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四百六十七章 重金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四百六十七章 重金

    “重生之完美贅婿 (..)”!

    秦懷安自己身體怎么樣他自己心里清楚的很,現在被唐風這么一說之后,心里就是一緊。

    “呵呵,我還是真沒看出來啊,難道說唐總您還學過醫術?”

    這句話很明顯是挖苦諷刺之意,因為在秦懷安那里,他心里知道唐風怎么可能學過醫術呢,因此是帶著羞辱味道在問。

    誰知唐風淡淡的一笑,而后說道。“學沒學過醫術其實不重要,但是秦少爺你眼袋低墜,眼窩深陷,額頂油膩,嘴唇深而紅,臉上皮膚要不是素顏霜遮蓋,恐怕也是蒼白如紙了吧?這些可都是大虛之狀啊……”

    “秦少爺平時沒少和女人玩吧?唉,這么年輕身體就垮掉了,著實是可惜,可惜啊……”

    這話就是個傻子也聽得出來是什么意思,這不就是說他秦懷安縱欲過度,身子已經垮掉了,人不行了嗎?

    男人最不能接受的就是被別人說自己不行,而唐風偏偏說的就是這,就算是普通人聽到也會很不爽,更何況是平時囂張跋扈,尊貴慣了的秦懷安了。

    他心中的火氣已經到達了頂峰,他感覺自己已經快要氣炸了,胸悶氣短,呼吸繼續不已,額頭已經見了汗珠。

    “唐先生,你這是什么意思。”

    “罵人也不帶這樣罵的吧?我秦懷安今天請你過來,雖然也不是說是什么好飯局,但是,也是抱著我們雙方和平共處,共同發展的心愿來的,難道說,您一定要鬧翻不成?”

    秦懷安努力壓抑著自己的情緒,在這種場合,誰先發怒,就證明誰弱,畢竟大家都是有頭有臉的人,撕破臉皮這種事,一般都是誰輸誰做的。

    他就算再生氣,也得堅持住,不能在唐風面前被牽著鼻子走。

    唐風再度笑道,“哦?原來秦少爺也懂得禮儀啊,我以為你不懂呢。”

    “既然兩位叫我來談判,可以,我唐風不是不講理的人,我現在也就把話給兩位說清楚,雖然我也知道你們兩個人并沒有最后的裁決權,但是有必要的話,我還是希望兩位能把我的話轉告給背后的那人。”

    “我們兩家和平相處,共同發展,沒問題。”

    “畢竟大家都是做生意的,但是我唐風心里一直有原則,就是做生意歸做生意,但做事卻不能把事情做絕了,不讓別人活,你們油桶集團在背后做的什么勾當,你們兩個知道,我唐風也知道。”

    “而我的行事方式二位也應該有所耳聞,我是做地產生意,但是我做的地產生意,是讓人能活的地產生意。”

    “做生意就是做生意,不是吸人血,喝人髓,你們把市場搞成這樣子,自己賺的盆滿缽,也是時候該收手了。”

    “所以我的要求很簡單,回去告訴你們老大,把價格適當降下來,自己賺錢的同時,也給普通老百姓一個活路。黃白之物本就是身為之物,生不帶來死不帶去,不要看得太重了……”

    唐風說完的時候,秦懷安整個人的臉早就已經變色了,這個要求說實話,老爺子那邊怎么可能答應。

    再者說了,老爺子一個人答應也沒有用,利益是一塊大蛋糕,不是他們一家吃的,是幾十上百號人一起分的,你同意他不同意,這件事就沒有辦法達成共識。

    所以簡單來說,唐風說的這所謂的簡單要求,他們就根本不可能滿足。

    秦懷安喝了口茶水,深吸了口氣,勉強笑了出來。

    “唐總,您的為人和行事風格我秦懷安多少了解一些,你的做法我也很欽佩,但是我們是生意人,我們是商人,商人的本質就是逐利,就是賺錢,而且我們油桶集團這么多年來,也做了不少慈善事業,這也是取之于民,最后又用之于民。”

    “我們是掙錢了,但是這有錯嗎?房子價格明碼標價,你可以買。你也可以不買。這是雙方自愿的事,怎么到了唐風您這里,就好像我們成了強買強賣的奸商一樣?”

    靠在椅子上,唐風抱著雙臂,神情沉了下來。

    “秦少爺說的對,商人做生意是為了賺錢,這沒有錯。但是,萬事要有分寸,太過了,就不對了,你說是不是?”

    “你們把整個地產樓市搞得烏煙瘴氣,這還不夠說明什么嗎?”

    秦懷安自鳴得意,唐風說的確實沒有錯,能真正撬動華夏商業圈中某一個后者幾個行業的人,也恐怕就只有他們油桶集團了。

    別的人,打死也不敢,也沒有那個實力!

    “哈哈,唐總言重了,市場經濟,自然是市場決定一切,我們油桶集團是公司,市場最后如何,好像和我們沒有太大的關系吧?”

    “秦少爺,你是學經濟學的,有些道理不是不懂吧?”

    “大家都是明白人,誰都不是傻子,就不要在這里耍嘴皮子了。”

    “我唐某人向來行事喜歡干脆利落。我今天來也是想知道,按我說的辦,你們能不能做到。”

    “能就是能,咱們日后就算是朋友,一起賺錢,我絕不拉著你們,不能就不能,不能的話我們就真刀真槍的干,誰拳頭硬,誰實力強咱們就聽誰的。”

    “其他那些廢話,就不要再說了。”

    秦懷安點了點頭,臉色雖然有些不好看,但還是笑了笑,而后沖門口招了招手,一個黑西裝走了進來,將一個箱子遞給了秦懷安。

    秦懷安拿過去看了看,打開箱子,拿出了一張金卡。

    雖然距離有些遠,但還是看的出來,這張卡確實是純金的。

    接著,秦懷安將卡放在了桌上,往前一推,到了唐風眼前。

    “唐先生,這是家父的心意,瑞士銀行金卡,里面的錢有多少,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知道的是,里面會定期打進一筆錢,就是每個季度集團股東分紅后的數額,這張卡獨得兩成……”

    “我實話也跟唐總說,集團每個集團的分紅,超過了五十億,能拿到兩成分紅的,全集團也不過三人。”

    “收下這張卡,您就是那第三個人……”

    王世寬看著桌上閃著金光的金卡,眼睛都直了!

    一個季度十個億的分紅,一年四個季度,四十億,而且還是什么都不用干,躺著數錢,這種好事,普通人做夢也不敢這樣想啊!

    而這現在就發生在了唐風面前,誘惑,簡直就是赤果果的誘惑!

    他要是唐風,恨不得立刻拿了這張卡走人,這么多錢,下輩子都夠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