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四百三十二章 要你的命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四百三十二章 要你的命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寧東南雖然心里知道山口今晚估計是十有八九要涼,但是如今的他已經不是寧氏集團的老總,雖然手頭有的是錢,但只不過是個閑人而已。

    而且他和山口的交情很一般,更嚴重一點說,山口曾經還想殺了他兒子,因此山口被殺,對他似乎更有利一些。

    ……

    唐風出了寧家別墅,發動車子,朝著紙條上寫的位置,一路開車道了郊區的萬州國際酒店。

    X港市區很是喧鬧,因此真正有錢的人一般住的地方都在郊區,環境比較優美,也比較安靜。

    而此時房間里的山口眉頭緊皺,身邊兩個手下站著,也是一臉的著急。

    剛才出去探查消息的人已經回來了,十幾個黑水公司的雇傭兵集體被擊殺,現場干凈到連一顆子彈都沒有。

    山口出聲武道世家,自己本身就是東瀛刀客,聽到這樣一個消息,讓他感覺有些可怕。

    那可是大名鼎鼎的黑水公司雇員,根本不是一般人,他們甚至可以和歐洲某些強國的軍隊直接正面抗衡而不落于下風,要論單兵作戰能力的話,有人說過,他們比米國的三角洲和海軍陸戰隊的戰斗力都要強。

    就是這樣一些人,還是一個小隊,平時訓練和執行任務都在一起,經歷過了實戰的洗禮,居然會被一個人直接全部秒殺!

    這是什么概念,這個人得有多恐怖?

    他要是心里不發毛,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靠在沙發上,半包的香煙已經抽完了,他還是沒想出來一個辦法。

    墻上的掛鐘不斷的向前走著,發出“滴答滴答”的響聲,告訴他時間在一分一秒的流失。

    “大哥,到底怎么辦?”

    “要不我給國內打電話,讓多派一些武士來,保證您的安全?”

    山口微微一笑,這笑里包含的東西太過了,他很滿意自己手下的態度,但是,黑水公司的雇傭兵都無法解決的人,自己國內武士雖然厲害,卻也更不是對手了。

    “不必了,事已至此,叫人過來也沒用。”

    “那老板,我們怎么辦?”

    身邊的手下雖然言辭懇切堅定,但不得不說,他也已經開始害怕了,天知道他們這次得罪的究竟是什么神仙,這么能打。

    三人之間正說著話,門鈴響了。

    唐風站在門外,按了門鈴。

    屋內的氣氛瞬間凝固了一樣,死一樣的寂靜。

    山口手中的煙頭燃燒著,煙霧直直的往上飄著,他楞了好幾秒。

    “誰!”

    手下壯了壯膽色,硬著頭皮問道。

    “我,唐風。”

    這兩個字,似乎是他們最不愿意聽到的,但是,很無奈,唐風果然還是招來了。

    手下扭頭看向山口,“老板,開門嗎?”

    山口慘兮兮的笑了笑,這個問題其實就是個沒有任何意義的問題,以唐風的實力,這門開或者不開,又如何能攔得住他呢?

    從沙發上有些無力的站了起來,山口指了指門口,示意讓手下去開。自己直直的站在原地,用眼睛看著門口。

    手下頓了頓,二人對視了一眼,其中一人走到了門口,看的出來,他很緊張,但老板發話了,沒有辦法,只能強忍住內心當中的懼意,伸出有些顫抖的手,打開了門。

    防盜門緩緩拉開,那手下眼睛死死的盯著門口。

    門外,唐風有些平靜的看著他,那狀態就像是一個平時經常見面的老朋友來串門一樣。

    但是這種表情在他看來,那就是死神在注視著他。

    身子不由自主的讓到一邊,唐風將目光收回,邁步進了房間。

    套房,很大,里面家具應有盡有,沙發旁邊坐著的山口正面無表情的看著他。

    “山口先生,許久不見,別來無恙啊……”

    唐風雙手插在口袋里,有些懶洋洋的問道。

    山口彎腰躬身,這是他們大和民族的見面禮數。

    “唐先生來的很快啊……”

    山口微閉著眼睛,沉聲說道。

    唐風笑著點了點頭,坐到了身邊的真皮沙發上,深吸了口氣,沒說話。

    山口定了定神,讓自己兩個手下回到自己身后坐下,然后親自倒了杯茶,端到了唐風面前。

    “唐先生,今晚的事,您是否可以高抬貴手?”

    他是躬著身子的,幾乎就是九十度鞠躬問唐風道,態度十分的恭敬。

    唐風接過茶水,試著喝了一口,吧唧了下嘴。

    “山口先生對我們華夏文化很了解,不知道有沒有聽過一個成語。”

    山口沒有起身,讓酒弓著身子問道。

    “請唐先生明示。”

    “養虎為患,農夫與蛇。”

    其實這是兩個成語,但此時的山口哪里還有糾正唐風數學沒學好的心情,身子不由得一震,直了起來。

    “唐先生,你我都是男子,很多時候,總會被面子或者所謂的尊嚴所綁架,從而做出一些自己都不愿意看到的事,今天的事,我真誠的向您道歉,并愿意……”

    “并愿意無償給您山口會社百分之四十的股份……”

    這個示好的籌碼已經很高了,要知道山口會社市值三千多億元,山口自己擁有的股份也不過才百分之六十,給唐鳳四十,實際上唐風就已經是山口集團的實際擁有者了。

    他是明白人,知道錢乃身外之物這個道理,現在如果還只想著錢,恐怕他自己這雙眼睛就看不到明天早上的太陽了。

    唐風深深的吸了口氣,嘴角微微揚起。

    “山口啊,不得不說你很大方,百分之四十,不少了……”

    山口猛地一震,這似乎有眉目了,只要唐風這次能不讓自己死,這錢日后賺回來的機會多了。

    “謝謝唐先生理解,這次的事,的確是我失信在先,出點股份給您,其實算不了什么,應該的。”

    唐風點了點頭。“但是。”

    “我不想要錢。”

    屋內的氣氛重新安靜了下來,山口呆呆的看著唐風,目光不由得呆滯了。

    他不要錢,那要的是什么?。

    “唐先生,那您的意思是?”

    山口試探性的問了一句,心里已經在打鼓了。

    “我要的……是你的命。”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