個幕后的真兇才行。

    劉子銘聽到唐風這話,腦子里嗡的一聲響,這個問題讓自己怎么回答?

    說不是?那不是直接將劉高峰給出賣了?

    說是?這不就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說是不行,說不是也不行,這時候,劉子銘才發現了唐風這個人的可怕之處!

    站在原地,劉子銘全身都開始發汗,沒想到這一出場就把事情搞成了這個樣子,關鍵是現在的情況還和之前的不一樣。

    面前站著這么多的大老總,自己也不能隨著性子來,不然這嘉德拍賣的牌子就算是被自己真的該砸了!

    “唐總,我……我不太懂您的意思……”

    劉子銘說話的語氣軟了下來,沒有正面回應,他也不敢正面回應。

    “哎呀,劉少爺這話說的,怎么就不明白呢?”

    “你看看,這東西是你們家的吧?這么簡單的造假,人家兩位大師怎么可能看不出來呢?對不對?”

    “那為什么在我說之前他們不敢說真話呢?”

    問題一出口,劉子銘就又覺得自己的嗓子干了不少,尷尬的站著,眼神飄忽不定。

    底下那么多爽眼神盯著,讓他感覺渾身上下都不自在。

    “但是咱們一碼歸一碼,劉少爺,畢竟這是古玩嘛,誰家收到假貨其實都是情有可原啊對不對?人嘛,都有大意的時候。”

    “但是就我對于嘉德拍賣的了解,你們做不出這種勾結鑒定大師蒙騙買家的事,這一點我唐風還是相信的,相信你們劉家的為人!”

    這話的意思很明顯,表面上看著是捧,但實際上并不是,這是在逼他劉子銘。

    他只有說出背后真正的主使才能洗脫自己和嘉德拍賣的嫌疑,要不然這盆臟水倒在他頭上,日后嘉德拍賣就沒有一點誠信可言了。

    串通鑒定大師蒙騙買家,這名聲一旦坐實,他們破產那就是指日可待!

    因此,唐風也料定了他劉子銘不敢承認這個,他唯一的辦法就是說出背后的主使是誰!

    干笑了兩聲,劉子銘猛的點頭,如搗蒜一般的邊點邊說道。

    “這是肯定,我們嘉德拍賣怎么會做那樣的事……”

    但這話說著似乎有些并不具備說服力,這精彩的故事讓臺下的老板們都看的有些著急了。

    簡直就是現場版的宮斗劇啊!

    “劉少爺,既然不是你們劉家找的,那這到底是誰啊!”

    “那你要是說不出來,恐怕就沒人敢相信你們了啊……”

    “唉,嘉德拍賣的劉家居然串通鑒定大師作假?這事兒傳回去,可就刺激嘍!”

    劉子銘喉嚨干澀,額頭冒汗,渾身上下極度的不自在,此時的他早已經是方寸大亂,經驗不足的弊端已經暴露無遺!

    “不是,諸位別這樣想,這件事我真的……我是真的不知道啊!”

    遠處站著的劉高峰此時殺了他的心都有了,你不知道?

    你劉子銘不知道?要不是你當初找自己,今天能發生這樣的事?

    果然就是出了事就拖鞋責任,狗東西一個!

    劉高峰怒不可遏,但此時他又不能直接出現,只能站在遠處看著。

    而且他此時也不敢出去,萬一被那兩個大師給供出去,那就丟人丟大發了!

    就現場那些記者看著,再一報道出去,他這張老臉就算是丟盡了!

    但他不知道的是,一個人鬼鬼祟祟的站在那里,唐風早就注意到了他。只不過還沒到時候,唐風沒有行動。

    ……

    “劉少爺不說,二位大師也不說,那這件事可就真不好解釋了呀……”

    “這事兒畢竟是發生在嘉德拍賣的身上,我唐風自然無所謂,諸位老總也無所謂,這就怕啊,這別有用心的人出去亂說,砸了嘉德拍賣的招牌啊……”

    “畢竟,這么多年的老公司了,唉,可惜啊!”

    “還有二位大師,恐怕也會晚節不保,被人抓住了小辮子,日后就難在圈子里混了……”

    唐風這些話說的,句句都是直接扎人的心,劉子銘和兩位大師互相看了一眼,都是啞巴吃黃連,一個比一個臉色難看!

    但事已至此,別無他法,加上他們本身理虧,劉子銘經驗又不足,更是沒有一點辦法挽回局面。

    “二位大師,還不準備說嗎?”

    唐風的臉色凜冽了下來,馬大師和白大師低下頭想了想,今天不說出實話看來是不行了。

    得罪人就得罪吧,反正沒有辦法了,橫豎都是死,還不如死的大氣一點。

    “唐總,我們跟你說實話,這件事,還真不是我們兩個想做的。你看看我們兩個,不就是個鑒定文物的手藝人嗎?哪里敢得罪別人,人家一吩咐,我們就得照做……”

    唐風點了點頭,“沒錯,二位大師的苦衷我可以理解,那這讓你們這樣做的人究竟是?”

    兩位大師重重的嘆了口氣,抬起頭正準備說話,展廳的門突然開了。

    劉驍勇一襲唐裝,健步如飛的大步流星走了進來。

    “哎呀,給各位賠罪啊,今天犬子辦事不周,還望各位恕罪啊!”

    劉驍勇在商界也算是有頭有臉的人物,白手起家將嘉德拍賣做到現在這個地步,沒有人不尊敬他。

    “原來是劉總,失敬失敬啊!”

    這邊打完招呼,劉驍勇瞪了自己兒子劉子銘一眼。

    “混賬東西,還站在這里干什么,滾回家去!”

    雖然是極為嚴厲的痛罵,但劉子銘此時聽到這句話簡直就是如蒙大赦一般,趕緊一溜煙出了展廳。

    訓斥完兒子,劉驍勇左右看了看,走到了唐風身前。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