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四百六十久章 黑衣人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四百六十久章 黑衣人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唐風出門的時候,站在門口的黑西裝也沒一個敢上去攔唐風一下,一個個緊張的看著唐風下了樓之后,這才松了一口氣,趕緊跑過去將坐在地上的秦懷安扶了起來。

    “少爺,少爺您沒事吧?”

    秦懷安臉黑的想涂了炭一樣,站起來沖著自己身邊的黑西裝就是一巴掌!

    “廢物!”

    “你他嗎的不是經常給老子吹,說你多厲害嗎?現在這是怎么了?連連他嗎的一個屁都不敢放!”

    “你個廢物!”

    接著又是一巴掌。扇的黑西裝臉都發燙,但人家是老板,只能受著。

    而王世寬站在一邊,心里滿足的不行,這就是他想看到的結果,很滿意,沒有一點失望。

    “這個唐風太狂妄了,簡直太狂妄了!”

    “我現在就回燕京,把他的做法告訴整個董事會,我就不信了,我們堂堂的油桶集團,拿他一個唐風沒辦法!”

    王世寬裝好人,走到秦懷安面前,重重的嘆了口氣,“少爺您也別太生氣,這個人就是這樣,要不然我也不至于被他搞成這個樣子不是?”

    “您要回燕京的話,我現在就派車送您,我也相信董事會一定能拿出應對的措施,畢竟,秦老在燕京說話,還是有分量的……”

    秦懷安傲慢的一擦嘴,這話倒是真的,他們家老爺子要是真發火了那跺跺腳,整個燕京都會地震!

    “他是不見棺材不落淚,等我回去告訴董事會,到時候,我看他還怎么給老子囂張!”

    ……

    唐風出了酒店大廳,到了門口的時候,一個黑衣人迎了上來。

    他穿的黑衣服不是黑西裝,有點像是電視劇中東瀛浪人穿的袍子,將整個人的身體都包在了里面。頭上戴著一頂帽子。

    這個人看到唐風出來,腳步很快,迎著唐風正面走了過來,然后攔住了唐風的去路。

    唐風隱隱覺得這個人身上帶著一絲淡淡的殺氣,不重,但這種殺氣不是一般人身上有的,因此即便只是一點,也能感受的出來。

    這個人在攔住唐風之后,緩緩抬起了頭,那一雙淡紅色的眼珠子直直的看著唐風,似乎像是地獄中出來的魔鬼……

    “這位就是傳說中的唐先生吧?”

    來人說話,聲音說不出來的難聽,就像那種童話電影中老巫婆的聲音一樣,難聽到耳朵一聽見這個聲音,就覺得渾身不舒服。

    “沒錯。”

    那人聽到回答,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后接著低下了目光。

    “唐先生可真狠,山口先生被您一掌擊殺,慘吶……”

    唐風不喜歡這個人,甚至說厭惡,厭惡到了極點。

    而且這個人說話的口音帶著濃濃的東瀛味道,聽得出來,看的出來,他應當是從東瀛那邊來的,并不是華夏人。

    “嗯,來給他報仇的吧。”

    自己殺了山口,這人在東瀛那邊也頗有威望,有人過來尋仇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那人輕輕搖了搖頭,“不,山口作為山口家族長子,肩負家族榮耀,他死在你的手中,只能說明他學藝不精,技不如人,也死得其所……”

    “只不過,山口一脈延續千年,在東瀛從未被外族擊敗過,武學造詣早已登峰造極,山口死在你手中,毀掉了家族千年不敗的榮耀。”

    “我今天來是想告訴你,下個月十五,請唐風到東瀛,我們山口一脈自會派出最為堅韌的武士與你過招,如果唐先生敗了,那就只能追隨山口一同身死,如果唐先生勝了,那這件事我們山口一脈認輸,日后甘愿誠服于唐先生。”

    “如此,唐先生覺得可還行?”

    唐風搖搖頭,“倭寇一脈,我唐某人不屑與之切磋,不去。”

    說完之后,正視著這人。

    “唐先生得去……”這人嘴巴之中淡淡的說出這樣一句,也聽不出他的語氣,就像是一個死人在說話一樣。

    “我要是執意不去呢?”

    那人搖了搖頭,“唐先生不去,可是要為自己的至愛考慮考慮啊……”

    說完,轉身離去,腳步如風,行如鬼魅。

    唐風呵呵一笑,并沒有放在心上,他的至愛是誰?以前是林音,但是現在已經不是了,一個人有了愛的人或者愛的東西就會有軟肋,這個道理,唐風也是最后才明白了。

    就拿自己現在來說,那個人想要對自己愛的人下手以此威脅自己,也找不到任何的把柄。

    有的時候想想,不愛任何人,很多男人可以過的更好。

    往前走,上了車,唐風往前開,已經是晚上了,市區的路上人不多。

    走到半路上,莫如霜打來了電話,說現在網絡和媒體上對于自己的負面報道已經很少了,之前發布消息的人很多也都刪掉了。

    白奕歡的能力也在這次事件的處理中得到了證明,畢竟是從國外回來的資深大律師,這些國內的媒體在這些年的野蠻增長中很多都迷失了自己,喪失了自己的職業操守,做的許多事都是沒有違法的。

    人家真正硬起來的時候,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服軟。

    當然唐風在意的也不是這些,在他看來大部分人是可以分得清是非的,自己是不是好人,用不著讓所有人都覺得自己好,那樣做起來太累了,也沒有任何意義。

    別人怎么想,真的影響不到自己,這個世上大部分的憂愁都來源于此,拼命的掙錢,拼命的工作,目的不是為了讓自己過的多好,而是要讓別人看得起自己,這本身就很可笑,人應該為自己而活,而不是別人。

    大致聽莫如霜說完,唐風點了點頭,不過他是個記仇的人,這一點和那些故作高深,裝善良大度的企業家們不一樣。

    這些無良媒體這么對待自己,自己如果放過他們,那就是對自己的侮辱。

    因此,掛掉電話之后,唐風給白奕歡打了過去。

    “你準備一下材料,我會收集這些媒體之前發布的不實言論,然后交給你,你需要做的,就是給我告,把他們全部給我告倒。”

    白奕歡坐在酒店的床上,臉色都變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