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四百五十三章 害羞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四百五十三章 害羞

    “重生之完美贅婿 (..)”!

    自己今天難道就真的要被這些人渣玷污,然后接著被人殺了滅口嗎?

    學了這么多年的法律,最終卻連自己都救不了,這種無力感,簡直讓她感覺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無力和自責感。

    上衣瞬間就只剩下了一個小文胸還在,白奕歡一直堅持健身,雖然外面看著沒什么,里面卻是很有料的。

    “我靠,這他嗎的得有D了吧?沒看出來啊!”

    “滋滋,這小妞還真沒看出來這么有料,哥幾個今天算是有福氣了哈!哈哈!”

    正說著,小混子的手往前伸去,就準備摸一摸白奕歡。

    白奕歡此時臉漲的通紅,想反抗,但是卻沒有力氣,最后只能閉上了雙眼,任憑淚水往下泉涌一般的流……

    但就在小混子的手快要搭在她的胸上時,依維柯后門傳來一聲劇烈的撞擊聲!

    緊接著,兩扇后門被人從外面直接拉開,然后一個人影閃進了車里,一把握住小混子伸向白奕歡的手,稍微一用力,一聲骨頭斷裂的聲音傳來!

    “咔吧!”

    小混子臉色瞬間成了豬肝色,驚恐的看著面前這個人。

    除了唐風,還能有誰?

    原來,剛才唐風詢問那些證據是不是給了這個律師,然后知道了她是個人駕車離開的之后,就預感到了一定會出事。

    因此和那些警員說了一聲,直接就出去了,現在趕來,剛剛遇到這一幕。

    小混子的手遲遲沒有觸摸到自己身上,但周圍卻傳來了一聲聲的慘叫,白奕歡一度認為自己聽錯了,以為自己進了地獄,周圍都是魔鬼的叫喊聲,但過了許久,輕咬了要舌尖,卻發現,似乎并非是這樣。

    自己好像還活著?

    再度睜開眼的時候,一個男人抱起了自己,跳下了車,耳邊傳來了呼呼的風聲,似乎跑的很快。

    已經是晚上時分,經過了好幾個路口之后,她才微微看清楚,抱著自己的這個人,臉龐好像有些熟悉的感覺。

    總覺得自己在哪里見過一樣。

    但畢竟腦袋剛才撞了一下,有些不清醒,那人將她抱在懷里,視線受阻,因此看的并不是很清楚。

    直到她自己被扔在了床上,大燈亮起的時候,她睜開眼睛,才看清楚了眼前的這個男人。

    是唐風!

    居然是他!

    她就這樣躺在床上,上半身仍舊只有一件小衣服遮住重要部位,大燈照著自己,腿上的襪子好像也爛掉了。

    有些害羞,有些臉紅……

    “我去給你拿件衣服……”

    唐風站在床邊看了她一眼,便轉身走開了,表情很是平淡,似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的感覺,平靜的讓人感覺可怕。

    “你……你救了我?”

    唐風走到衣柜前,回頭回了一句,“你覺得呢?”

    白奕歡臉紅了,但身子還是有些虛弱,沒有氣力,她使勁眨巴眼睛,但仍舊無法掩蓋她害羞了的神色。

    唐風取出酒店的睡衣,然后走到床邊,披在了白奕歡的身上,然后看了一眼,掀開睡衣,拉了拉文胸的帶子。

    “不好意思,剛才走的太快,不小心把帶子弄掉了……”

    這話一出,白奕歡的臉直接滾燙了!

    帶子掉了,這是什么意思?這不就是說,自己的上半身,被她看了個遍?

    天吶,白奕歡瞬間覺得自己臉燙的都能煎雞蛋了,自己長這么大,男朋友就只談過一個,還是高中的時候,三天就被老師發現然后分手了,然后一直到現在,都沒有再找過,更不要提其它的事情了。

    而現在,自己卻被他給看了……

    “你……你看到了什么!”

    鼓起力氣,白奕歡瞪大眼睛看著唐風,有些嬌羞的問道。

    “該看的,都看到了,怎么了?”

    白奕歡楞了一下,猛地就從床上坐了起來。

    “唐風,你流氓!”

    “你頭上被撞了一下,我看了看,問題不大,出去給你買點藥水擦了擦,過兩天就沒事了。”

    說完,唐風就出門了,留白奕歡一個人坐在屋里的床上,靜靜的坐著。

    看到唐風出了房間,白奕歡趕緊上前,將門反鎖后,長出了一口氣。

    再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已經破的不成樣子了,索性全部脫掉,然后進了洗手間,洗了個澡,出來換上睡衣,坐在沙發上,這才算是從剛才那驚險的一幕中緩過來了一點點。

    再次回想起剛才,她開始納悶,唐風為什么會出現的那么及時,他又是怎么救的自己?

    其實說實話,他心里對唐風救自己,充滿了無限的感激,但更多的,是對他行為的仰慕,對他這個人的崇拜。

    這大概是所有女人都會有的感覺,畢竟唐風的做法,足夠男人!

    說到底,那不就是所有女孩子心中幻想的理想男朋友的標準嗎?

    雖然說,她一直都很高冷,至少在外人看來,她從來都是這樣。

    高學歷,高顏值,家里又有錢,一切都好像是別人可望而不可及的……

    正坐在沙發上,發著呆,房門被人敲響了,她猛地一震,起身看著門口。

    “誰!”

    “我。”

    唐風站在門外,回答了一聲。

    “唐風,你……你流氓!”

    白奕歡的臉又瞬間紅了,她甚至一瞬間不知道該怎么面的這個男人。

    因此,她只能用這種看似有些幼稚和冷淡的態度去針對他。

    “你要是再這么不分青紅皂白的說,那我走了。”

    說完,唐風將手中的藥放到了門口,等了幾秒鐘,準備轉身離開。

    剛剛轉身的瞬間,門“哐當”一聲。

    開了。

    白奕歡穿著睡衣,光著腳站在門口,睜著大眼睛看著唐風,這時的她,一點也沒有了之前的高冷模樣,反而像是一個小女生。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