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四百二十五章 這就完了?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四百二十五章 這就完了?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唐風這話,就是在打他劉驍勇的臉!

    表面上一個個裝的很是大度,但其實心里一個個都陰暗的不行,別人讓他們沒了一次面子,這就記在了心里,總憋著想打人家的臉找回自己想要的面子。

    這就是這些所謂的企業家們一個個喜歡做的事!

    冠冕堂皇,人模狗樣,內心陰暗!

    劉驍勇的的臉自然而然的黑了,本來想著自己過來能把這件事擺平,沒想到直接給弄成了這樣。

    “劉局,你就為了這樣一個女人,說出這樣的話,你覺得合適嗎?”

    劉高峰聽到劉驍勇略有些沙啞的聲音,冷哼了一聲,他知道劉驍勇有勢力,黑白兩道都有人,但自己也不是吃素的!

    再說了,自己的小情人被他兒子壓在身下,這哪里給他劉高峰一丁點的面子了?

    簡直就是不拿他當人看!

    既然人家都不拿自己當人看了,那自己還怕他做什么?

    難道自己劉高峰這么多年就沒一點點實力?任由他劉驍勇欺負?

    上了自己的小情人不說,自己還要忍氣吞聲的裝老實人?

    想到這里,劉高峰是越想越氣,猛地轉身,臉漲的通紅的看著劉驍勇。

    “劉總,我這么說話有我問題嗎?”

    “你這是在威脅我是吧?你們父子兩是不是太欺負人,太小看我劉高峰了?你以為我是被嚇大的?”

    “有種你今天就弄死我!”

    “不然,我把你們劉家這些年做的丑事全都給你抖出來!”

    唐風坐在下面也吃起了瓜,話說在場的這些人要說都是屁股干凈的,那誰都不是,一拔褲子,誰沒點黑料?

    他劉驍勇豈能例外,如此一來,絕對又是一波大料!

    劉高峰的瘋癲狀態此時有些讓劉驍勇頭疼了,這男人就是男人,其它的事都好說,但一旦和女人牽涉到一起,這事兒就比較麻煩了。

    就像現在,因為自己兒子上了她的小情人,現在就跟瘋了一樣的。

    有些懵的看著劉高峰,劉驍勇心中壓著的火氣也在往上竄。

    “劉局,就因為一個女人,你真的至于這樣嗎?”

    劉驍勇的眼里女人不算什么,但他不知道,劉高峰和他不一樣。

    “你什么意思?你他媽的侮辱誰呢!”

    “你劉驍勇裝什么大肚量,有種你把你的女人讓出來讓我睡一晚上,我看你啥心態!”

    這話說出來,唐風都覺得有些過了,果不其然,劉驍勇的臉上肌肉都動了動。

    “瘋狗,你說什么胡說呢!”

    那邊一聽這話,也更加火大了。

    “我他嗎的就罵你呢,怎么了?”

    “劉驍勇,你少在這里給我裝什么大尾巴狼,你當年不就是靠著賣假東西才起家的嗎?你有什么了不起的!”

    “這些年做大了,開始洗白了,就以為自己真實國內文玩界的老大了?”

    “我呸!”

    “就你也配!”

    底被揭穿,劉驍勇感覺整張臉都火辣辣的,這么多商界大鱷都在呢,這個劉高峰簡直就是想把自己給搞垮,搞臭的架勢!

    冷眼一看自己身邊的保鏢,那人立馬會意,快步往劉高峰身前走去。

    劉高峰本來也知道這個劉驍勇行伍出身,手底下不少能打的人,但沒想到,他真的敢對自己動手。

    一時間,他有些慌了,要真的被這個人該抓出去,他甚至相信以劉驍勇的性格,能夠把自己殺掉!

    “劉驍勇,你想干什么!”

    但他正在說著話,那穿著黑西裝的男子就過去一把將劉高峰架了起來,直接就準備往外走。

    “我給劉局醒醒酒,你喝多了,得清醒一下!”

    聲音很冷,在場的眾人都是一驚,早就聽說這個劉驍勇人如其名,但沒想到今天見到,果真是這樣的人。

    但唐風自然不會給他這個機會。

    “等一下!”

    沖著那黑西裝喊了一聲,那人下意識的停了一下,眾人只看到唐風動了一下腿,然后那個黑西裝整個人就飛出了展廳……

    隨后發出“咚”的一聲響,黑西裝沒能再站起來走進來。

    劉驍勇看著面前這一幕,手握成了拳頭。

    這么多年了,已經沒有人敢這么對自己了,唐風這樣做,無疑就公然對自己宣戰!

    打自己的臉,打自己的人,羞辱自己的兒子!

    這無疑就是奇恥大辱!

    “唐風,你真以為老劉驍勇是軟柿子?任你隨便捏不成?”

    唐風笑著搖搖頭,“你是不是柿子我不知道,是不是軟的,我更不知道,我也沒興趣知道。”

    “但是有一點我得告訴你,我唐風,不好惹……”

    “你那廢物兒子天天憋著羞辱我,你說,我能怎么辦?”

    劉驍勇手心都已經出了汗,過了片刻,這才壓低聲音說道。

    “好啊,既然你要和我斗,那我劉驍勇奉陪到底!”

    唐風不屑的一笑,“劉驍勇,你太看的起你自己了吧?就你的那東西,說實話,還入不了我的法眼,我現在就能讓人收購了它!”

    劉驍勇奮斗了大半生才有了現在的嘉德拍賣,沒想到在唐風的眼中直接就被無視了。

    這已經不是侮辱這么簡單了。

    “唐風,口氣大了點吧?”

    “你以為我劉驍勇這么多年來那點名氣和威望就是靠著錢堆起來的?”

    唐風歪頭一笑,“哦?還有別的嗎?”

    “你隨便出招啊,我唐風都接,既然你們父子要和我斗,那我當然得把你們陪好了。”

    劉驍勇冷笑了一聲,正準備說話,展廳的門再次打開,傳來了一陣爽朗的笑聲。

    “哈哈,今天這二位怎么都這么大的火氣啊……”

    眾人回頭一看,是今天峰會的主辦方老大,油桶集團的老總,矮矮胖胖的中年人。

    人家是國企老大,有權有勢更有錢,地位在一眾企業家中,無疑是最高的。

    這矮胖中年人走到了唐風和劉驍勇中間,坦然的笑著。

    “兩位這是怎么了?有事咱們消消火,慢慢說嘛,都是做生意的人。和氣為貴……”

    劉驍勇看了看這人,笑了笑,“王總既然這么說了,那我老劉還能說什么,那今天就這樣吧。”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