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四百五十四章 欲拒還迎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四百五十四章 欲拒還迎

    “重生之完美贅婿 (..)”!

    雖然還是佯裝著自己很堅強的樣子,但那眼神是無法欺騙人的。

    “你……你別走。”

    唐風回頭,打量了她一眼,“怎么?我是流氓啊,不就不怕?”

    白奕歡將門一把將門拉開,轉過身裝作無所謂的說道,“我才不怕,你叫唐風,我認識你,你能把我怎么樣?”

    唐風笑了笑,拿起藥進了房間。

    “過來坐下吧,你頭上的傷口需要消炎。”

    畢竟人家是為了自己才受的傷,自己要是不管不顧的話,著實有些說不過去了。

    白奕歡頓了頓,頭上的傷口剛才一洗澡,還真的有些開始疼了。

    走到唐風面前,坐下,她仍舊還是不敢直視唐風的眼睛,這個人的眼睛在她看來好像是有魔力一樣。

    加上一想到他看到了自己的那里,白奕歡就覺得臉紅心跳的不行。

    唐風拿出藥水和棉簽,開始給她擦,白奕歡閉著眼睛,靜靜的坐著。

    他的手法有些輕,很溫柔,和他之前說話的樣子著實有些區別。

    好像現在看來,他一點也不那么的令人討厭了。

    “你剛才為什么要救我?”

    擦著藥,白奕歡眼睛睜開了一條縫,問唐風道。

    “我怕你掛了。”

    白奕歡氣的一動,棉簽瞬間蹭到了傷口上,疼的一咧嘴。

    “那我不需要你救!你走吧!”

    本來還想從唐風嘴里聽出來一些其它的話,沒想到,他竟然這么直,直接就是這么一句。

    “真的?”

    白奕歡未加思索,“沒錯!”

    唐風呵呵一笑,“我可告訴你,這次我得罪的人可不是一般人,你應該知道,他們敢直接上路攔截殺你,那就沒有不敢干的事,你可是要想好啊。”

    “我要走了,等會萬一他們殺回來,你的處境可就危險了。所以,我還是勸你,說話呢,稍微思考一下,不然你這個樣子的話,我很難相信你是什么大律師。”

    白奕歡被唐風這么一說,又氣但是又怕,一瞬間被說的不知道該怎么辦。

    回頭猶豫的看了唐風,尷尬的說了一句。

    “那你還是別走了吧……”

    唐風點了點頭,“聽你這話說的,有些勉強啊,要不那就算了,我走了。”

    說著,放下手中的藥水和棉簽就準備走了。

    唐風的這個舉動可把白奕歡給嚇住了,萬一他真的走了,自己這大晚上的住著,好像還真的不安全。

    而且說實話,她心里好像真的不怎么希望唐風走。

    眼見唐風起身,白奕歡是真的急了。急忙站了起來。

    “你……”

    唐風會心一笑,“我怎么了?”

    白奕歡一拉臉,“你欺負人,我現在就給齊部打電話,說你欺負我!”

    唐風一攤手。“你要是打了,我現在立馬就走,不帶猶豫的。”

    這就是威脅,赤果果的威脅。

    但是面對唐風的威脅,白奕歡剛按下撥號鍵,立馬又給掛斷了。

    她還真的不敢。

    “我說白大律師,咱們能不這樣嗎?口是心非真的有意思?”

    白奕歡一撇嘴,“好好好,我確實是不想讓你走……”

    白奕歡說出這話的時候,其實連她自己都有些不相信,畢竟,她之前可是從來沒有這樣過的。

    但今天說出這話的時候,她居然也沒有感覺出來一絲的違和感,好像他本身面對唐風的時候就應該這樣一樣。

    這著實讓她有些錯愕。

    自己什么時候,也成了小女人了?

    唐風笑著點了點頭,走到飲水機面前倒了兩杯水,遞給白奕歡一杯。

    “今天的事是我安培不周,你是齊部介紹來的,我應該保護你的安全才對,從今天開始,沒有跟我在一起的時候,我會讓我的助理保護你的安全。”

    “所以,今天的事,以后不會再次發生了。”

    白奕歡點了點頭,“我也希望如此。”

    “好了,說說你的看法吧,我的事,我很想聽聽你是怎么看的……”

    實際上,唐風這是在考察這個女人究竟是有什么本事,如果真的是很一般的人,那自己可能還真的不太需要她。

    人多了做事有的時候并不是一件好事,有可能還會給自己幫倒忙。

    那就得不償失了,因此,在正式的合作之前,他必須知道自己面前這個女人到底是什么斤兩,有什么樣的本事。

    唐風隱隱覺得,自己已經是一個真正的商人了,思維都是老板的思維。

    之前白奕歡是不想說的,她一直都想讓唐風先說點什么,畢竟之前和自己合作過的大老板不在少數,他們對于自己一直都是很尊重的。

    但現在唐風這么一說,她都不知道該怎么拒絕了,畢竟這個男人,好像讓自己已經說不出任何拒絕的話了。

    鼓起勇氣看了唐風一眼,白奕歡的心情逐漸恢復了平靜。

    “你真的讓我說?”

    唐風點點頭,“那你覺得我是在跟你開玩笑嗎?”

    “我覺得你很奸詐。”

    唐風眉頭輕皺,看著面前這個女人一臉的下表情,最后笑出了聲。

    白奕歡沒有停下,而是看著唐風說道。“我說的是實話,我覺得你很奸詐。”

    “當然,這是一個貶義詞,如果說的好聽一點,那就是聰明,但是我現在不想要好聽的話,而是想用貶義詞。”

    唐風點了點頭,“可以,隨便都行,給我個理由和解釋就可以。”

    白奕歡有些得意的笑了笑,接著說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是在欲擒故縱,對不對?”

    說出這話之后,唐風開始覺得,面前這個女的有點意思了。

    “哦?詳細說說,我想看看,你猜的對不對。”

    現在的表情和之前完全不一樣,白奕歡重新嚴肅了起來,說話時,又高冷了起來。

    “不是猜,我從不猜,只說有依據的話。”

    “不過我也倒是挺佩服你的,在我看來,你這么年輕,就能有這樣的思維,著實不容易,我個人還是很佩服的。”

    “本來這次的事就是個小事而已,現在搞得這么大,外面對你是罵聲一片,但是似乎并不著急,這些反常的表現,無疑都是在證明一件事。

    “你在醞釀更大的事件……”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