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四百六十二章 少爺出現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四百六十二章 少爺出現

    “重生之完美贅婿 (..)”!

    而王世寬不知道的是,剛才這一切,都被記者們記錄下來了,而他自己并沒有發現。

    最重要的是,他的保鏢打倒了可不止一個家長,而是十幾個。

    他自己知道輿論的能量有多可怕,但恰恰卻沒有想到,自己也會陷入輿論的風波當中。

    更何況,他做的事,可是被周圍圍觀的群眾都看在了眼里。

    而這個事情發生后不久,整個X港的媒體圈風向變了,之前大家都是在攻擊唐風,但當唐風剛才一番話之后,變了,所有的一切都變了,他們不再攻擊唐風,而是轉過身來開始攻擊王世寬!

    而本身王世寬是要去赴宴的,X港電視臺的臺長昨晚請他吃飯,他中午準備過去,從酒店大院出來,他開始給這個臺長打電話,卻怎么也打不通了。

    有些不滿,他到了之前約好的地方,卻仍舊不見這個臺長的面。

    等了半個多小時,算是收到了一條短信,人家說有事,今天不能陪他一起吃飯了。

    簡單的幾個字,直接就把自己給晾著了,王世寬氣的差點沒把手機砸掉。

    但這并不是最壞的消息,等他上了車,回到別墅準備休息的時候,管家哆哆嗦嗦的上前,將那些媒體報道他和那些家長們沖突的事情說給了他聽……

    王世寬的臉瞬間就黑了,他是怎么都沒想到,這些記者們倒戈的這么快。

    一看到風向有變。一下子全都轉頭給黑自己了。

    想到這里,他也才算是明白了,為什么那個臺長不來見自己了,原來都是因為這個。

    王世寬怒不可遏,簡直要炸了,伸手一把將桌上的花瓶摔在了地上。

    “混蛋,全他嗎的都是混蛋!”

    “唐風,唐風,老子跟你沒完!”

    ……

    開著車,到了市中心的商場,唐風坐在咖啡館喝東西,瓦莎和白奕歡出去了,她這段時間每天的生活就是買買買,現在是別的不會,沒衣服那成了行家。

    整整帶著白奕歡逛了兩個多小時,花了二十多萬,這才提著大包小包和白奕歡出來。

    “買了這么多,你們兩個這是準備開店了?”

    瓦莎倒沒覺得有什么,她對金錢沒有什么概念,但白奕歡不一樣。唐風這么一說,畢竟她花的人家的錢,十來萬對她不多,但也不是小數目。

    “唐總,今天花的錢,以后在我的律師委托費里扣就行了,我也不好意思白花你的錢……”

    唐風爽朗的一笑,擺擺手說道,“好了,這點錢我要是還跟你計較,那我這個老板算是不要當了吧。行了,快到中午了,咱們一起去吃個飯。”

    “剛好把那個李飛叫出來,以后他就跟著你,貼身保護你的安全。”

    說完,先行走了,三人出了商場,在附近找了一家高檔餐廳。唐風又給李飛打了個電話,讓他過來。

    然后點餐,等了不到二十分鐘,李飛慌慌張張的到了。

    菜上齊,唐風先沒動筷子,二十互相介紹道,“李飛,給你介紹一下,白律師,你見過的,以后你就跟著她,保護她的安全,明白了嗎?”

    李飛點點頭,“明白唐總!”

    白奕歡看著這個小年輕,呆呆的,不由得笑了笑。

    “好了,趕緊吃飯,下午還有事做。”

    午餐很豐盛,李飛覺得這是自己退伍以來,吃的最好的一頓……

    ……

    唐風吃飯的時間,X港機場,走出了一隊人,他們是油桶集團董事局的特遣人員。

    其中領頭的是油桶集團董事長的公子,不過很不幸的是,他一落地,秘書就給他看了油桶集團老總王世寬的丑聞……

    雖然帶著黑色的口罩,但還是看的出來這個長頭發的年輕人很不滿。

    “謝特!”

    “這個王世寬,還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父親早就該把他換掉才對!”

    “事情搞成這樣,也是真給我們油桶集團抹黑!”

    秘書答應了一聲,“少爺,要不我聯系這些家的媒體,讓他們盡快刪除這些負面報道,畢竟我們剛到就遇到這樣的事,不知道的人會以為是少爺您的過錯……”

    “這樣一來的話,對您很不利啊。”

    長頭發的年輕人搖搖頭,將眼睛前的頭發燎到耳后,冷冷的說道。

    “不必了,我們來是處理唐風的,不是給他王世寬擦屁股的,這件事,讓他自己去處理!”

    秘書答應了一聲,退到后面,撥通了王世寬的手機。

    “王總,少爺已經到機場了,你準備一下。”

    本來還在發火的王世寬一下子清醒了,“吳秘書,你說什么?”

    機場里正在走路的秘書顯然有些不耐煩了,“我說的不夠清楚是嗎?”

    “那我就再給你說一遍,我們家秦少爺來了,聽明白了嗎?”

    雖然自己是油桶集團的卡老總,但人家這個秘書可是董事長公子的人,得罪他也是得罪不起的。因此王世寬趕緊點頭稱是。

    “好的好的吳秘書,我這就準備,派車過去接您們……”

    “不必了,我們會直接去找你,你家里準備好就行。”

    “你知道的,我們家少爺愛干凈,你最好把家里收拾的妥當一些。不然……”

    “是是是,吳秘書你放心,我現在立馬收拾,立馬就收拾……”

    王世寬一瞬間乖的像一只小貓,在這個秘書面前都不敢有半點的不尊敬。

    那邊掛了電話,王世寬臉色一變,怒斥道,“你們幾個,還愣著干什么,快點收拾屋子,少爺來了要是皺一下眉頭,我要你們死!”

    油桶集團實際掌控人秦大海的獨生子秦懷安,這搞不好就是油桶集團未來的接班人,他雖然是老總,但說的難聽一點,人家想讓他走人,那也就是一句話的事!

    因此,不尊敬一點還是真的不行。

    ……

    一個小時之后,三輛黑色奔馳商務停在了他的別墅外,王世寬親自出門迎接,臉上笑的肌肉都擠在了一起。

    “少爺,您說您來怎么也不說一聲,我好去接您啊!”

    “還讓您自己來,這我下次見到董事長還怎么交代啊,別人還以為我怠慢了少爺您呢……”

    “這不是讓別人戳我脊梁骨嗎?”

    秦懷安顯然有些不悅,“王總這話說的過了些吧?難道說我今天來,還得給王總提前打個報告才行?”

    王世寬猛的也覺得自己說的話有些多了,有些過了,連忙尷尬的笑笑。

    “少爺您這話說的,我哪里有那個意思,來來來,您先里面請!”

    秦懷安連口罩都沒有摘,瞪了一眼王世寬,轉身抬腳進了別墅。

    坐到沙發上,王世寬趕忙招呼人端茶倒水,忙前忙后的,殷勤的不行。

    他心里其實也在打鼓,這個秦懷安現在來,目的是什么?

    按理來說自己這里也沒有發生什么大事,X港的市場一直都很穩,董事局派這個小年輕來究竟是什么意思他還一時間真的有些想不明白。

    看著秦懷安進屋之后臉色仍舊不好看,王世寬一直也就沒敢問,雖然他自己也不是軟豆腐,背后有的是背景,但說實話,比秦大海,還真的差點。

    因此,該低頭的時候,他還是知道要低頭這個道理的。

    “少爺,還沒吃飯吧?我讓廚師給您做幾道您喜歡吃的菜,我特意從五星級飯店挖回來的,廚藝很好,您嘗嘗?”

    秦懷安一直板著臉,此時聽到王世寬說話,冷冷的瞥了一眼之后,沒有任何感情的說了一句。

    “王總,您難道不想給我解釋一下,早上發生的那件事嗎?”

    “我想您不會不知道吧?畢竟傳的滿城風雨,我這個局外人都知道了,您肯定也有所耳聞了吧?”

    王世寬心里“咯噔”一下,心里不由得一沉,知道壞事了,早上自己罵人和保鏢打人的事,被秦懷安給知道了。

    頓了頓,王世寬臉上陰晴不定,干笑了兩聲看向秦懷安。

    “少爺,這件事吧,可能不是您想的那樣,您聽我給您解釋……”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