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四百三十三章 別無他法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四百三十三章 別無他法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山口的身體有些僵住了,他定了定神,目光之中閃出了一絲殺意。

    看來唐風今天過來,就沒打算讓他活著,就是沖著殺他來的。

    “唐先生,我知道您很生氣,但是,殺了我,難道真的比那百分之四十的股份還要值錢嗎?”

    “您知道的,山口會社,百分之四十的股份,恐怕也就和你手下何氏集團的資產差不多了。”

    唐風站起了身,哈哈一笑,“山口啊,你難道還沒明白,這世界上很多東西是金錢所不能衡量的嗎?”

    “就比如說,你的命。”

    “即使你有再多的錢,也換不來你那么一秒鐘的生命。”

    “這就是現實,因為我不喜歡你的錢,我要的是讓所有人都知道,得罪我唐風,沒有那么好解決,他們必須得付出代價。”

    “現在你明白了嗎?”

    山口深吸了口氣,重重的呼了出來,使勁點了點頭。

    “既然唐先生執意不放過我,那我山口也只能做殊死一搏了……”

    身后,兩個手下眼睛已經泛紅,他們想要給自己的老板出頭,但是此時面對的對手太強大了,他們自己也知道,可能并不是對手。

    沒有不怕死,他們也一樣,誰先去誰就死。

    “嗯,這個詞用得不錯,沒錯啊,你就只能選擇殊死一搏。”

    山口點了點頭,“好,唐先生稍等。”

    山口說完,轉身往自己的房間走去,似乎是要拿什么東西,但這并不是唐風關注的,他還真的不怕山口這個小子跑。

    兩個手下跟著山口進了房間。

    山口面無表情的走到了行李旁邊,拉出自己的箱子,打開,里面是一套洗的干干凈凈的武士服。白衣服黑邊,和跆拳道的衣服有點像。

    靜靜的將自己的外衣脫掉,看著鏡子里的自己,山口一瞬間感覺自己的眼眶有些發紅。

    這衣服還是臨走之前自己女兒親手給自己洗的,出了那么多次門,去了那么多國家,見了那么多人,這件衣服一直帶在身邊。雖然一直沒有機會穿上,但只要這件衣服在,他就會覺得自己是一個真正的武士。

    就會充滿勇氣,無所畏懼。

    沒想到今天是第一次穿,就是這樣一個結果,幾乎沒有任何懸念的結果。

    兩個手下看到自己老板拿出了武士服,心里已經開始有些涼了,這樣看來,今晚是無論如何也和談不了了。

    “老板,今晚……真的沒有其它辦法了嗎?”

    其中一個手下聲音已經開始有些顫抖了,但山口并不責怪他的懦弱,畢竟人在直面死亡的時候,有誰能夠做到面不改色呢?

    “只能殊死一搏,除此之外,沒有其他辦法了……”

    兩個手下對視了一眼,彼此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懼意,以及不甘。

    山口看著鏡子里的自己,有些蒼老了。

    有些緩慢的將武士服穿上,系好了腰帶,山口一瞬間覺得自己又回到了少年時代,那個意氣風發,血氣方剛的山口又重新回來了一樣。

    “把我的刀取來。”

    兩個手下低頭應是,走到窗邊,將一直懸掛在那里的武士刀取了下來,然后雙手捧著,遞給了山口。

    武士刀,是一個東瀛武士最為寶貴的東西,山口的武士刀刀鞘上,盤踞著一條龍。

    這把刀的歷史甚至可以追溯到華夏的明代,已經有好幾百年的歷史,是山口家族的傳家之寶。

    山口從自己父親手中接過這把刀接過的時候,他的父親告訴他,這把刀上有不少人的血,山口家族的長子們幾百年來用這把刀不知殺過多少人,但是從未有一次敗績。

    但今天到了這個時刻,山口隱隱覺得,這唯一的一次,似乎要落在自己的身上了。

    “老板,讓我們兩個先上吧……”

    兩個手下看到自己老板都親自穿上衣服準備和唐風搏殺了,胸腔中的熱血也在上涌,畢竟他們的職責所在就是保護山口的安全,現在山口面臨被殺的危險,是到了他們出手的時候了。

    但讓他們沒有想到的是,山口抬手,拒絕了他們的請求。

    “不用了,你們兩個不要出手,我會盡量讓你們兩個活下去。”

    兩個手下對視了一眼,三十多歲的大男人,一瞬間居然覺得有些眼眶發紅。

    他們萬萬沒有想到,平時對他們如此嚴厲的老板,今天在面臨生死之時,居然會如此的袒護他們,以至于把生的機會留給了他們兩個,寧愿自己去死。

    “老板,讓我們去吧,至少也可以給你走的機會!”

    “讓我們去吧,頂幾分鐘是幾分鐘!”

    山口知道兩個手下的意思,但他心中知道,唐風要殺他們,用的時間不是以分來計的,他們上去,只不過就是死的人多一點而已,除此之外,沒有任何的意義。

    “不,留在這里。”

    說完,山口抬步出了自己的房間。

    房間外,唐風還是坐在沙發上,細細的品著茶水,看到他出來,只是微微的抬了抬頭。

    只不過,他的裝扮,唐風并不喜歡。

    “你知道嗎,你穿上這種衣服,拿上這樣的刀,只會讓你死的更加沒有尊嚴。”

    山口手中的刀已經出了鞘,刀口泛著淡黃色的光芒,居然和平常的鋼刀有些不一樣。

    這便是見過人血的刀和平常的刀最大的區別所在!

    最讓唐風感到不爽的地方在于,他的這把刀的刀鞘上,雕刻的龍。

    看的出來,這是華夏人的手藝,他山口一個東瀛人,拿著華夏人的刀想殺華夏人。

    實屬罪大惡極!

    “唐先生,我山口好歹也是武士世家,今天,無論如何,我也不會束手就擒……”

    “來吧!”

    兩腳瞬間分開,成半蹲狀,雙手持刀在右腹處,山口擺出了一個武士迎戰時的姿態。

    唐風將茶杯放下,緩緩站起了身,看著對面的山口,眼中閃過了一絲寒意。

    不知何時外面起了風,窗戶開著一條縫,深夜的涼風吹進來,不覺讓人感覺有些涼……

    ……

    山口看到的最后一眼,是唐風坐回沙發的畫面。

    手中的刀還舉著,但早已經斷成了兩截,另一截,直直的插入了他的心口……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