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四百二十二章 怒斥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四百二十二章 怒斥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唐總果然是青年才俊啊,今天真得感謝您,幫我嘉德拍賣鑒別出了一個假的東西,要不然,我們這嘉德拍賣的牌子可就算是真的砸了啊……”

    劉驍勇說這話的時候,臉上帶著十分恭敬的神色,表面上看起來對唐風真是十分的感激。

    但唐風心里知道,這些人老成精的老油條,臉上和嘴上表現出來的和說出來的,都不能相信,人老成精,說的就是這些人。

    “劉總這么說就客氣了,這不是怕大家伙被騙嗎?”

    “再者說了,嘉德拍賣也是國內少有的幾家主做文玩的集團,能做到現在這個水平也是著實不容易啊。”

    “這一家公司能做到這個地步,總不能讓一個蛀蟲給壞了湯不是?”

    劉驍勇的臉黑了下來,唐風這話說的,指向的人無疑就是自己的兒子劉子銘。

    俗話說的好,打人還看主人呢,這么在自己面前說自己的兒子,如何能讓他感到舒服?

    面前都是一種老總,他們自然聽得出來唐風話中的意味,因此一時間都沒人說話了。

    “唐總說的是,教訓的是啊,都是我教子無方,這才……”

    劉驍勇的話沒有說完,唐風抬了抬手。

    “劉總別急,這現在究竟是什么情況,還不知道呢,究竟是你教子無方還是有的人別有用心,想加黑咱們嘉德拍賣,現在還不清楚,您稍等一下,這結果很快就會出來了。”

    說完,扭頭看向一邊的兩位大師。

    “您二位現在可以說了,記住,劉總在這兒,更得說實話了。”

    馬老和白老互相看了一眼對方,都將目光齊齊的對準了對面站著的劉驍勇。

    “這個……”

    見勢不妙,再這樣下去的話,他心里明白,終究會把劉高峰給說出去,這樣一來,日后就不好辦事了,畢竟他是領導,得罪了他,對于自己以后來說只有壞處沒有好處。

    最關鍵的一點是,一旦真讓這兩人把劉高峰給供出來,那就以自己對他的了解,絕對也會將劉子銘找他幫忙的事給捅出去,最后的結果就是兩敗俱傷。

    兩家沒有一個贏家!

    而且劉驍勇可看的出來,唐風這是真心的想讓自己家出丑,說的話滴水不漏,全是沖著軟肋去的。

    “別著急別著急,唐總千萬不要著急,這件事是我們的不對,但是呢,需要從長計議啊。”

    唐風一頓,“哦,這事情還需要從長計議的嗎?”

    劉驍勇趕忙點頭,“當然需要了,唐總請看!”

    說完,用手一指展廳內部的門打開了;兩個禮儀小姐一起端著一個裝著東西的盒子走了出來,然后將盒子放在了剛才的展臺上。

    “唐總有所不知啊,剛才都是犬子粗心,把東西拿錯了,這件才是真正的宋朝青花瓷花瓶,真品文物寶貝!”

    說完,一指展臺上,禮儀小姐將盒子打開,里面居然是一個和之前那個瓶子一模一樣的瓶子!

    “唐總請看,這才是真品,剛才那個是模型啊,都是犬子粗心使然,我回去定然會教訓他,真是學藝不精,辦事粗糙,丟我的顏面啊!”

    唐風笑著點了點頭,心中不禁感覺這個老東西果然有兩下子,看來能做成這么大集團的人,還真不會是簡單的小人物。

    “哦,原來是這樣……”

    劉驍勇滿意的點點頭,“所以唐先生千萬不要再誤會了,這件事啊,和誰都沒有關系,就只是我那不爭氣的犬子做事粗心大意才鬧出了這樣的烏龍來啊……”

    遠處,劉高峰也不得不佩服劉驍勇的隨機應變能力,懸著的心落回了肚子里。

    看來這姜還是老的辣啊,要不是劉驍勇今天及時出現,自己可就算是真的栽了。

    不過他出來收拾爛攤子也是應該的,畢竟這錯是他兒子搞出來的,他做老子的,就應該承擔責任才對。

    ……

    唐風背著手,回過頭,看著兩位大師,“二位,這件事……真是這樣的嗎?”

    “難道說,二位做事也那么的大意?”

    “以至于鬧出了這樣的烏龍來?”

    馬老和白老現在夾在中間是真的難受,怎么說都不好,這出現紕漏,如果是一個人還說的過去,但二人一起出錯,個商量好了的一樣,說出去誰信?

    看到兩個人又難受了起來,唐風繼續澆油。

    “二位啊,這事可不是這么做的,我只說一句話,做人不要把別人當傻子,你們兩個現在心里清楚,比誰都清楚,大家也都不是傻子,看得出來是怎么回事。”

    “是什么情況就怎么說,再隱瞞下去,就得你們兩個背鍋了,這以后,你們兩個,可就是貽羞萬年了……”

    “還有,劉總,別說我唐風不給你面子,我知道你這是給兒子擦屁股來了,但是你擦屁股就擦屁股,可別就以為您自己聰明,把我們的智商按在地上摩擦啊……”

    劉驍勇怎么都想不到,唐風會這么不給自己面子,好歹自己也在X港這么多年了,還沒人會給自己這么說話。

    就算他是上市公司的老總,也不會這樣!

    “唐總,你這話什么意思,我老劉就有點聽不懂了!”

    “好歹我劉驍勇也是行伍出身,為人算的上耿直爽快,做事別的不說,也是講良心的,你這話說的,有些過分了吧!”

    劉驍勇好歹有些威望,被一個和自己兒子年紀相仿的人這么說,他自然心里無法接受。

    唐風冷笑一聲。“行伍出身?那又如何?”

    “你做事對的起良心?這話你之前說可能還好,現在說的話……您不覺得可笑嗎?”

    “你說你兒子拿錯了東西。拿了一個模型上來,這我能理解,但是,兩位大師一個都沒看出其中奧妙,你自己覺得可能嗎?”

    “今天這事兒本來不大,但是你兒子純屬想給我唐風找事,我實話還就告訴你,我唐風最不怕的就是事了!”

    “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想給我唐風身上抹黑,我告訴你,做你的春秋大夢去吧!”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