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四百二十四章 狗咬狗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四百二十四章 狗咬狗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劉驍勇的話無疑給了他們二人勇氣,在唐風和劉驍勇之間,他們無疑是很相信劉驍勇的實力,尤其是劉高峰,他可是知道劉驍勇的發家史,知道這個人黑白兩道都有實力,沒那么好惹。

    雖然也懼怕唐風,但俗話說的好,雙拳難敵四手,這么多人一起對付他,還就不信不是你一個人的對手。

    “唐總,我們知道您是上市公司的大老板,有的是錢,但是,你也不能逼我們承認不是我們做的事啊!”

    劉高峰的氣焰重新上來了,恨不得現在就把唐風踩在地上摩擦!

    看著局面局勢急轉直下,唐風笑了笑,“幾位這變卦變得還挺快的,是不是覺得現在有劉總給你們撐腰了,你們就敢胡說了?”

    “我還告訴你們,是黑的就是黑的,該怎么樣就得怎么樣。”

    說完,往劉高峰身邊走了兩步,劉高峰心里其實是有些害怕的,不過這么多人看著,他也不能表現的太過于怯懦。

    “你……你想干嘛!”

    劉高峰有些害怕的大聲說道。

    唐風搖搖頭,“劉局,你是不是真的以為,劉總一家真的會拿你當朋友?”

    聽到唐風這么說,劉高峰還是在發愣,但身后的劉驍勇聽出了別樣的意味。

    “唐總,年紀輕輕的,挑撥離間當申公豹就實在是有些讓人不齒了吧?”

    劉高峰一想也不對,唐風這一定是在挑撥離間,自己絕對不能中了他的圈套。

    “是啊唐總,你可能不知道,我和劉總一家,包括和他的兒子劉子銘少爺關系一直都很不錯啊,您這個話說的,著實讓我有些意外了。”

    唐風重重的點點頭,“真的是這樣嗎?”

    劉高峰冷哼一聲,還以為自己識破了唐風什么詭計一樣,驕傲的點點頭。

    “這是自然,難道我劉高峰還能說假話不成?”

    唐風嗯了一聲,從自己的衣服包里拿出了一個U盤。

    “劉局啊,說實話,這個東西我是實在不想拿出來,畢竟這么多人在場呢,這影響實在是不太好。”

    “但是呢,我這個人呢,就是看不慣有的人被別人騙還不知情,我這心里就過意不去的不行,所以啊,現在看來,只能拿出這個東西讓劉局您看看了……”

    劉高峰心里就是一驚,但仔細聽唐風說的話,好像又對自己沒有什么傷害,因此也就沒有再多想。

    “唐總,您這到底想干什么?”

    唐風微微一笑沒有回答劉驍勇的問題,然后走到了展廳的電腦旁邊,將U盤插了進去。

    不多時,幕布上出現了一個視頻播放的畫面,唐風頓了頓,按下了播放鍵。

    畫面展開,酒店內,劉子銘摟著劉高峰的秘書徐青青,進了房間。

    接著畫面一轉,房間內,劉子銘和徐青青大戰在一起,徐青青更是被愛的臉蛋通紅,嘴里不停的嘟囔著什么,這幅香艷的畫面著實在現場引起了一頓驚呼。

    肉眼可見的,劉高峰的臉成了通紅,眼睛里都像是在冒火一樣,死死地盯著電腦屏。

    “賤人!”

    “狗男女!”

    畫面還在繼續,徐青青被劉子銘搞的胡話連篇,完事之后更是在劉子銘的追問說,說劉高峰是個廢物,他是真的厲害……

    “狗男女!”

    劉高峰顯然已經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了,猛的拍了一把自己身邊的桌子,眼珠子血紅血紅的,抬起手臂指著劉驍勇!

    “劉驍勇,這他嗎的就是你的兒子做的好事!”

    “我那么誠心實意的幫你們,。你們就他媽的這么對我是吧?”

    “你們還有良心嗎!”

    聲音和畫面還在繼續,唐風滿意的點了點頭,這就是他要的結果,不過這兩萬塊還真沒有白花,現在就用上了。

    剛才自己在外面的時候,一個人拿著這塊U盤,跟自己要五萬,他看到了內容之后,用兩萬買下,沒想到現在能發揮如此之重要的作用,這還真是自己沒有想到的。

    劉驍勇本來氣勢洶洶,現在一瞬間也被這個視頻給看懵了,接著被劉高峰兩句怒吼給驚醒了!

    自己生了個什么兒子?簡直就是成事不足敗事有余!

    “劉局,這視頻中的女人是?”

    雖然覺得已經夠丟人了,這里面的劉子銘哪個樣子,以后肯定是沒法再拋頭露面了,但劉驍勇還是強作鎮定,問道。

    劉高峰心中的邪火直接就往上涌!

    “誰?老子我的女人!”

    “劉驍勇,你他嗎生的這是什么兒子?連他媽的畜生都不如!”

    “虧我還真心實意的幫你們辦事,你們父子就他媽得這樣對我是吧!”

    “好,好,你們父子這樣,也別怪我無義!”

    劉驍勇狠狠的捏了一把大腿讓自己清醒過來,自己這個兒子,也真的不是一塊好料,那么多女人你睡誰的不好,偏偏睡和自己合作的人。

    那俗話還說的好,兔子不吃窩邊草,現在這倒好了,直接將劉高峰這只狗給逼急了,天知道他會咬出什么樣子!

    “劉局,劉局你先別生氣,咱們有話好好說,好好說……”

    劉驍勇上前勸慰發怒的劉高峰,但被劉高峰一把推開。

    “你兒子他媽得都上了我女人的床了,還讓我不要生氣?”

    “劉驍勇,你拿我劉高峰當什么人了?就算是你們家的一條狗,也不至于這樣吧?”

    “我還就告訴你,今天這事我們沒完!”

    “我實話跟大家說說了,唐總,這父子倆您別看著像個人,心黑著呢,今天這事兒他們本身就是擺明了要整你,讓你看那花瓶的真假,然后借機羞辱你,就這么簡單!”

    “還找我幫忙,找了馬老和白老,事情就是怎么個事情,這就是事實!”

    劉驍勇的臉黑了,現在劉高峰這一說,事情就真的不好再控制了。

    兩方人這么一咬,唐風笑了,而后轉身似笑非笑的看著劉驍勇。

    “劉總,原來是這樣啊?”

    “嘖嘖,沒看出來啊,你們劉氏父子是這樣的人啊?”

    “還在為那天的事記仇呢?你看看,你不是都說過了,不計較了的嗎?”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