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四百四十六章 重要證據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四百四十六章 重要證據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唐風也算是了解齊衛東一點,知道他不是那種從來只是嘴上說說那種人,既然問自己了,那就一定會做點什么,果不其然,最后說了這樣一句。

    唐風笑了,“謝謝齊叔,不過您還是放心,我會沒事的,就這點事我都處理不了的話,那還做什么生意呢?”

    齊衛東哈哈一笑,“行,不過萬事都需要小心啊……”

    “對了,我怎么聽說,你得罪了那個油桶集團的王世寬?”

    “算是吧,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

    齊衛東笑著嘆了口氣,“你啊,唉,這個王世寬背景有多深你是不知道啊,十分的不好伺候,你得罪了他,以后肯定是不好行事啊……”

    “我知道的齊叔,沒關系的,我慢慢著手應對就是了。”

    “嗯,那行,那個律師姓白,到了會去聯系你的。”

    “我這邊還有事,你自己多加小心,我掛了。”

    電話傳來盲音,齊衛東那邊掛掉了。

    唐風將手機還給警官,仍舊坐的筆直,但臉上的表情沒有絲毫的變化。

    而此時兩個警官看唐風的眼神也和之前不一樣了,這個電話的來頭不小,據說是從最高層那邊打過來的,雖然不是他們的領導,但是級別足夠高,他們也是充滿了敬畏之心的。

    “唐先生,這件事情事實究竟如何,還要等待我等待我們的進一步調查,在調查的這段時間里,還需要您配合我們,希望您理解。”

    唐風點點頭,“嗯,我相信各位警官一定會公平公正的處理這件事,我等著,也絕對配合你們。”

    警署外,最高警長此時都不得不出面了,這件事發酵的太快了,他雖然之前就接到了消息,也有人找他說過這件事,但是有人在背后這么鬧,他也著實不爽。

    到了門口,讓底下的警員做好警衛,然后他站在警署內的大院內,開始規勸那些個被點燃怒火的家長們。

    ……

    而另外一邊,李飛到了醫院簡單包扎一下之后,就回了何氏集團總部。

    但他到的時候,現場已經被封鎖了,只有幾個警員在那里取證拍照。

    沒找到唐風,他準備往下走,走到大院的時候,碰到了陳飛和他對象,雖然二人不認識,但都是當過兵的,這眼神一對,就有那種感覺。

    說了兩句話,兩人就都知道了對方的身份,然后李飛將事情的經過給陳飛講了一遍,陳飛的臉色沉了下來,知道這件事背后肯定有人在操控。

    要不然也絕對不會出現這樣狀況。

    同樣的他也明白,很多人其實都是仇富的,尤其是X港這個國際化金融中心,生活在這里的人大多數都生活的很壓抑,唐風本身就是大公司大集團的老總,做了這樣的事,等于就是給了他們自己的把柄,這些人肯定會咬死不松手,事情發展下去只會對他不利!

    加上如今背后有人專門帶節奏,很是不妙……

    但陳飛畢竟是有經驗,這些事情,必須有證據才能講的清楚,要是沒有證據的話,唐風可就算是真的麻煩了。

    到哪兒你沒證據,而且人家又是專門整你,那你只靠一張嘴肯定是不夠的。

    “李飛,你當時在場,現場的攝像頭有沒有受到破壞?”

    李飛社會經驗沒陳飛那么豐富,被陳飛這么一說,這才想起來,還有視頻監控這個好東西!

    只要拿到視頻監控,那一切就都很好說了,唐風做的頂多也就是正當防衛,不會有什么大礙。

    “對,有,那幫小孩子都不知道還有這個東西在,我現在就上去拿!”

    保安室在一樓的角落,那是總控室,里面存放著大廈內所有位置的攝像頭資料。李飛知道這一點,因此直接就進了總控室。

    門打開,里面的東西都還在,一切都還顯得井井有條,似乎并沒有人進來過一樣。

    但陳飛進到房間的第一眼,臉色就變了,里面的儲存磁盤的地方明顯被人動過,里面放著的磁盤是儲存錄像的東西,一旦沒有了,那監控視頻也就別想找了。

    李飛跑過來拉開一看,臉色黑了。轉過頭看著陳飛。

    “不好,被人拿走了!”

    陳飛點點頭,扭頭讓自己女朋友先走,而后對李飛說道。

    “這是肯定的,他們怎么會把這么重要的東西留下呢?要是有這監控視頻,風哥就直接可以被證明是無辜的,我們可以想到的,他們也可以想得到。”

    李飛此時一臉的沮喪。這件事說白了他也有責任,如果他能早點想到這里,保護好監控視頻,那這件事現在就能完美的被解決掉。

    但就是因為自己沒有想到這里,才會讓唐風陷入完全被動的局面。

    唐風看中他,將他從一個保安提到了做他的助理,這是天大的恩惠,他卻沒有能替老板做好一件事,他心里很是難受。

    “陳哥,都怪我,沒有早點想到這個,要是我早點想到的話,一定拼了命也把視頻保住,那唐總都不會被這么陷害了……”

    陳飛打量了李飛一眼,看到他渾身幾乎都是傷,也能猜的到李飛為了這件事付出的不少,笑了笑上前拍了拍李飛的肩膀。

    “沒關系,咱們都是兄弟,風哥這個人你也看的出來,很講義氣,他也不會怪你的,現在難過自責也都沒有用,重要的是,我們怎么找到證據,去證明風哥是無辜的!”

    “你說是不是?”

    李飛重重的嘆口氣,“對,但究竟該怎么做呢?陳哥你說,我就算搭上這條性命,也愿意去做!”

    兩人說著往外走,走到大門口時,遇到了一身運動套裝,身材被勾勒成完美S型的瓦莎……

    李飛不認識瓦莎,但陳飛認識。

    “呦,這不是嫂子嗎?”

    陳飛一著急,也不知道該叫人家什么好,索性直接就來了嫂子。

    瓦莎“噗嗤”一聲就笑了,叉腰歪頭打量著陳飛。

    “你叫我什么?”

    “嫂子?”

    陳飛尷尬的撓撓頭,“那個……對!”

    瓦莎臉上的笑容一收,瞪了陳飛一眼,“再胡說,練死你!”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