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四百五十六章 計劃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四百五十六章 計劃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唐風回頭,一臉嚴肅的說道。“我留下來?”

    “這孤男寡女的,多不好,萬一發生點什么事,多不好?”

    “你說的我是不是?”

    白奕歡看著唐風一臉的笑意,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臉瞬間又紅了。

    “你……你想干什么?”

    唐風一攤手,“我不想干什么。”

    “那你說的這話是什么意思?”

    “我怕啊……”

    白奕歡看著唐風一臉無辜的表情,往后接著退了幾步,然后坐在了床上。

    房間里只有一張床,她左右看了看,指了指沙發,“你睡那兒。”

    唐風沒說話,坐回了沙發。

    “好了好了,你睡吧,我在你這兒就行了,明天估計還有事,別累著了。”

    唐風正經起來的時候,白奕歡心里反倒升起一絲失落,這個男人一旦嚴肅起來,就好像是一塊冰一樣,很冷,沒有感情似的。

    “那好吧,給你個被子,別感冒。”

    說著,將床上的小被子遞給了唐風,然后爬上了床,躺下了。

    ……

    另外一邊,得知自己手下又失手的消息,王世寬坐在沙發上,臉憋的通紅。

    “都他媽的是群廢物,連一個女人都搞不定,你們還能干點什么事!”

    “簡直比龍爺的手下還他們的飯桶!”

    手下的管家上前,笑瞇瞇的說道,“王總,您也太上火,這人呢,是沒抓回來,但這東西可是拿到手了。”

    王世寬立刻站了起來,“你說什么?東西拿到了?”

    管家點了點頭,而后一抬手,讓門外的兩個人抬著箱子進來,當著王世寬的面,打開了箱子。

    “王總,您看看,這里面全部都是,所有攝像頭的監控視頻都在里面,一個不少!”

    “我估計這唐風這是急著救人,把這個東西給忘了,何況他一個人也拿不了那么多,所以給留下了。”

    “王總您就別上火了,我們要的是這個東西,至于那個女律師,不重要了。”

    “只要唐風沒證據,他能怎么著?就算是再厲害的律師,她也得需要證據才行啊您說是不是?”

    王世寬看著地上箱子里的硬盤,嘴角揚起了笑容,得到了這些東西,他就可以將唐風玩弄在鼓掌之間了。

    而且就現在來說,唐風這個人已經在X港徹底的臭了,沒有這些強有力的證據,他是洗不白的。

    別人不知道,王世寬自然是懂得輿論這個東西究竟是有多大的能量。

    足夠將一個人殺死,還不見血。

    “好!好啊!”

    “他唐風沒了這些東西,我看他能翻的起多大的浪來!”

    “從國外請律師回來,我看他就是從天上叫人來,這次也是無力回天!”

    手下的管家也跟著點點頭,“沒錯王總,沒了這些關鍵的證據,唐風就算是再怎么厲害,也是沒有辦法的,再者我我們現在是天時地利人和全都占了,他的下場就只有一個。”

    “對了王總,明天X港電視臺的臺長說請你吃飯,說說唐風這件事呢,我估計啊,他也想趁著這件事拉攏您,給您一個面子呢。”

    王世寬志得意滿,憑他油桶集團老總的名頭,這些X港的名流大鱷們,拉攏自己的可確實是不在少數。

    “好,我明天去見他,你給他說一聲吧。”

    管家彎腰答應了一聲,下去了。

    “你們兩個,把這東西拉出去,全都給我砸了!”

    王世寬手指著硬盤對幾個手下說道。

    ……

    幾乎是一天的時間,何氏集團和寧氏集團老總唐風的名字響徹了整個X港。

    只不過是惡名,而并非是好聽的名聲。

    所有人都覺得這個人就是一個惡貫滿盈的奸商,為了自己的利益連一幫小孩子都打,簡直是到了喪心病狂的程度。

    各大媒體相繼報道,自媒體時代的到來讓消息的傳輸速度變得極快。

    一天的時間,不過十幾個小時而已,唐風的名聲已經算是臭到了一定程度。

    加上背后有人推波助瀾,街上更是出現了不少拉著橫幅,讓法官重判唐風的標語。

    而釋放唐風的地方警署甚至都站到了風口浪尖上,一時間唄所有人指責。

    ……

    翌日,清晨,唐風醒來的時候,白奕歡已經在吃早飯了。

    她還是穿著睡衣,剛剛洗好的頭發扎著,這個樣子和唐風第一次見她時的那種風格完全不同。

    好看的女孩子是怎么樣都好看,盡管穿著睡衣,白奕歡仍然有一種特殊的沒美,像極了鄰家小妹。

    “你先洗吧,早飯給你準備好了。”

    唐風點了點頭,進洗手間簡單洗完,出來,坐在了白奕歡對面的椅子上。

    白奕歡接著將一張報紙和一個平板推到了唐風手邊。

    唐風拿著面包,喝了一口熱牛奶之后,看了一眼報紙。

    X港晨報。頭版頭條,上面就是自己的照片。

    標題足夠扎眼,而平板上的新聞標題就更加的扎眼了。各種博頭條的新聞標題一個個將唐風說的是惡貫滿盈,天理難容,不判死刑都不行了。

    唐風看著,笑了起來。

    “嗯。不錯,真是不錯呢。”

    “這些記者還是很有水平啊。”

    白奕歡皺著眉頭,有些錯愕,“你就真的不在意這些?”

    唐風笑著吃著面包。“在意,當然在意,我這個人可是很記仇的。”

    “我可以很負責的告訴你,這些污蔑我的人,我一個都不會放過,我說到做到,從不會食言。”

    白奕歡放下手中的東西,“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他們這么污蔑你,就算你以后澄清了,這些影響可能也沒辦法消除,你想過這個問題嗎?”

    “所以我覺得我們現在要做的,不是其它,而是怎么緩解輿論的走向,畢竟,這對你真的很不利。”

    唐風看著白奕歡,“你要是不嫌麻煩的話,可以現在給他們發律師函,先告訴他們一下,他們要是還不聽的話,那以后就別怪我唐風無情。”

    白奕歡皺了皺眉頭,“那好吧,你是老板,你說了算,我聽你的。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