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四百六十六章 博弈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四百六十六章 博弈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唐風到達之前,王世寬和秦懷安已經提前到了,訂好了包間,等著唐風。

    車子停在酒店門口,專門的服務人員將車停好,唐風邁步進了酒店,大廳內,早已經有秦懷安安排好的人在迎接。

    “唐先生,我們少爺已經恭候多時,這邊請。”

    唐風打量了一眼這個黑西裝,而后跟著這人一路到了二樓的豪華包間。

    進門,王世寬和秦懷安已經坐好了,唐風進門的瞬間,秦懷安的目光落在了他身上。

    這個二代公子哥神情自若,看起來是經歷過不少的大場面,因此并未顯得有一絲局促和慌張。

    “少爺,王總,唐先生來了……”

    秦懷安沒有站起來,還是端正的坐著,王世寬和這個年輕人不一樣,主動站了起來,笑著說道。

    “唐先生請坐,我們二人等候多時了。”

    唐風點了點頭,坐在了秦懷安對面,表情也很自然,只不過對于秦懷安這個人的第一印象,不是很好。

    一碼歸一碼,古代交戰雙方在正式廝殺之前還講究禮儀,這是真正的君子氣度,這個人出身名門,也算是豪門之后,對待自己客人的時候如此的傲慢,可見其本人性情乖張,高傲不可一世,也是難成大器的標志。

    “這位就是唐總吧?”

    秦懷安打量了唐風幾眼,實在是覺得唐風這個模樣,普通到了極點,真的不怎么像他想象中的樣子。

    畢竟,身家過千億的集團老總,穿著打扮一點不考究,一聲的休閑裝,隨意到了極點,一點商務的氣息都沒有,走在大街上,和販夫走卒又有什么區別呢?

    出身豪門的秦懷安對這些細節很是看重,他從小就生活在那樣的環境中,被熏陶慣了。

    見面的第一句話,他也說的很是散漫和不屑,想在言語上,氣勢上先壓唐風一頭,這樣一來的話,后面談判,就會占據主動權,這是他覺得自己做的很到位的一點。

    但是,話說出來半天,唐風只是坐在桌邊喝著茶,好像完全沒有聽到他在說什么一樣,理都沒理,甚至眼都沒看他一下。

    秦懷安努力壓抑著的情緒在胸腔之中翻滾,這個人,果然狂妄到了極點,難道說,他不知道自己的真正身份是什么嗎!

    油桶集團老大的公子,也是唯一的公子,雖然在國內民眾中的名氣不是那么的大,但這只是因為低調而已,要是他以后坐上油桶集團老大的位子,那就是真正的大鱷,油桶集團實力在國際中都數一數二,哪里是其它人比得了的。

    但就是這樣地位的人,在唐風那里,卻被如此的怠慢,這簡直讓秦懷安火冒三丈!

    王世寬看到這里心中暗笑了兩聲,所謂看熱鬧的不嫌事大,說的就是他這種。他還真巴不得唐風和秦懷安大打出手,自己好坐收漁翁之利。

    “那個……少爺。這位就是唐風唐總。”

    “唐總,這位我給你介紹一下,油桶集團秦大海之子秦懷安。”

    在說這話的時候,王世寬也是動了心思的,故意沒有說出秦懷安的背景,只是說了是秦大海之子,而外人很少有知道秦大海真實背景和身份的,因此他故意這么說,就是要給秦懷安一個下馬威。

    秦懷安氣不打一處來,但卻沒有辦法,畢竟這是飯局,總不能一來就發火,況且這是自己要組織的,來也是為了不動刀槍讓唐風屈服,這要是發了火,不就直接證明自己失敗了?

    這個人丟不起,現在開始的就是內心之間的博弈,他不能輸。

    想到這里,秦懷安爽朗的哈哈一笑,顯得很是大度,氣度不凡。

    “我早就有些耳聞,聽說唐風唐先生青年才俊,年紀輕輕就靠著自己的能力將集團生意做的風生水起,沒想到啊沒想到,今天這一見,果然是傳言不虛啊!”

    “唐先生一表人才,氣質卓然,這進門時我只看了一眼,便知道唐先生絕非常人啊!”

    說完又是哈哈一笑,顯得很是自然。

    唐風聽完,終于算是抬眼看了看這個秦懷安,而后嘴角一揚。

    “秦少爺大學在哪讀的?”

    秦懷安聽到這話,一愣,不知道唐風是什么意思,一邊的王世寬也楞了楞,沒有明白唐風是在說什么。

    頓了頓,秦懷安不明所以,但他可是歐洲彼得堡大學商學院畢業,碩士學位,這種學歷水平,在國內也算得上是一流水準了。

    因此,他很是驕傲的說了一句。

    “說來慚愧啊,我自小愚鈍,大學也就在歐洲前三的彼得堡大學讀了一個經濟學碩士,僅此而已啊……”

    唐風點了點頭,笑著說道。“哦,學經濟學的,彼得堡大學畢業,我還以為秦少爺是馬屁精學院畢業的呢,看來我想錯了,想錯了……”

    王世寬感覺親懷安的頭發都豎了起來,那臉上的神色雖然一直在控制著,但看的出來,氣血上涌,臉色微紅了。

    場面一度安靜了幾分鐘,沒人說話,只有唐風慢悠悠的在喝茶,怡然自得。

    憋了足足三分鐘,恢復了一會兒,秦懷安才算是緩了過來,呵呵笑了兩聲,感覺耐心已經快被用完了。

    “唐先生……玩笑開得不錯啊,果然是年輕人呢。”

    唐風點點頭,“難道秦大少爺不是年輕人?”

    “也對,這人是不是年輕,還真不看表面,秦少爺要是覺得自己哪里不年輕了,可以給我說說,我略懂醫術。”

    唐風說完,笑著看著秦懷安。

    這個年輕人,說實在的連王世寬都比不上,唐風感覺和這種水平的人作對,是最沒有意思的,一點挑戰性都沒有。

    當然,秦大海派秦懷安來,最重要的一點是高估了自己的影響力,以為唐風很好對付,再者也是像借此機會給自己兒子鍍鍍金,增加一些威望,日后接替自己的時候也容易一些。

    但很可惜的是,他們遇到的是唐風,沒有知己知彼,結果自然只會是一個,那就是輸。

    秦懷安臉色再度微變,“唐先生多慮了,我身體很好。結實的很呢!”

    而唐風則是哈哈一笑,“哦?真的是這樣嗎?”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