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四百四十九章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四百四十九章

    “重生之完美贅婿 (..)”!

    瓦莎很強勢,走在前面是根本不把這些鬧事的人放在眼里,誰要擋路就直接一把推開。

    三下五除二,三人到了警署大院,經過警官的同意,終于是進了審訊室,只不過,瓦莎沒讓陳飛和李飛跟在后面,是自己一個人進去的。

    唐風坐在椅子上打瞌睡,審訊室的門開了,瓦莎一身運動裝走了進來,不禁讓唐風有些意外。

    “你怎么來了?”

    唐風笑著問道,瓦莎往對面的椅子上一坐,臉色似乎并不好看。

    等了一會兒,審訊室門關上,瓦莎扭頭,看著唐風,那目光有些冷,盯的唐風有些皺眉。

    “今天這是怎么了,用這樣的眼神叮囑我?”

    瓦莎撇嘴一笑,“我拿到了可以證明你無辜的證據,就在外面,需要用嗎?”

    “什么證據?”

    “監控視頻,有了它,就可以完全證明你的清白,也可以早點出來。”

    “你也要知道,我們還有很多事情要去做,不能耽誤太久。”

    瓦莎大多數時候都顯得很溫柔,尤其是給唐風說話的時候。

    “行,等下會有個律師過來,是別人替我找的,你交給她吧,我理解你的心情。”

    瓦莎點了點頭,“嗯,可以,但是我還是想問一句,你到底什么時候才能跟我安心修煉,畢竟……”

    “我們的時間究竟剩下多少,很難說。”

    唐風看著瓦莎,知道她要表達的意思。

    “難道你不覺得,與人間的丑惡爭斗,不就是修煉嗎?”

    此話一出,瓦莎明顯一愣,她遠遠沒有想到唐風的回答居然會是這樣的。

    因此她輕皺了皺眉頭,沒有立刻回答。

    “可能……也算是吧。”

    唐風擺擺手,輕嘆了一口氣,“我之所以回到這里,一切都是天意,我想天道不可違背,我來到這里,難道就只借助這里讓我修為增長,然后回到仙界去嗎?”

    “不,我并不這樣覺得,上天的一切安排都是有他的道理所在,你也看得到,這人間,藏了那么多的丑惡,我回來走一遭,難道不該做點什么嗎?”

    瓦莎不是凡人出身,她生來就是仙人,因此從來不會和唐風一樣去體會到這人世間一個普通人的感受,這就是她和唐風的區別。

    “好吧,我支持你,你說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嗯,回去吧,我現在只能告訴你,我這樣做是有自己的想法在里面,你也知道,如果我不想,是沒有人能把我怎么樣的,至少目前是這樣。”

    瓦莎點了點頭,沒有再說話,默默的打開門出去了。

    ……

    而門外,剛剛下了飛機就趕了過來的高安夏正和陳飛說著什么,看到瓦莎出來,連忙迎了上去。

    “他怎么樣?”

    看的出來,高安夏很著急,瓦莎心里也知道,這個姑娘對唐風是真的動了心的,有這樣的表現其實也不算讓人意外。

    “他能怎么樣,自在的很。”

    瓦莎笑了笑,她和高安夏的關系還好,兩人也算投緣。

    “我進去看看。”

    剛往前跨了一步,就被一個警官擋住了。

    “滾開!”

    高安夏冷喝一聲,推開了攔路的人,推門而進,遠處的小領導看到這幕,也趕緊過來攔住了要進門攔人的警官。

    江南軍區司令的千金,誰敢得罪?

    進了門,唐風坐在椅子上,已經打起了瞌睡。高安夏見此也沒有直接叫醒他,而是繞到了他身后。準備嚇他一下。

    但其實唐風早就感覺到了有人進來,高安夏剛剛站到他身后,唐風就先爆喝了一聲!

    嚇的高安夏一跳!

    “喂,你嚇死我了!”

    沖到前面朝著唐風胸口就是一拳,高安夏氣鼓鼓的嬌聲說道。

    “好嘛,待在這里這么久都不回去,見了我第一面就嚇我,你就是怎么對我是吧,那我以后再也不見你了!”

    高安夏佯裝生氣的說著,但眼神卻一直落在唐風的身上,思念之情溢于言表。

    “好了好了,誰讓你先嚇我的,剛到吧,先坐吧。”

    高安夏搬了張椅子坐下,看著對面的唐風,目光柔情似水。

    “事情難辦嗎?不好辦的話,我托關系,畢竟就是打了幾個人而已,這些孩子我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沒一個好東西,再說了你只是教訓他們一下,沒有多大事的。”

    “就是背后有人指使,搗亂,幾家媒體帶節奏才把事情搞大的,處理起來不難。”

    唐風點點頭,“嗯,我知道,不難,,沒事的你放心。”

    知道這高安夏過來肯定是因為擔心自己的安全,雖然她心里可能也知道,憑他自己的能力,可能也沒有人能拿他怎么樣。

    大概這就是一個人對另外一個人的感情所在,即便知道你萬事無恙,也要過來看看你,確認一下。

    “好,我知道你沒事,但是你爬的越高,就會被更多的人看到,就會被嫉妒,越來越危險,所以,我還是覺得,你萬事需要小心。”

    “還有件事我不知道該不該說。”

    唐風一笑,“我們之間還需要藏著掖著嗎?你有什么就說吧。”

    高安夏若有所思之后,平靜的看著唐風,然后說道。“你也知道,油桶集團是國內首屈一指的大集團,是國資,國子輩的,其背后有誰,你我都是不知道,來之前我爸爸告訴我,能不得罪這些人,還是不要得罪,畢竟王世寬只是一個玩偶而已。”

    “真正的人在背后,操控著這個玩偶,你也看的出來,王世娟這種人浮夸至極,又怎么能擔得起油桶集團這種大公司的重擔呢?”

    一語中的!

    這正是唐風早就看出來的,真正厲害的人永遠都是躲在背后的,油桶集團在國內的凈資產超過了幾萬億,這無疑就是一個天文數字,一般的公司和大集團在他面前,就如同螞蟻站在大象面前。

    他想踩死誰,誰就得死,沒有絲毫的還手之力。

    實力如此之強,背景如此之深,靠山如此之穩,又怎么會是王世寬這種人做老大呢?

    這一點,明眼人其實都看得出來,他只不過就是一個擺設,一個提線木偶,僅此而已……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