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四百四十八章 拿到證據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四百四十八章 拿到證據

    “重生之完美贅婿 (..)”!

    “三寶哥,你這是準備干什么去?”

    懷里抱著的箱子一下子沒抱住,落在了地上,楊三寶慌張的抬頭一看,面前兩個身高一米八五以上的大塊頭將他的視線都給擋住了,但剛才說話的人的聲音他是能聽出來的,很熟悉。

    有些后悔出門的時候應該背包的,這個箱子的目標太大了,這下硬盤落了一地,他瞬間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話音傳來片刻,從兩個壯漢身后出現了一個瘦弱男子的身影,站在了楊三寶面前,蹲下身子,撿起了一塊硬盤,然后打量著對面的楊三寶。

    “三寶啊,你這是拿著這些東西,準備去哪啊?”

    看到這個人,楊三寶心里頓時覺得毛骨悚然,這個人是龍爺手底下的一個頗受器重的小弟,為人心狠手辣,他之前也和這個人接觸過,做事手法很是毒辣,一點江湖道義都沒有。

    自己要是落在他的手里,那算是毀了。

    “白哥,我……我那個不是準備給您送過去嗎。這么重要的東西,放在我這里,肯定不安全啊。”

    楊三寶下巴有些顫抖的說道,但臉上的笑容顯得太過于勉強了,讓人一見就知道這都是裝出來的。

    那人瞪了一眼他,瞇成一條縫的眼睛中閃出一絲光芒,陰笑了一聲。

    “真的是要給我去送東西?這可不像是你楊三寶的性格啊……”

    “你說你平時做事那么喜歡拖沓的一個人,這次就這么自覺的?”

    楊三寶站在原地,腿肚子都開始發抖了,看到白哥那雙眼睛,他就開始害怕。發自心底的害怕和恐懼快吞噬了他。

    楊三寶越是緊張,其實就暴露的越快,但是他自己不知道,也沒有辦法控制住自己的內心。

    “白哥,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樣,我這是真的想把東西送過去給龍爺的,你說這東西,幾塊破硬盤而已,我要他做什么?”

    說實話,楊三寶說的這話連他自己都不信,他的表情和一系列反常表現,尤其是臉色,早就將他出賣了。

    兩個大漢身邊的男子呵呵一笑,“三寶哥,真的是這樣嗎?”

    楊三寶渾身一震,感覺到了不妙,身體不由得往后開始挪步。

    兩個大漢看了身邊的白哥一眼,臉色瞬間冷了下來,而后猛的同時往前一竄,直接將楊三寶架了起來,往他的出租屋里沖去!

    楊三寶失聲大叫,龍爺是個什么樣的人他心里比誰都清楚,他手底下的做事多么的狠辣,尤其是這個白哥手段多狠厲,他也比誰都清楚,被這兩個大漢架著往出租屋里去,他甚至一瞬間就想了自己的下場是什么。

    除了被弄死,哪里還會有其它的活路?

    “饒了我,饒了我吧白哥,我真沒想跑啊……”

    兩個壯漢像拎小雞一樣把楊三寶架著進了屋,然后白哥跟上,抱著裝著硬盤的箱子也走了進去,然后回頭關門。

    做掉一個人這種事情,對他來說雖然也不是一件小事,但以前也不是沒做過,因此他雖然有些緊張,但仍舊沒有一絲的猶豫。

    他心里也明白,這些硬盤對于老板有多重要,只要自己將這些東西送給老板,那回報自然會是無比豐厚的。

    木門“吱呀”一聲,就在馬上就要徹底關上的時候,一個人的胳膊伸進了門縫,生生該擋住了。

    白哥一愣,罵了一聲。“你他媽誰呀,胳膊不想要了是不是!”

    李飛站在門外,粗壯有力的胳膊夾在門縫里,緊繃的肌肉卡著。任憑白哥再怎么用力都無法將門關上。

    試了幾下之后,白哥有些不爽到了極點,歪頭往外面一看,發現門外這個人自己并不認識,心里的火氣一下就上來了。

    “趕緊滾,不然老子弄死你!”

    “媽得,敢攪你白爺的事,不想混了吧!”

    李飛被罵了兩聲之后,也火大了,另一只胳膊往后一曲,蓄力之后猛地往前一拳砸去!

    “砰!”

    還算結實的木門瞬間被砸出了一個大洞,連同站在門口的白哥一起被砸的倒在了地上!

    陳飛和瓦莎隨后進入,只看到出租屋內骯臟的床上,兩個壯漢正用一個塑料袋蒙在楊三寶的頭上……

    兩個壯漢也同時被破門的聲音驚了一下,目光同時往后看,然后陳飛和李飛幾乎是同時暴走,上前一人一個,三拳兩腳,直接將兩個的臉揍成了豬頭……

    前后不到一分鐘的時間,三個人躺在地上咿咿呀呀的叫喚個不停,陳飛走到桌邊打開箱子看了一眼,接著拿出硬盤,坐到了楊三寶的電腦面前,也不嫌臟,鼓搗一會兒,直到電腦屏幕上出現了監控視頻的畫面,挨個試過,找到了有用的之后,這才將硬盤重新裝回箱子,抱在了自己懷里。

    “嫂子,都拿到了,咱們走吧。”

    瓦莎點了點頭,三人跨過地上三人,走出了棚戶區。

    上車,陳飛表情終于有所緩和,車子發動,直接就朝著警局開去。

    到了警局的時候,陳飛車子還沒開到跟前,就被圍觀的人群給擋住了。

    那黑壓壓的一片人,連他都被嚇住了。

    上千號人,口里都在罵唐風,幾乎都是義憤填膺的,似乎對唐風恨之入骨,而且好像是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樣。

    李飛看到這里,懊惱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壞事了,背后肯定有人指使,我就知道打了這幫小孩子,肯定會壞事,現在看來是果不其然啊!”

    而瓦莎則似乎并不著急,呵呵一笑,“這有什么,救不了就讓他在里面多待一段時間唄,也能讓我省心一段日子。”

    陳飛和李飛對視一眼,都是苦笑一聲。

    “嫂子,你就別這么說了,我們都知道,你現在心里肯定也著急,咱就進去吧,把東西一交,然后隨便找個律師一公布視頻,這不什么事都沒了?”

    瓦莎抱著胳膊,想了想,打開車門下了車,有些暴力的擠開人群,陳飛和李飛跟在后面保護著箱子,朝著警署大院就去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