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四百七十四章 回憶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四百七十四章 回憶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對,這話說的倒是一點錯沒有,那這樣,咱們老哥倆吃飯歸吃飯,就不要說其它有關工作的事了,老秦你說如何啊?”

    齊衛東自然不是傻子,精明用在他身上,也算是再合適不過的了,要不然他也坐不上今天這個位置。

    秦大海哈哈一笑,心中不免生出一句臟話,這個齊衛東,這些年著實老謀深算了許多。

    和當年的那個齊衛東已經是大不相同了,今時不同往日,看來現在也不能用以前的眼光去看待他了。

    呵呵笑了兩聲,秦大海沒有先回答,而是打開酒瓶,倒了兩杯酒,一杯遞給了齊衛東,靈位一杯給了自己。

    “老齊啊,還記得我們當年在戰場上,可算是真正的生死弟兄,過命的交情啊……”

    齊衛東點了點頭,“是啊,老秦你還是我的班長,替我當過子彈呢,要不是你,我老齊現在就不可能坐在這里跟你說話了。”

    秦大海仰脖大笑,“唉,說這些干嘛,當時那都是應該做的。”

    “只不過這時光如搜,過的可是真快啊,一晃,我們從當年二十幾歲的小伙子,現在也已經成了快花甲的老頭子了……”

    秦大海一上來就打感情牌,齊衛東感覺到了一絲不妙,但他們的確當年是過命的弟兄,秦大海當年也確實替他擋過子彈。

    彈孔都在他腿上,這一點,是他齊衛東一輩子虧欠秦大海的地方,這一生都算是還不清了。

    “是啊,人嘛,不服老還是不行啊,這歲月可是不饒人。”

    說著,齊衛東主動端起了自己手中的酒杯,伸在了空中。

    秦大海看了齊衛東一眼,眼神之中似乎閃過了一絲不易察覺的光,隨即也跟著端了起來。

    二人一飲而盡,酒很香,應當是有年頭的白酒,味道很獨特。

    “老齊啊,現在這個位子上,還做的滿意嗎?”

    秦大海終于在往這方面引導,齊衛東下意識的一笑。“老秦啊,我們不是說了嗎?吃飯,不說工作上的事。”

    搖了搖頭,接著干笑兩聲,秦大海表情變了變,“老齊啊,我們既然是過命的弟兄,我也就不藏著掖著。”

    “大家都是男人,我直說。”

    齊衛東喝著茶,隱隱覺得剛才那杯酒喝著有些難受,隨即點了點頭,“老秦,你說吧。”

    秦大海站起了身,走到了窗戶邊上,背對著桌上的齊衛東。

    想了許久,聲音緩緩傳出,“老齊,你我這么多年,你是不是也覺得,我秦大海和以前那個出生入死的鐵血戰士不一樣了?”

    中年男人,最喜歡的事情就是回憶,懷念當年年輕時候的自己。

    齊衛東知道今天這是怎么都躲不過去了,靠在椅子上,表情放松下來,“老秦,你自己也察覺到了不是?那,這又何必再問我呢?”

    秦大海搖搖頭,“老齊,你是我這一生中為數不多的幾個朋友,真正的朋友,我還是想聽你說。”

    齊衛東苦笑了一聲,也站了起來,走到了窗戶邊上,和秦大海并排站在一起,看著窗外街道上來來往往的車流和人群。

    “老秦,快三十年了吧,你我,都變了。”

    “人總是會變的,這本身也沒什么。”

    “但是,你想想,你和之前在部隊的時候相比,是不是對金錢看得有些太重了些?”

    “畢竟,當年我們出生入死幾十場戰役,何曾把黃白之物看得那么重?”

    “難道你也不覺得,這樣的你,不是曾經那個年輕的自己所喜歡的嗎?”

    秦大海扭頭看向齊衛東,久久的對視加沉默。

    他們似乎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幾十年前那個年輕的自己,意氣風發,充滿了熱血與激情。

    而再看如今,眼角的皺紋都很深了,容貌再不復當年。

    老了,是真的老了。

    “老齊啊,你知道當年我在戰場上的時候,我媽在老家,是怎么死的嗎?”

    齊衛東有些意外,這件事他聽說過,秦大海當時很痛苦,但任務在身,實在是回不去,最后也沒能見上母親最后一面。

    “老秦,難道……”

    秦大海眼角動了動,“是,我當時騙了你們,我媽的死,是意外沒錯,但這意外,卻不是一般的意外。”

    “一個小小的感冒加闌尾炎,就要了她老人家的命,你知道這都是為什么嗎?”

    “都是因為沒錢,全是因為沒錢,我媽去不起醫院,讓赤腳醫生給做的手術,由于條件限制,消毒措施不到位,最后感染,全身潰爛,七天,七天才痛苦的死去……”

    “老齊,就是五塊錢的手術費,她交不起,也不舍得交,就把命送掉了。”

    “都說錢不重要,全他嗎的是廢話,說這話的人,全都是有錢人,可憐的是,一幫沒錢的居然還信。”

    余光看到,秦大海擦了兩下眼角的淚花。

    “老齊啊,從那天起,我就下定決心,這輩子一定要做個有錢人,這也是為什么最后那么多領帶讓我留下來,甚至直接可以直接送我去軍大深造,我都拒絕,執意回來的原因……”

    “我不想再受窮了,我受夠了,窮了幾代了,你是干部家庭出身,你這樣含著金鑰匙出生的,是不會明白我們這些只能靠自己雙手拼的人,過的有多艱難。”

    “人活著,真的太難了。”

    幾十年了,這也是齊衛東第一次知道,秦大海的母親真正死因原來是這樣。

    雖然他早就覺得,自己和秦大海已經不是一路人了,但是現在聽到他說這些,心里仍舊不是滋味。

    畢竟說回來,他曾經救過自己的命,這恩情,太重了。

    “老秦,我能明白你,但是,就真的需要把事情做得絕嗎?”

    “我也知道你今天叫我過來,是知道了什么,但是,只要你收手,我們老哥們,以后還是兄弟。”

    “你我都是過了五十的人了,名和利,也是到了該放下的時候了……”

    秦大海眼紅了,他長長的吸了口氣,笑了。

    但這笑中,似乎帶著無限的悲涼。

    “老齊,你以為,我不想就此罷手嗎?”

    “但是,坐上了這條船,想要全身而退,又談何容易啊……”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