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四百六十一章 你要的證據!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四百六十一章 你要的證據!

    “重生之完美贅婿 (..)”!

    這視頻看完,著急的就不是唐風,而是底下這些家長們了。

    “諸位要是沒有什么問題的話,我就先走了。”

    說完,轉身拉了拉瓦莎,準備離開,但剛剛走了兩步,底下的家長們趕緊上前攔住了唐風。

    “唐……唐總,您別走,您別走……”

    唐風停下,笑著看著說話的人,“怎么?還有事嗎?”

    說話的是個四十左右的男子,看樣子在這些家長中也算是能說得上話的那一類。

    他尷尬的往后看了看眾人,面露難色的拉住唐風。“唐總,您可不能走,不能走啊……”

    唐風一笑,“哦?我不能走,為什么?”

    其實他用腳指頭都想的出來,這些人為什么會不想讓自己走,因為今天自己一旦走了,他們那些寶貝疙瘩們就算完了。

    他們把自己留下來,也是為了抓住最后的救命稻草。

    那人難為情的抿了抿嘴唇,“唐總,你看,這我們之前也不是不知道事實是什么嗎?而且這些孩子們在家里都很乖,我們也都不知道他們會做出這樣的事來,所以之前一直對您有所誤會,您千萬不要放在心上啊……”

    唐風呵呵一笑,打量了說話的這人一眼,“看你也像個做領導的,你自己覺得,現在說這話,還有用嗎?”

    那人碰了一鼻子灰,但還是不想放棄,仍舊腆著臉說道。

    “唐總,唐總您千萬別這樣,他們都還是孩子,我們在看到責怪視頻之前,也都不知道事實是這樣的,所以才有這樣的誤會。”

    “他們都還小,進了勞動的話,這后半輩子就算完了,唐總,您開開恩,放過孩子們吧……”

    “對啊唐總,您就開開恩,放過孩子們吧,他們真的都還小,不能進勞動啊,不然的話,這后半生不都全毀了嗎?”

    “唐總,求求您了,放過孩子們吧!”

    ……

    唐風看著這些求自己開恩的人,臉上沒有一絲的表情變化,每個人都需要為自己做的選擇承擔相應的后果,所有人都一樣,誰都不能例外。

    自己是給過他們機會的,只可惜他們不要,這只能怪他們自己。

    “在你們眼里,他們是孩子,但在我唐風的眼里,在何氏集團那些被他們打傷的姑娘們面前,他們不是,他們是惡魔,是手持尖刀的魔鬼!”

    “剛才的視頻你們看到了,他們一個個手中拿著的是什么東西?不是刀就是鋼管,視屏里那些被打傷的,那是我唐風的員工,他們做錯了什么了?”

    “其中很多也都是二十來歲的小姑娘,他們沒有做錯任何事,但卻受到了你們孩子那樣的傷害,這又怎么說呢?”

    “你們別忘了,她們,也是家里人的孩子,你們一心想救自己的孩子,為他們洗脫罪名,憑什么?這難道對那些被他們傷害過的人來說就是公平的嗎?”

    “我看不見得吧,你們難道不覺得自己很自私嗎?”

    唐風說到這里停了一下,長出了一口氣,語重心長的說道。“他們變成現在這個樣子,我想,你們這些做家長的,也都擺脫不了責任吧?你們要是多花點精力去教育他們,我想他們也不會變成昨天打砸時候的那個樣子。”

    “而你們到現在還想著替他們脫罪,不接受懲罰,我告訴你們,這不是在疼愛他們,而是在毀掉他們!”

    “我最后再告訴你們一次,他們,我一個都不會放過,不為別的,就為了那些被打傷的人,我要給他們一個公道。而不是為了他們年紀小,假裝仁慈放過他們,告訴你們,不會,永遠都不會!”

    說完,唐風轉身往前走,這一次,不敢有人在攔他了。

    而走到人群后面記者們的面前時,唐風看了這些花邊新聞的記者們一眼,淡淡笑了。

    “熱點蹭的不錯嘛,怎么樣?今天這個結果有沒有讓你們很驚喜?”

    “不過我也有個事情要告訴你們,不要以為在網絡上肆意抹黑我,拿別人的錢,這事我不會計較。我可以很負責任的告訴你們。我唐風很記仇,你們這些記者,一個都別想全身而退。”

    “你們同樣也需要為自己所做的一切付出代價,當然,你們比我更清楚,自己發表的東西有沒有問題,你們說是不是?”

    說完,唐風笑著和瓦莎進了酒店外的車,然后等白奕歡過來之后,發動車子,揚長而去……

    ……

    唐風走了,酒店外面的家長們楞了,呆了……

    這個時候,所有的怨氣和不滿,總要有個發泄的地方,很不幸,這個人找到,是王世寬。

    “王總,你說說,我們現在怎么辦?”

    “要不是你那么堅定的說唐風手里一定沒有證據,我們至于搞成這個樣子嗎?”

    “對,王總,要不是你,我們大家伙也不至于和唐風徹底鬧翻啊,現在你看鬧成什么樣子了,我們孩子要被送進去勞動你知道嗎?”

    “王世寬,你今天必須給我們一個說法,不然,誰他媽得今天也別想走!”

    本身王世寬現在的心里就煩得很,哪里想得到,這些反過來會來找自己的麻煩。

    一下子就火了。“你們這是什么意思?我好心好意幫你們,你們有火氣別往我頭上發啊!”

    “有本事你去找唐風去,找我干嘛!”

    兩撥人火氣都不小,這一下剛上之后,火氣又增加了幾分。

    “我說王總,你這話說的就不合適了吧?你之前怎么說的,你多仗義啊,一口說人家唐風手里不會有證據,剛才你過堅定,我們相信了你才和唐風對著干的,現在被打臉了,你不認了?”

    王世寬心里的邪火一下也竄了出來,“什么意思?”

    “你們這話說的,是我王世寬害的你們唄?”

    “你們自己孩子做的那丑事,讓我說,勞動都算是輕的,也就是他們年紀小,不會被判刑,要不然,死刑我看都輕了!”

    王世寬也個容易被情緒左右的人,這樣一說,直接等于點燃了汽油桶,周圍的家長們全都不干了。

    “姓王的,你他嗎的什么意思?你說誰家孩子做丑事了?你說誰家孩子該判死刑呢!”

    “你說這話,你是個人嗎!”

    “王世寬,你是人嗎,你家孩子才該被槍斃,你全家都該被槍斃!”

    “你個狗東西,你罵我孫子,我跟你沒完!”

    這一下,王世寬也覺得自己剛才那一番話說的重了,但他想了想自己比較是油桶集團的老總,這話都說出去了,還南里有收回來的道理?

    雖然知道自己不占理,但還是裝作很是強硬的懟了上去。

    “難道不是嗎?你們剛才沒看到視頻?你們的孩子,做的那叫人事嗎?”

    “十幾歲就拿刀砍人,他們也算是孩子嗎?如果他們是成年人,那就是鐵定的死刑!”

    “我還就告訴你們,也就是他們年紀小救了他們!”

    話剛說完,一根拐杖從人群中扔了過去,直接砸到了王世寬的頭上!

    王世寬哀嚎了一聲,瞬間炸了,招手讓車邊上自己的保鏢過來保護他自己,然后捂著腦袋說道。

    “你們這群瘋子,怪不得你們孩子那么野蠻,都是跟你們學的,你們……你們這些人,我跟你們沒完!”

    “還想讓我替你們出錢,我還告訴你們,不可能,何氏集團那一個多億,你們自已去還吧!”

    兩撥人現在是徹底的鬧翻了,幾百號家長開始圍王世寬,雖然王世寬的保鏢不是唐風的對手,但不得不說還是有兩下子的,對付這些人就跟玩一樣,三下五除二,就放倒了十幾個!

    王世寬罵罵咧咧的進了車,倉皇逃出了酒店大院……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