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四百二十八章 追悔莫及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四百二十八章 追悔莫及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唐風緩步向他走去,劉驍勇的心臟開始劇烈的跳動了起來,這個人究竟要做什么,會做什么,他壓根心里沒有一點點的把握。

    “唐風,這里可是X港,你要知道,你現在這樣做,日后胡給自己帶來多大的麻煩?”

    劉驍勇萬般無奈之下,只能說出這樣的話來保證自己的安全,因此似乎除了用話語制止唐風之外,已經沒有其他的辦法了。

    “劉總啊,你怎么會說出這么年輕的話呢?”

    “你難道沒有想過,我既然都會這么做了,還有什么是我害怕的嗎?”

    劉驍勇有些難堪的笑了笑,但腳下下意識的想往后挪,但卻又不能,畢竟他這個身份的人,是很要面子的,這一旦往后挪了,那就證明他慫了,以后傳出去,哪里還有顏面?

    “唐風,你究竟想做什么!”

    唐風聞言淡淡一笑,“劉總,你們設計這樣對我,你說,這件事難道就要讓我忍氣吞聲不成?”

    “這想法似乎恐怕有些太過于天真了吧?”

    劉驍勇這才想到,今天這件事,似乎真的不好解決了,畢竟說實在的,這事兒本來也是他們做的不對。

    沒有不怕被打,劉驍勇加上年紀又大了,他不得不擔心唐風這樣什么都不顧及的人,萬一上來給他揍一頓,那多沒面子。

    “唐風,今天這事兒,是我兒子的不對,但是咱們就事論事,你這樣打人就不對了吧?”

    不得已,劉驍勇只能再次將王世寬搬出來,雖然王世寬現在好像對唐風也沒有任何的辦法,但好歹,他要比自己強。

    “劉總啊,咱們說話得經過大腦不是?”

    “你看著幾十個人想圍毆我一個,難道說,我就應該不還手等著挨打不成?”

    劉驍勇看到唐風的眼神,冰冷乳霜,但臉上卻始終帶著笑意,心中更加沒底了。

    “那你以為,打了王總的人,這事兒就能這么輕易的完了不成?”

    他在將這把火往王世寬身上引,盡量讓自己成為一個局外人。

    唐風沒理他,徑直走到了他眼前。

    “劉驍勇是吧?不得不說你這個名字起的真不錯,但是,我看你現在這個樣子,一點也不勇啊。”

    “使勁把火往人家王總身上引,很不厚道啊,你剛才的霸氣哪里去了?”

    劉驍勇動了動嘴唇,被噎的半天沒說出來一句話。

    身邊的王世寬本來就很火大了,現在被劉驍勇當槍一樣的使,都到現在了,還想讓自己沖在前面替他擋槍,簡直是可惡到了極點。

    “劉驍勇,你聽著,我現在給你一個機會,了結今天這件事。”

    劉驍勇從唐風的眼神之中看到了一絲可怕的東西,那就像是一個王者站在山頂,俯視一個小動物。

    而自己,就是那個被俯視的小動物。

    “什么機會?”

    想了想,他還是有些不由自主的問出了這一句話,畢竟,再耗下去,他真的不知道會發生什么。

    “我收購嘉德拍賣,按照市值給你補償。”

    “你的這種品質,我覺得已經沒有必要再碰文玩這一行當了,不然的話,以后我泱泱華夏燦爛的文物歷史,恐怕都會敗在你們這樣人的手中。”

    聲音不大,但足夠震耳欲聾,尤其是對于劉驍勇來說,這話無疑就是晴天霹靂!

    嘉德拍賣是這么多年以來他嘔心瀝血才做起來的,現在就要被人家一句話輕飄飄的就收過去,他怎么可能沒有感覺呢?

    “你想收購我的嘉德拍賣?”

    這幾個字,是他從牙縫里擠出來的。

    “當然,你有權力不同意,但是,無論是哪種選擇,都有它相對的后果需要你承擔,至于最后怎么選,你自己決定。”

    話雖然不重,但聽得出來,唐風言語之中的冷酷和壓抑……

    劉驍勇眼皮有些狂跳,手心之中的汗似乎都滴成了水珠往下流,說沒有壓力那是假的。

    他是明白人,知道自己一旦不同意,后果不會很簡單。

    “如果我不同意,你要怎樣!”

    他覺得自己這句話已經說得足夠硬氣,但是,在旁人聽來,這句話已經是在求饒了。

    “最終的結果都是一樣的,只不過你要是同意,事情會簡單許多,要是不同意的話,你們劉氏父子最終會落得什么樣的下場,我實在不敢保證。”

    “流落街頭?當叫花子?”

    “又或者身敗名裂,被人唾罵?”

    “這都有可能,但具體會怎么樣,我不能保證,但是有一點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

    “就是你不答應,我保證,你會后悔……”

    就是平常說話時的口氣,但在劉驍勇聽來,這就是威脅,赤果果的威脅,不帶任何一絲的隱瞞。

    他的眼皮在狂跳,心中已經把自己那個廢物兒子給罵的狗血淋頭。這么多面供他去外國上學,什么本事都沒學會,空長了幾歲!

    一回來就給自己惹這么大的禍端,簡直就是災星降世!

    他心中隱隱覺得,現在要是還不服軟,可能就真的沒有機會了。

    “唐總,今天的事,是我兒子不對,我疏于管教,這才沖撞了您,還請您高抬貴手,放過我們這一次……”

    其他人沒有什么感覺,但臉最綠的無疑是王世寬了。

    自己剛才做的事,不就是為了找回面子,畢竟這是在自己的地盤上,也好歹算是替你劉驍勇出面,現在這倒好,他的人被打了,顏面掃地,而且一句話沒說呢,你劉驍勇倒先服軟了,慫了。

    這不就是和唐風合著打自己的臉嗎?

    “姓劉的,你這話什么意思?”

    “你錯了?你他媽的錯了你早說啊!”

    劉驍勇有些欲哭無淚,現在這倒好,得罪了唐風,人家不依不饒,這又把王世寬給得罪了,簡直是屋漏偏逢連夜雨,一波接著一波的難啊!

    腆著臉,他覺得現在的自己是這么多年來最丟人的一次,帶著一臉的賠笑,走到了王世寬面前。

    “王總,這我……”

    “別說了!”

    “今天這事兒沒完!”

    “但是你劉驍勇老子也記住了,狗一般的東西,沒骨頭!”

    劉驍勇的臉“唰”的就通紅了,關鍵是人家這樣說自己,他也不敢反駁,只能是忍氣吞聲的站著。

    “劉總,我的耐心不久,你還有一分鐘的時間考慮……”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